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Machu Picchu’

四月 26, 2012

站在失落的印加古国太阳城 马丘比丘之上 – Inca Trail Hike, Goal~

由 Majo

 

山下售票口附近有休息区域和寄存行李的服务。我们在这里整装了一下,等一下Ruben会带我们去马丘比丘的内部游。我只准备带着相机走,哈~ 终于可以非常的轻装的走坡了。如果你是搭乘火车从Cusco过来山下的温泉镇 Aguas Calientes, 又坐了巴士上山来的话,那么这里是你的起点。我们花了三天半,攀越了45公里,横跨海拔2千米才来到同一个入口,值得吗? 当然了!虽然最终的美景都一样,可是面对它的心态会是完全不同的。

incatrail176

马丘比丘固然十分的美丽,不过他没有我想象中那样惊艳,规模也比预期来的要小一点; 起初预估的感动也被抵达目的地的成就感淹没。 我想,这个并不是马丘比丘的问题,这个是我的问题; 因为一路翻山越水的过来,路上的经历和看到的辽阔早已经超越了这目的地的景色。 坐火车来到这里的朋友们,你们不用担心,因为你们应该还是会被震撼的。

在山下检票口这里再次进入,得到了最后一枚马丘比丘的印章。当百年大庆的字眼清清楚楚的印在了我的护照上的时候,我心里面非常的高兴,这一路的辛苦现在看来完全不算什么了,怎么都是值得了。而此刻的心情也十分的放松,因为目的已经达到,接下来怎样都无所谓,过去的几天的经历那个才是最重要的。

incatrail177

incatrail225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四月 22, 2012

Inca Trail Hike Day 4: 披星戴月起床,打了鸡血般一路狂奔,马丘就在前方!

由 Majo

2011年12月26日

 
曙光的第四日,终于要来临了!这一天早上,我们必须被星戴月的3点就起床!5点之前就要开始趁着风高月黑上路。

话说昨日晚上,吃过饭,大家和背夫们合影过后,Ruben就招呼所有人赶紧去睡觉。 其实那个时候也就8点,怎么睡得着呢? 原本还想着说到了第三天的营地,晚上可以洗个澡准备迎接马丘。 可惜过来一看这里啥也没有。 这天的营地还出奇的黑,这日也没有月光,晚饭后我连回帐篷拿牙刷都不想去。 就在下面等贝去拿东西,然后我们互相帮忙照明漱漱口就了事。

说到这里了,要提醒大家来宿营还是需要购置一个头灯的。手电筒不好用! 你可以想象一下,漆黑马虎的原始厕所里,你一边要照明还一边要脱裤子或者提裤子是怎样的艰难。 本着省钱的原则,我这路上带的是之前买潜水手电时候,人家附送的一个小手电。 亮度还不错,体积也小,还可以挂手上;所以其实操作起来还不是那么难。 我的手电也可以用嘴咬住。 不过, 不过, 如果有个头灯,那就更方便了呀!

这天基本8点半大家就都躺下了,睡倒是都没有睡着。 在狭窄的梯田上,我们的帐篷们这次全部都是搭成一条直线,一个紧挨着一个的。 基本上任何一个帐篷有个什么风吹草动的,其他的帐篷都能够感应到。 比如我躺在那里,就能清清楚楚的听到隔壁帐篷内的说话声。贝鹿的帐篷和我的相隔两个,但是那晚一开始我就一直能听到他们在聊天。 后来白天说起这个, 他们说,哎呀完蛋,我们都是在讲大姐的。

第三天的夜晚我又睡不着了,虽然白天很累但是就是睡不着,一直翻来覆去的。哦,这天我还亲眼见识了,我们有些背夫,就是直接躺在悬崖大石头上睡觉的,有的就盖着一个塑料布! 第二日大雨夜,有人晚上据说看到背夫就直接睡在地上。敬佩! 他们在那样的环境依旧睡得很香甜,反正后来我就慢慢有听到周围传出呼呼的声音。

我几乎就是这么熬着熬着到了凌晨三点,帐篷外出现手电的光线闪来闪去的。 哦,叫起床的来了。

之前的几天,清晨5点起床天是已经亮了的;今天的3点呢,是彻底的黑!这爬上爬下的山路还要走个5分钟才能去厕所和餐厅帐,于是我果断的就决定直接收拾好东西再下去,路走的越少越好。 没咋睡觉,人其实还蛮昏沉的。 在餐桌上戴隐形眼镜都弄了比较长的时间。 贝比我还惨,她戴了N次都不成功,把眼睛弄到和小白兔的一样血红都没辙。 最后没办法了,是我帮她戴上的。她的心中,一定又是默念了一万遍 “绝对要去做Lasik!!”

incatrail133

虽然是最后一顿早餐,虽然背夫们都在整理打包,但是热饭依旧没有怠慢的,他们还给我们准备了路上饿了可以吃的三明治。 饭后4点多,我们开始出发。

read more »

四月 15, 2012

Inca Trail Hike Day 3: 烟雨蒙蒙中,乱石岗一路直下陡峭的山路

由 Majo

 

在海拔3600米的荒山野嶺,风那个呼呼的吹,大雨那个哗啦啦的下,寒风飕飕的吹着帐篷,想要在这种状态下睡着是颇具挑战的。 更不用说,气温在这里很冷的,地面之前被雨水打湿了,凉气不光是从四周的风而来,还源源不断从地下冒出来。 这一晚真的是超级的冷的,基本上我是累趴下才睡着的,并不是因为身体暖了才睡着的。半夜的时候,被很大的雨声吵醒,那个时候脚还是冰凉的。 半夜的雨真的下的好大哦,噼里啪啦打在帐篷上,好几次我都害怕它一整个被掀开或者我们被雨水漫延。 不过毕竟还是白天太过操劳了,所以醒了一阵子又睡过去了。这一晚,是一整个在山上宿营的过程中,睡得最好的一晚。

 
早上到了挑夫5:30过来敲帐篷的时候,我才醒来。 外面的雨刚停不久,地面还都是湿乎乎的,帐篷上面也还留有雨水的痕迹。 迈出帐篷,哈出来的气都清楚可见,真冷啊。 赶紧的套上冲锋衣的内衬和外套,拉链拉得紧紧的,才敢下坡去洗漱。

incatrail082

incatrail083

read more »

标签: , ,
三月 27, 2012

Inca Trail Hike Day 2: 艳阳下向高原挺进,雷雨中营地的彩虹

由 Majo

 

假若年代太久远了,已经忘记前一天的故事,那么链接在这里 https://majohouse.com/2012/01/15/inca-trail-machu-picchu02/

*本文图片较多, 请耐心让它load一会儿*

山里的夜晚还是很冷的。 睡袋因为之前下雨的缘故,再加上潮气,里面一整个阴冷潮潮的。我是穿着衣服钻进去的,依旧还是感觉会有些发抖,特别是脚非常冷。  我的脚如果是凉的话,一般我就睡不着了。 然后我又惊觉自己竟然忘记了枕头这一说,只好拿出来一堆换洗衣服凑合着枕,高度不是很舒服。 身下虽然是有一个小薄垫子,但是毕竟铺在石头地上还是很不平;我们的帐篷正好搭在一个大石头块上,大姐睡着膈还要求和我换位子。 仰着睡的话,感觉很硬很不平,如果侧身睡吧,还可以倦成一团比较保暖。

于是倦成一团的我没多久就睡着了,在营地边哗啦哗啦流个不停的小河声,山里呼呼的大风声,帐篷外背夫们整理东西说话声,还有不知道是不是狼嚎声的陪伴下。 觉中做梦无数,竟然好像还梦到什么被车撞,脑子都出来了,还有啥生死间最后一道光什么什么的。 惊吓到出了一身冷汗,醒了,四周依旧还是好黑好黑。从放在脚边的背包中摸出手机,打开,发现才只有十二点半多。

换了个姿势继续准备入睡,不过发觉不是那么容易睡了。开始想念我的床,我的床又大又温暖又舒服,在家基本我碰到床后5分钟内就睡着了,而且是怎么叫都起不来的那种。 现在我翻来覆去的好几遍也睡不着,但是也不敢动静太大,毕竟会吵到大姐,她睡得好像很香甜。帐篷外面也有传来别人的呼呼声,好像大家都睡得很美。 我就这么闭目养神的,好在现在睡袋内比较温暖了;睡不着还是得躺着,因为天亮后要迎接的是最难路程的一天。

一直躺到4:30过,因为5点半的时候他们就会来叫起床了,我怕自己磨蹭,就先爬起来了。 这个时候天已经亮了,在帐篷里面不用手电照明都可以看得很清楚。 我早上依旧不准备洗脸了,那凉水肯定和冰水一样。 就用化妆棉沾了些化妆水擦擦,然后戴隐形眼镜。等我套上外套从睡袋爬出来的时候,大姐也起来了。 正好,这时候他们背夫已经过来敲帐篷了,还提了热开水泡的可卡叶茶过来给我们喝。 我特别管背夫要了一大勺的白糖放在茶里面,今天的路程艰辛,需要大量的能量呀!

 

incatrail023

read more »

标签: , ,
一月 15, 2012

Inca Trail Hike Day 1: 专属南半球的南十字星

由 Majo

2011年12月23日

话说好几年前曾经听人劝告,去到高原的第一天,甚至前几天千万不要洗头洗澡哦! 4年前我去西藏的时候,没听劝头一天火车到了就洗了头发。 那之后嘛事儿都没有,于是我就没在乎这个。今天凌晨起来,务必还是要洗澡洗头的。未来的三天四天都没有办法洗澡,我的头发肯定是受不了的,今天早上一定要多多洗洗干净。

其实高原洗头洗澡吧,对于我们平常生活在海平面的人来说,就是可能会消耗比较多的氧气,然后可能会心跳加快但是氧气会供不应求晕眩这样。 如果担心那么就一切放慢点动作就好。 这一点也同样有用于走路,吃饭,在高原做任何事,就是慢慢的来就对了。 一般人会建议慢慢的去高原,慢慢适应渐渐加高的海拔; 或者是去到高原地带,先休息个2-3天慢慢适应后再开始比较多的活动。  我们昨天早上才抵达的Cusco, 今日早上就要开始踏上徒步之路,似乎是有点点的太快了。 不过我和贝都有过高原旅行的经历,贝更是在川藏线那边三千多的高度徒步过2天,以往的游历过程中高原并没有给我们带来特别多的不适; 鹿同学虽然是第一次涉入高原地带,但是他自己觉得自己身体素质特别不错,高原啥的不是问题; 于是我们也就都没太在意那个2-3天的缓和期。 不过还是建议初次进入高原的朋友们,如果要徒步去马丘比丘,尽力而为,先看看自己头一天的身体状况再说。

目前我们都没有高原反应,但是这个不代表我相信我自己在未来的几天路程上不出现高原反应。 六点钟整理好了下楼去吃早餐的时候,特别吞了一粒高原药。那药据说是要提前吃比较有效,咱要先预防,免得真的有反应的时候生不如死。

徒导说早上6:30会过来接我们出发,这一早起来我就感觉自己心一直一直扑腾扑腾真是紧张啊。 早饭都吃得不是很安稳,吃不下啊,喝了两杯可卡茶之后总算是稍微镇定了一些。 贝一直问我此时要是退出还是来的及哦~ 我说等下走走要是不行那我就不勉强,现在就是比较紧张有点怕啊。  理解我吧,毕竟此生头一次长途徒步,还将会头一次风餐露宿住在帐篷中。 虽然以前在北疆骑马走黄金道的时候曾经在小黑湖那里夜宿过蒙古包,但是普通的帆布帐篷怎么能比得上蒙古包的温暖嘞。 后来,我拍了一张大家的大头照,放上微博,并附上了“今天开始为期4天3夜的Inca Trail.爬至~4200米,然后再进入峡谷看一路的印加古文明,最后一天抵达终极目的地马丘比丘.路漫漫徒步风餐露宿,现今是雨季每天有小阵雨前途未卜啊~只希望能靠意志力完成全程26日晚回cusco.如果到时候还没有我们任何一个人的音讯,帮我们报警吧” 的话语。

虽然预定的时间是六点半,但是实际他们有很多人要接并不一定那么准时,大约快6:50的时候有人来按我们民宿的门铃,来了~  过来这边的人不少都是要去徒步或者是搭乘早班火车去马丘比丘的,所以民宿的人们也都明白这个时间表。比如我们早上要早走,他们会帮我们提前准备早餐,一般7点才开始供应的可以6点就预备好; 那然后开门什么的也都交给我们客人自己打理了。 门开后进来的是个还蛮年轻的秘鲁小伙。贝上来就问你是我们的porter吗?其实人家是我们的副徒导,名叫Guido, 之后的三天里,每当我走在队伍的最后的时候,他都会慢下脚步来陪我或者等我。

incatrail001

read more »

标签: , ,
一月 10, 2012

Inca Trail Hike – Before it all Started, We are the Sexy Llamas.

由 Majo

 

2011 圣诞假期的旅行,是特别的;因为它一点点也都不轻松,完全是自虐自找苦吃的苦逼行。但是既然如此,为啥还要去呢?

这个吗?总觉得这次如果不过去,那么以后应该再也不会选择这条路线了。2008年的夏天其实就有图谋过一次,那次基本上已经决定第二个星期买机票了。不过后来鹿同学求婚成功,贝同学专心准备婚礼,那么中间也就不好添乱再跑出去乱玩乱玩了。当年,比起今日来说我们都还年轻好几岁;这一次,其实如果大家都不要爬的话那也就不爬了,只是首位大草原玻利维亚乌尤尼,鹿同学因为签证的关系来不及,他也不肯让贝跟我独往。 鹿同学撂下了狠话,你们要是去了,我就把你们推下深沟。 哎呀~ 好怕好怕~~

退其位最后就选择了徒越印加古道去马丘比丘。假若去乌尤尼,那么就不爬了;但是既然没有去,貌似只有爬了才能够分量?? 神交很久的博友Cloris原本也都是和我们一起过去的,只是后来她因为有别的要事所以只好临阵退出。于是,三个貌似并没有准备的太妥当万全的非徒步越野素人,就这么着被架着上路了。

read more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