险境心平, 加勒比翻江倒海

由 Majo

还是想要趁着记忆还算鲜明的时候把这篇写出来, 虽然想想也并不是那么惊天动地的事情,但是还是算是不寻常的一次经历。 另外,虽然这篇有配图,但是完全就是为了记录帮助我记忆而已。我自己在翻看处理图片的时候,不知道多少次感觉我拍的片子忒TMD的烂了,唔唔~ 好恶心哦。 下一站我需要在陆地上找回来一点自信。

我自己一开始并不觉得这个事件很特别,我只是觉得我就是不顺利吧。

 

2011年11月28日

话说,在 Harbour Island 因为天气不好被取消了早就预定好的潜水行程; 本来以为这次是真的没有机会下水了,因为就连浮潜这事儿都一直被放鸽子。 一是因为貌似11月末还属于淡季的末期,来Harbour Island的人非常少,船家凑不齐人数不肯出海; 二是岛上人民普遍比较懒散,爱出不出的,也都不会像大岛或者旅游业比较开发的地区那样子守时。 基本上是一直等到离开岛的那天清晨,才算是确定下来了上午风势较弱,某两处潜点可以过去。

早上八点多得到消息后,(因为潜店 Valentines Dive Center 就在我住的resort内),9点不到我就下楼去潜店填表付钱租装备。 两天前和老板娘聊天的时候有确认过,船肯定12点可以回来,这样我还有时间洗澡 收拾行李 check out 以及搭上下午3点多的船离开。 今次和我一起出海的游客只有两人而已,其中一人还是别家小潜店调来凑数的,因为他们那边只有一个人也不能就这么出去一条大船。

这次出来潜水,有特别置办少些装备. 像是潜水背心BCD和Regulartor那种较重的我觉得我还不需要,但是潜水衣潜水电脑这种貌似还是买了好。 之前那些次潜水都是穿潜店的half wetsuit, 自己买的full wetsuit今天要首次下水礼,潜水电脑也是。 说到那个电脑,哈哈哈~ 别看小小的可是还蛮fancy。 刚买来我根本就不会用,就是基本的设置时间和日期都花了我好大功夫。最初我也在怀疑说下水了是否需要按什么键,弄什么设置,不过DQ同学解释说它很聪明,自己会知道是在海下还是海面或者陆地,我不需要做任何事情。 (话说,我这几次在加勒比,还有去年末在大溪地的初体验潜水,都没有看到有人戴着电脑下水呢; 我很怀疑这个是否是东南亚和欧洲比较严谨。

带自己的东西下水嘛,总想说第一次要来好好熟悉一下子,毕竟换了一个环境换了一些装备都会影响到自己的浮力问题。 如今我穿着full wetsuit,潜导又多给我加了铅块,因为潜水衣会增加你的浮力,而且我的那衣服还未下海过,更是容易漂起来了呵呵。


岸上的一切准备就绪后,9点半左右我们开始乘风破浪出海去。 当时在岸边的时候,就能够看到海面很不平静,波波浪浪的; 这种情况在驶出港湾后越发严重。 潜导和船长特别交代我们要先把潜水衣和装备穿好准备好,因为等一下开出去远了估计连站都站不稳的。

我自己目前出海潜水的经历还不够丰富,前前后后算上Discover的那个才只有12瓶的记录,不过这次已经是我最颠簸的一次了。 摇摇摆摆的穿好衣服,把面具相机电脑脚蹼一类的放在手边,我们也正好开进浪最大的区域 The Cut.

具体怎么个大法吧,那就是我只能想到用翻江倒海这个词来形容。 今次出海的船比较大,估计可以轻松宽敞容纳下10-12个潜客; 一般这种船都比那些小船要稳一些了,可是今天还是以非常夸张的幅度左右摇摆着。 船前行的时候,摇到左边你能从窗口看到海水,摇到右边的时候右边窗户就被海水冲的哗哗响; 而船尾激起的浪,竟然可以打到船舱内的甲板上。 我看着这一切有点点胆战心惊的, 心里面想到的就是加勒比海盗中遇到大风浪的场景。


看了一会儿这翻腾的景色,不知不觉的等到反应过来的时候,已经是觉得自己头晕晕,胸口闷塞,有些恶心状。 完了~ 这不会就是晕船吧?!在我的人生字典里从来没有晕车晕船这类词啊。 我试图闭上眼睛,发现好像这样子眼不见为净会稍微舒服一些。 船开了大概20分钟,我们抵达第一个潜点 The Arch. 这处是一大片珊瑚礁,底部大约有115 ft. 我们会先下去最深处,然后慢慢往上移动。

潜导说准备下水的时候,我已经是几乎到了快hold不住船晕的边缘,我甚至动了念头说要告诉潜导我状况不太妙,不想要下水了。 另外一个潜友女生也是和我说,I need to jump into the water asap, before my sea sick kicks in. 听她这么说,我想或许我下水状况会好转;不过虽然如此说,可是我望着船外的大浪,心里面还真的是非常之毛。 潜导要求我们穿好装备跳下水,然后游去船尾拉线拴着的救生圈那里,因为浪太大如果不拉好就会被冲打走。 圈在左侧,本来我也想要从左边跳船这样需要游的距离小,可是潜友美国白男先跑过去霸占住,我只能被船长拉去了船右侧。 站在没有遮拦的船沿外侧,面朝大海,我试图缓慢一切动作,就换取晚点点下水。唔~ 可是船长帮我背好装备,就督促我跳海啊。 于是我心里建设还没准备好,就豁出去一般往下跳去。

当头又冒出水面的时候,我也没有给自己思考的时间,就赶紧游去救生圈。美国男一个人大大的已经霸占住整个圈圈,我最后只有捞到一点点边角的绳子,可是还是老被他碰撞来碰撞去,我觉得白人男真把这个当作救生圈了唉~  好在虽然海面浪是大的,可是不知为啥人在水里的话就不太会有晕船状态。 最后好不容易另外那个女生还有潜导也下来了,大家说开始下降喽。

胆战心惊的放开手,就被打出去了好几米。 慌乱中都不知道要按哪个钮来撒掉BCD里面的空气。 潜导看我一直没下去,好心的过来帮我,唉,糗。

等到终于开始慢慢下降,我才仿佛找到一些感觉来。 这第一个潜点水算是比较清澈,不过水下的流也不小,我觉得我还是没有办法就待在一个定止的姿势来拍照,更多的时候就是随波逐流。 潜导在前面走的比较快,那我也不想要距离他太远,毕竟现在没有贴身教练尾随了,所以自己需要注意一下自己的行动的。 还有就是潜导在下水前有特别交代,说要是拍照的话就要待在他的身边,因为往往他在前面发现什么好料,那我们后面游到的时候或许那个东西已经溜走了。

紧紧跟随着潜导,在一个转角处我有看到一群的Lionfish,这东西据说是有剧毒的,可是那个时候我还一点不怕的游近他们去拍照; 他们附近有一只大眼睛很可爱的Soldierfish。 穿过一个珊瑚的拱门,又看到两条蓝色的很漂亮的Blue Tang。 在有的珊瑚尖尖上,还会有一群可爱的黄蓝色间隔的天使鱼,这东西要是微距来拍一定可爱啊,但是我就是定不住; 就算是可以靠近它们,拍的过程中也都会被浪带动着摇摆。

照片我都是瞎拍乱按的,闪光灯也都乱闪,根本没有照到主角。唉~ 太丢人。

我们从珊瑚中间穿梭,慢慢的从最深处开始上升来看。 潜导在前方一个珊瑚墙边的沟处停留了下来,手势我们过去看,并且一直指着沟里的方向。 翻过了那个墙, 顺着他的手指望向两个珊瑚墙中间的沟处,一条应该是Nursing Shark正静静地躺在沙地上休息。 我没敢游下去靠近,只是在沟上拍照;倒是潜友女生她就冲到沟中去了。 潜导还特别划过去抓住她的脚蹼,为了不让她太靠近鲨鱼导致影响人家的清休。

到了这个时候,同行的白人男的气已经差不多没了,从沟边又走了一会儿他就手势潜导要求上升。 于是我们就一起上去了, 在15 ft. 安全停留那里,完全的一个定不住啊,一定需要拉着从船底沉下来的绳索才可以保证不被冲出预定范围。 白人男抓绳子那个使劲啊,一度导致我在他下面也被强烈摆动的晃晃悠悠,还被他的脚蹼或者tank打到。

爬上船后,感觉比之前舒服多了,晕船的症状是基本消退。 白人男一脸微微痛苦的坐在那里,对我说他潜水好多好多年,这次第一次感觉到Sea Sick。 听他这么一说我对自己早先的反应觉得有点点安慰,本来我还以为我是太久不动所以整个人在退化中。 貌似只有另外那个好像是欧洲还是拉丁美洲的女生一整个活蹦乱跳的,在一层的甲板上给大家拍照,还爬到二层的驾驶舱那里放风和吆喝。

再来我们驶向第二潜点。 大约就是又是距离个20分钟左右的 DEVIL’S BACKBONE WRECKS. (oh my god. 才发现这个的名字就这么诡异啊,怪不得我在这里碰到比较微妙的事情)。 这时候我有点好奇为啥我们不做岸上停留呢? 或许这二十分钟的船行就算了,另外可能是第二潜点比较浅,最深只有35ft, 所以不需要做岸上休息排nitrogen.

第二个潜点,潜导说我们会需要先翻过一小片珊瑚礁,才能抵达残骸那里。他说那里都很浅,所以这次可以潜上个35分钟左右,而且回头返回的时候可以不需要做safe stop.  这一片区域其实还是有浪的,比起我在Cozumel或者在Tahiti那些时候碰到的浪,依旧是强烈很多;就是对比之前那个潜点已经好了太多。 跳下水后跟着潜导沉下去,就慢慢游去目的地。这一片水,因为浪和流小了,水质也变得更加清晰,特别是又比较浅,一切都很明亮透彻的。

很快的,在一片比较平稳的海底,我们就看到了第一处的残骸。我觉得这是一架飞机,主要是因为那个大轮子的东西,很像发动机。不过刚才查资料的时候发现,这或许是火车或者大船上面的蒸汽机Steam Engine.

这一片最有名的残骸,一个是1895年沉下去的 Cienfuegos, 一个是1916年的 Carnarvon,还有一个古老的 1648年沉下去的 William http://www.projecteleuthera.org/underwater-sites-1#TOC-The-Devil-s-Backbone 当然这周围零零碎碎的还有很多别的残骸。据说因为巴哈马最早对这些东西并不怎么注意保护,早期的潜客甚至可以私自拿残骸上来卖钱。

不过啦,那些比较好的料我后来都没有看到。当时我正逮着这个大引擎拍照,觉得这意境还蛮美妙的。再来此处比较浅,我也没什么害怕的,似乎还想要去练习练习定力。 此时潜导和另外两个潜友也都各自散开来各自探索去了。只是在我拍一处有点像是机身那种长长的残骸的时候,白人男游在我旁边还撞到我的空气罐。

我不想和他凑热闹啊,因为我觉得他老是撞到我,而且之前脚蹼打到我他都不会躲开的。 于是我掉了一个头,去和他相反的方向继续拍照。 这时候阳光很舒服的撒了一条条的光芒下来,那些残骸上面闪闪发亮的一点点都没有悲伤的感觉。我也好像越来越顺手了,正想要趴在某个大机器那里看看上面有没有附着小小海洋生物呢,突然就觉得自己控制不住自己的身体了,一直往下坠落去。

咣当的一声,我有听到我的空气罐砸在铁钢架残骸上面的声音。当时我心里面想的是,哎呀好狼狈啊,我真菜;要赶紧爬起来,趁着潜导还没有看到之前。 可是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儿,我怎么都起不来了,有稍微轻轻的用手去支持着那些残骸使力离开,但是我又害怕徒手摸他们回头会像之前摸珊瑚一样肿痛,所以都是很小心用指头支撑。 要是平常,这样的情况怎么说也能离开一点了,可是这次我就是怎么都起不来了。 整个人动来动去的,最后已经完全变成被翻过来的乌龟状,完全的无能为力。

白人男看到,先过来试图拉我但是未果。其实我到这个时候也都还完全没有感觉慌张什么的,就是感觉很丢人。 就在这个时候,潜导貌似风风火火的赶过来,一把飞快的捞起我,然后把他的备用呼吸器就塞进了我的手里。 最初我还不知道他要干啥,只是很盲目的拿着那个2nd regulator无辜的看着他;就见他一把又抓起我的pressure gauge压力表给我看。 上面的指针竟然已经停留在红色危险区域的最低端0刻度那里了!

天啊,我好像这个时候才觉得有些不妙。 潜导指示说我们两个先上岸,然后他让另外那两位潜友自己在那个周边逛着,还说你们两个应该可以look after each other okay 吧。 (嗯,现在我很奇怪我当时是怎么知道这些对话的呢?按理说在水下不能说话的啊,可是我却肯定潜导说了这些,难不成我可以读脑波?)  两位潜友说没有问题,我们两个就在一起不会乱分开行动。

接下来开始游回水面。这片虽然浅,不过之前我们是顺着流游过来的,现在返回的时候需要逆流而上,有些吃力并且需要用游的。我还不太当回事儿的摆动着我的脚蹼,却很快被潜导给制止,他就让我侧着身子,保持静止的状态最好;然后他就拖着我走。 这种情况下,我反而慢慢开始有点害怕了。在水下被拖了大概有5分钟吧,我们终于来到了海面上。仰着身子的我,其实根本看不到前方的状况,就听见潜导大声的呼叫船长,招呼他过来救我。

海面依旧还是有浪的,在我不动又仰着的状态下,更是感觉那个浪很厉害的翻腾着。潜导和我说,你在这里等着船长过来救你哦,你自己可以吧,我先回去海下了。 我抬着头,怎么看也看不到船的踪影,貌似四周全部都是无边际的汪洋,难道潜导就要抛弃我在这里吗? 因为开始害怕,我一直不肯松开潜导的呼吸器。潜导只好又陪了我一下,一直到船长游过来。

接下来,我就是被船长拖着回船,姿势依旧是仰着。因为之前下水怕浪大带着snorkel会被打到,所以我还特意拆了它没有带着下水,现在我没有呼吸器,没有空气,只能依靠偶尔冒出水面的头来呼吸;真的是没有任何时候比现在更希望有带着snorkel下水了。 每次只够很快的吸一口气的,然后浪花就会打到我的脸上将我淹在水面下;偶尔一两次我也被迫喝了几小口海水。 这个过程一次一次的重复着,时间貌似过了很久很久,可是我还依旧没有看到船的踪影。船长在我背后前方游着,他划水的声音也都完全的被浪花声淹盖,他的动作也被浪花的力度比较了下去,完全可以说感觉不到他的存在。我一路不止一次感觉他已经抛弃了我,基本上,我就感觉是只有我一个人,可怜兮兮的在海面上荡漾。

这种孤独感可是比较害怕的,还特别是我现在完全的没有空气。 我开始慢慢有要是我就这么回不去了怎么办的想法, 不知道窒息是一个什么感觉啊,要是我窒息了开始下沉,会被救然后醒来的时候就躺在甲板上吗? 在我已经开始完全不在乎说会有什么样的结果的时候,身后的船长抓了船身延伸下来的救生圈绳子给我。 我们终于回到船的旁边了呀。

爬上了船,说实话这么被救回来我觉得颇为狼狈。船长他问我是否okay, 我说我现在完全没有什么问题啊,就是不知道刚才怎么就没有气了呢? 他拆了我的regulator下来,发现在连接空气罐的pressure hose那边,橡胶的管子边缘裂开了一条口子,他说应该就是这样所以气就没法出来了。 看我没事儿,他就跑上顶层继续开船去了,我自己脱了潜水衣拿了点水喝慢慢等其他人返回。 心里面这时候有点郁闷了,虽然这最后一天终于有了下水的机会,可是貌似完全还没有给我足够的时间练习我的浮力;然后这个第二潜,我也只有下水十分钟左右而已就中途失败了呀。唉~ 我只能说this trip is just not my trip吧。

又过了十几分钟吧,潜导带着另外两位潜友回来了。他一上船就说,当时听到那声巨响,他就意识到我没有气了,所以赶紧冲了过来。白人男说是不是因为当初我撞到他的缘故导致啊?我说我觉得是我撞到残骸吧。 反正怎么说也说不清楚,再说我之前在Cozumel也有在穿珊瑚拱门的时候撞到珊瑚礁,但是空气罐也没有说被撞坏啊。这次我虽然是坠落,不过落差应该一米不到而已,所以我觉得是根本不可能说被“撞”破。唉~ 不过这个是谁也说不清楚的了,反正就是小小诡异,算我出师不利吧。

完成了两个潜点了,开始返回港湾的码头。原本想到说这回去的路上应该不会有事情了吧,可是老天这次就是要我体验很多;在本来都觉得一切安好的时候,突然就觉得有东西从胃里翻出来,怎么阻止都阻止不住。早餐我是有少少吃了一些,那些吐尽了之后,还有干呕了好几下,唉~ 狼狈加上狼狈,不知道我是不是他们碰到过最麻烦的潜客啊。 还好白人男很好心的帮我倒水漱口,船长也接了水帮我冲洗。 唉~ 好丢人。

还好这之后就没再发生什么,顺利的靠了岸,顺利的回到潜店去盖章和让潜导签名。之后我马不停蹄的冲澡,打包行李,check out.  就是那个之后在大厅等待搭车去港口搭船的空挡,才稍微反应过来这一切的经历似乎可以说让我的人生稍微又完整了一点点吧,虽然说不是完美的那种完整,只是完整的那种完整。

 

再来我现在其实是有一些些的阴影了,教科书上面说的Regulator被设计成无论任何情况都会出气的那条话是骗人的,呜呜~ 现在开始我要更加小心,更加仔细的检查装备。 当然,再次下水前,必须在比较浅的区域重新建立一下自信心才可~~

Advertisements
标签:

5 Responses to “险境心平, 加勒比翻江倒海”

  1. 聽起來相當驚險ㄚ~

  2. 看到那些殘骸有點毛骨悚然的感覺啊
    好像看到電影裡面的片段

  3. 我看了你的事故之后自己也有阴影了,圣诞节回去潜水,希望阴影消失。

  4. 好紧张好刺激啊啊!骇pia!

Trackbacks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