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he Last Supper VIP Tour

由 Majo

提笔写这篇blog的时间是Good Friday, 耶稣受难日 Crucifixion of Jesus。蹲在家里已经是第25天了,每一天其实也越过越快了。 无非就是尽量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尽量不要感觉虚度了光阴。 每天都有大概写一个小结日记,正式的游记什么的,总还是觉得心情浮躁写不顺畅。

既然是Good Friday,连接着 Easter 耶稣复活日, 那么就想着写一下“最后的晚餐”好了。 传说中的耶稣最后的晚餐,是发生在受难日的前一晚,星期四的晚上的。虽然根据史记,以及这幅画所描述的场景,它貌似发生在中午,是最后的午餐?或者是最后的下午茶?

Milan_LastSupper_13

The Last Supper 最后的晚餐估计是达芬奇最家喻户晓的那几件作品里面前三名之内的吧。 2004年的夏天,我曾经第一次近距离观赏过一次。 那时候这幅画刚刚经历过长达21年的修复,从新开放给观众没几年。 我记得当时进去观赏机关重重的,需要提前预约时间,需要通过好几道大门,要在空气温度湿度都严格监控的房间内观赏。 每一个group大概有2-30人吧,然后只能暂停在里面15分钟。 不可以拍照,时间一到就马上被管理员赶出门。

时间过去了15年,第二次有机会去米兰,原本也没想过再去看一眼 The Last Supper 的。只是在寻览米兰博物馆网站的时候,偶然发现一个新的旅游项目,就是可以在闭馆的时候VIP参观这副名画,而且可以待30分钟时间! 参观过名画后,还会去赞助商Eataly的超市餐厅吃特定的晚餐 https://www.milan-museum.com/tour-cenacolo-eataly.php 。 我觉得是一个满特别的体验,而且我也有点想念最后的晚餐了,上一次的匆匆一瞥真的是太短暂了。

 Milan_LastSupper_01

The Last Supper 画在米兰 Santa Maria delle Grazie 教堂后面的食堂内的墙壁上,年轻的达芬奇受米兰公爵的邀请,在1495-1498年间断断续续的会过来这里作画。 这座教堂外面看起来其实还蛮可爱蛮新的,原因是因为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中,教堂主体曾经受到严重的轰炸, 几乎全部摧毁。万幸的是,因为最后的晚餐这幅画在教堂后面,为了保护他,当时人民用沙袋来遮挡,才让损失降到了最低。

那天傍晚我们去教堂后面排队等待场后参观的时候,就有非常多人过来询问还有没有票,能不能我们带着他们一起进去,他们愿意支付重金。 有不少人,因为预约不到白天的时间,而晚上马上就要离开米兰,实在不想后悔得过来最后尝试一次。 其实有一点理解他们的心情,因为如此珍贵的东西谁都想瞻仰一下啊。

负责人来了以后,参加这个VIP行程的人就一起进入里面的等候室了。 其实我们这一组人非常少,也就十几位而已。我猜想,是因为多数人不知道有这个行程,第二大概是价格会有点贵。

从等候的长廊,再通过电动门来到教堂的食堂,这一段的路我走起来有熟悉感,和十五年前一样。只不过在细节以及设备方面有了不少提升。 走进食堂,那里面也有了变化。 15年前真的就是一个空荡荡的房间啊,如今还多了一些说明的牌子,座位,以及照明系统温度湿度系统目测也都配置了高科技的。

Milan_LastSupper_02

不知道是不是照明的提升,The Last Supper 比我第一次看到他的时候要稍微鲜亮了一点。

不过,也有可能第一次我过来看,他是我没有想到的那样的惨淡,颜色非常不鲜艳。墙壁还坑坑洼洼好像随时就会掉下来墙皮那种破旧感。 有了第一次的预期,第二次再看就习惯了,然后就觉得好像鲜亮了一点吧哈哈。 毕竟人的记忆有时候会被夸张放大缺点嘛。 然后我觉得第二次来观赏,觉得画幅也比第一次看到感觉的大了呢。

Milan_LastSupper_03

同样在这间食堂内,The Last Supper 的对面,是意大利米兰画家 Giovanni Donato da Montorfano 绘制的 Crucifixion (1495).  应该是用了不一样的颜料,所以这副耶稣受难画就很鲜艳,细节也非常完好。 同在一个空间内的这两幅画,真的超级有连贯性呢,这或许是我第一次看的时候未曾想到的一点。

Milan_LastSupper_04 

2004年那第一次进来就是自己看自己琢磨,这一次有赞助商特别派的解说详细解说,所以我对这幅画又有了更深的了解。  据说当年达芬奇运用的颜料比较不一样,是一种油彩混合了鸡蛋以及牛奶的颜料,因为含有有机物的添加,所以非常不持久。几乎是在画作刚完成的时候,他就开始褪色以及损耗了。 他之所以会选择这种颜料,其实也是想要给整幅画一种比较滤镜效果的光芒。 根据一些专家电脑复原,刚刚完工的最后的晚餐应该是色泽非常透亮鲜艳,自身就发光的那种感觉。

Milan_LastSupper_09

其实,我觉得现在的最后的晚餐虽然黯淡许多,但是也还是非常有味道的。

现在这幅画,承载的已经不只是达芬奇当年的心血了,在他的后面,许多人为了维护这副画,在这个房间里度过了无数岁月啊。

Milan_LastSupper_08

1726年开始,第一批想要修护这幅画的人Michelangelo Bellotti, Giuseppe Mazz,都是试图在损坏的部分从新涂上一层颜料,有的甚至会试图改画一些人物的脸部。不过因为墙壁的脆弱,新画上的部分到后来还是有脱落的现象,而且修改的太多也遭遇到大众的反对。 1901年 Luigi Cavenaghi 开始第一次彻底研究这幅画的构造,采用清理的修复法,而不是从新涂上一层。 第二次世界大战后 1846-4954 Mauro Pellicioli 继续接棒修复,他延续了上一代修复师的理念,也是采取清理,牢固画本身的修复方法。

Milan_LastSupper_05

最近一次,也是工程最大的一次修复,是从 1978年到1999年,Pinin Brambilla Barcilon 是上一代修复师 Mauro Pellicioli 的徒弟。 这位细心的女性把21年的岁月都用在修复这一副画上面了,她自己说觉得好像是和达芬奇跨越时空交谈了几十年。 她首先是把之前几次从新涂抹添加的部分全部整理清除掉,然后为了让画更长久的保存,这个房间被改造成了封闭式,严格控制温度与湿度。 然后,科学的仪器,红外线等被用在研究这幅画最初的形态中,Pinin 试图找出这幅画最初的形态并将他带给来观赏的人。

Milan_LastSupper_06

据解说介绍,某些部位发现被涂抹了7层的东西。

另外因为这幅画有的部分真的是已经脱落,而非被掩盖;所以缺少的部分,Pinin用水彩从新上了色。这些部分她并没有采取混合为一的手法,而且在不影响观赏效果的前提下,让新修补的水彩部分呈现出来。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这幅画,仔细靠近去看,能发现很多地方的色彩都是比较不一样,有相对鲜艳的色斑。

Milan_LastSupper_07

然后,其实红外线还发现,在这幅画的底下,好像还有另外一幅画是被遮盖住的。这一点从一些角落的部分能看出蛛丝马迹。 当然,底下的那幅画,我们是不可能为了看到他而把上面的一层举世名作而抹掉的,所以就让他留在下面也是一种神秘感吧。

Milan_LastSupper_10

我自己的感觉是,达芬奇在作这幅画的时候,并没有觉得他是一个什么了不得的东西。朋友拜托的,在他家那嘎达的一个教堂里的食堂给画个画,让吃饭的人有好心情罢了。 后来在里面吃饭的人,也就是把这幅画当作一个日常品,为了方便行动,他们还在画中间开了一个洞,打通了一扇通往厨房的门,害的达芬奇画的我们耶稣大人的脚都被打掉了。 早年文艺复兴时期的人民的这种随性,挺好的呵呵。

Milan_LastSupper_11

虽然说VIP行程是可以在里面欣赏最后的晚餐30分钟的,但其实因为是在闭馆后,我觉得我们大概有待了45分钟有的。 就是到最后解说都介绍完毕,她让大家随便慢慢欣赏,欣赏完了就可以出去。 大家就慢悠悠的看,也都没有人赶,我几乎是最后一个出来的。 能够有幸观赏到这副经历过漫长历史岁月摧残的名画,还不止一次,我感到非常荣幸。

人潮走后,我静静在那个房间里,和他独处了十几秒。是一种非常奇妙的感觉。

Milan_LastSupper_12

Milan_LastSupper_14

从食堂出来,外面的小小纪念品博物馆也翻新了,添加了许多画的修复细节。最后那条长长的通往出口的路,也摆放了很多关于修复以及保护的介绍,向那些付出心血与岁月的匠人们致敬!

当晚我们的晚餐,就在赞助这副名画的湿度温度光线等一系列保存传承事宜的赞助商 Eataly 那里进行。 Eataly是意大利很大的高档超市餐厅烘焙连锁企业,甚至还设有料理学校。他在世界上不少城市有连锁店,当然大本营在意大利。 大巴载着我们在米兰市区稍微转了一圈以后,把我们送到了Eataly的门口。 从外部看这真的是一家比较高大上的超市呢,非常明亮以及chic。

Milan_LastSupper_15

走进超市,一整个商场的感觉啊。底下一层是生鲜蔬菜水果肉类,包装好的食品;第二层是酒类,奶酪,香肠熏肉… ; 第三次是餐厅,也有一些家居用品餐具啥的卖。 在顶层就餐的时候可以看下面超市的风景,蛮好的。

Milan_LastSupper_16

Milan_LastSupper_17

Milan_LastSupper_18

虽然这里是超市里面的餐厅,但格局绝对不低,都是配有服务生以及品酒师的餐厅哦。 我们来吃的,是特别的为了这个行程设计的菜单,都是有代表性的当地料理。 也算是人文与美食的结合吧。

Milan_LastSupper_19

一坐下就有各种红酒还有香槟可以品尝。

Milan_LastSupper_20

前菜是

“Agrilanga” Robiola di Roccaverano cheese with “Le Tamerici” tomato jam.

一种意大利特产的,用牛奶和羊奶混合搭配做的奶酪

Veal in tuna sauce

小牛肉搭配鲔鱼酱。 小牛肉蛮嫩的,不过口味比不过日本和牛的香气。

Milanese meatballs

米兰肉团,炸的肉丸子我觉得蛮好吃,虽然有一点点干。

Milan_LastSupper_21

“Gli Aironi” Saffron Risotto

主食番红花炖饭。这个真的是全靠调味料在撑着的一道料理哦,完全没有配菜,就只是米粒而已。 不过味道真的很香,口齿留香那种。 缺点就是好素啊哈哈。

Milan_LastSupper_22

Milanese Swordfish with spinaches, confit tomatoes, raisins and pine nuts.

看来米兰人喜爱油炸食品,这一份米兰剑鱼又是油炸食品。鱼本身没有啥特别的调味,就是基本上吃它本来的味道。 搭配的菠菜算嫩吧但也只是菠菜。我就最爱吃这里面的松子了。

Milan_LastSupper_23

Tiramisu 晚餐的结尾当然必须是意大利著名甜品提拉米苏啦。 小小的一份但是味道很浓郁,喜欢!

Milan_LastSupper_24

席间,我们这一组的人都是坐在一张长桌上一起吃的,其中大概70%都是来自美国哈哈。 有一位挪威的大哥,大家闲聊旅行目的地的时候,提到了奇迹石,他还把他去那里的照片拿出来给大家看。 我笑着说我也去过啊,然后我把我自己的照片秀出来了哈哈哈,外加上在布道石,以及恶魔之舌的照片。 我旁边坐着是一对来自SF的夫妇,他们过来庆祝男生40岁生日的,对我的挪威照片深感兴趣,还问我是不是专业旅行博主啊哈哈哈。 我说我就是业余爱玩爱拍照哈哈,于是我就又给他们看了许多其他的旅行照片,还告诉他们要啥时候去最好。

那对夫妇里面的女生的40岁生日是在秋天,他们是准备去马尔代夫的,于是说,明年夏天再去挪威吧。 而那个明年,就是今年2020的夏天呢。全球 Covid-19 前所未有的封国封城,停止旅行。希望他们一切都还好,那个女生是护士呢。疫情过去之后,愿他们还可以好好的出去玩。 当然,我也是…

2条评论 to “The Last Supper VIP Tour”

  1. 你还在坚持更新,真好!

  2. 多年后回来,看见你还在更新。真好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您正在使用您的 WordPress.com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Google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Google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您正在使用您的 Twitter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您正在使用您的 Facebook 账号评论。 登出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