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Paris’

六月 9, 2009

在亮晶晶的鐵塔下列出下次的to do list *Fin* 《第二眼巴黎 Chapter 9》

由 Majo
 
April 05, 2009 11:00 PM
 
 在將要離開這個我剛剛Fall in love的城市之際,我選擇了一個最沒有創意的方式去和她說bye bye, 那就是跑到夜晚閃亮的鐵塔下去想一想我下次再來要做什麽。5年前那次,我也是在黃昏下的鐵塔這裡和巴黎說再見的。
 
 这次我们是步行前往的,一路上两个人都无话,只是沉默的静静的走在夜晚几乎没有什么人的豪华公寓区。不知道是累了呢?还是说要离开了心情复杂有很多东西要想。本来我以为到了铁塔对面的Trocadero,Palais de Chaillot 会看到很多人呢,结果那里也是星星两两的。今天依旧犯懒没有拿三脚架,其实今晚上是大概唯一应该要拿三脚架的时候。不过我故意不拿的,也导致说这次背了我那花了两千大洋人民币买的新的三脚架 还没有给它机会碰过地球表面。我不是傻了,因为我想到说我们可以利用广场那边的石台来稳固相机嘛。
 
下午闲逛的时候,看到了几张铁塔的照片,照片里有铁塔还有铁塔的倒影。我当时觉得很棒,本来猜测可能是PS出来的,不过现在晚上灯光下才发现,原来是真的有倒影啊。于是我们把相机摆好在石台上,从包包里拿出钱包 纸巾袋 小本子 等等 垫好高度,开始等待铁塔闪光。
 

原本以为每天晚上都是半小时闪一次的,但是今晚似乎变成了一个小时。我们到达的时候是10:20多分,本想着说马上就能看到闪闪发光的,但是过了半点还是依旧没有一点点sparkle. 不过这也没有关系,正好闲聊着看看景色,顺便想想这次有啥遗憾没,下次来还要干啥。
 
说起这次的遗憾,其实我觉得不太有吧,想要做的都做了,或许唯一的缺点就是出去吃法国大餐少了点。我们两个是已经都很满意这段旅程了。不过对于将来再度光临,还是有很多憧憬的。Beilie写给鹿的明信片上面就列了大概有10条下次to do …. 而我呢,其实也有的…
 
1. 我想要晚上登上艾菲尔,在高空看看巴黎的夜色。
2. 我想要去 Michelin 3 星星餐厅吃饭。
3. 我想要去朝拜 Chanel , Hermes 巴黎总店。
4. Pompidou 中心要去看
5. 要去蒙馬特的高地看黃昏。
6. 要去拍盧浮的夜景
7. 要站在黄昏的塞纳河边,和聖母院留影。
the rest… 想到了再来加上。
 
等到想的差不多得时候,时间也就马上11点了,这边的人群开始变多。还好我们来得早,霸占了好的位置。于是当铁塔开始闪光,我们也开始了自动定时拍照。
 
站在那里看闪闪的铁塔真的感觉好棒啊。一闪一闪的璀璨耀眼,就好像很多很多颗钻石被钉在铁塔上面。看得我,都找不到词来形容,只是一个劲的说:“哇,好美哦。好像钻石哦。”我觉得我都可以待在那里一晚上的,如果她一直都闪闪的话。
 

 
咔嚓了好多张,但是怎么都拍不出真实的那种感觉。只是恨没有银子买不起最最高档的相机啊。真的很想把每一颗的闪亮都拍得一清二楚。其实现在我看照片,发现貌似我应该下到底下喷水池那里去拍的,这样子可能能照到全部铁塔的倒影。不过呢,这么一来就不能呈现出那种有点居高临下的感觉了。
 
不过不管怎么样,我初恋上的巴黎,给我留下的最后印象就是像闪烁的铁塔这样,是闪亮耀眼的。
 
 
 
            
 
*** The End *** 
 
 
*** 后序拾零 ***
 
在巴黎的这么4天呢,因为没有住饭店,所以每天过得也很生活。我们晚餐只有在外面吃过2次,并不是什么大fancy的饭店,但是却巴黎味道十足,因为周边都是安静慢悠悠就餐的人们。
 
到达的第一天晚上去的是Passy华丽公寓区的 Le Bistrot Des Vignes. 吃了一套course的鱼和海鲜。这家店貌似TripAdvisor有推荐过。
 
第二天晚上呢,出外寻食,在家门口看到了闪亮的铁塔还有顶端的探照灯。
我就不想走了,就在那附近找了一家法国混意大利风的餐厅吃了。
  
第三天呢,本来要去吃蜗牛大餐的,可是从枫丹白露回来以后有点晚了。然后晚上还要去夜游塞纳河,所以就决定买菜让Diyun同学给我们做。他家附近的超市,小巧玲珑的,那里哪像村里面的大而空旷的没有气质啊。推着小车采购的我,都觉得自己的气质格调升华了好多。
我是对超市里面切好包装好的肉丝特别好奇,因为我切菜巨慢的,而且我不会切很细的肉。如果我住在巴黎我肯定全部买这种,多方便啊,还干净,真是气质人用的啊。
Beilie则是对超市一大排包装可爱的酸奶倾心。一个劲的说为什么人家的包装那么有气质那么可爱? 为什么村子里面的就大大的还土土的嘞?
最后一天我们还是在外面的街边的小菜摊水果摊买菜回家自己做的。这些摊子,为什么看上去都感觉很美丽呢。
很多当地人,买了菜顺便还捎回家一把鲜花。我混在他们当中在这附近街道游逛着,似乎也体验了我的玫瑰人生。
    
巴黎的人,细致,气质,懂得享受生活。
巴黎的生活,对很多别的国家城市的人来说,是一个梦想。
很欣慰,这次有机会意思性的小尝试了一下住在巴黎的生活… …
 
(P.S. 巴黎终于都写完了啊。写了两个月啦。大家看烦了吧。接下来我要换个城市继续来烦着… )
Advertisements
标签: ,
六月 7, 2009

在巴黎偶遇千秋王子… 《第二眼巴黎 Chapter 8》

由 Majo
 
晨跑經過的教堂… 
( XD 哈哈哈~~ 不知道这个标题让多少人被骗进来。)
同样也是野田妹和路加小弟弟一起听莫扎特谱写的圣歌的地方。
 
旅行,策划准备80%,剩下20%的惊喜,才是最完美的。
如果你知道你每一个时刻都在干什么,能看到什么景色,那么一切都太严肃太刻板。
所以我一般要 plan a trip 都会空出来1-2天自由发挥。
路途上的惊喜,是画龙点睛;
虽然缺了也不防大碍,但是拥有了却是可以增加光芒的。
只有偶遇… 才是驚喜…
 
April 05, 2009 下午
 
第二眼巴黎的行程,第一天是没有计划的,这最后的半天也是没有计划的。从奥塞博物馆出来以后,除去光临甜点店的那些时间,别的都是在街上晃荡。一路沿着塞纳河左岸走,河岸两边的景色很是迷人。对比夜晚看到的浪漫温暖感觉,白天看到的是很古典很有艺术气氛的景色。这几天在这里,我其实也慢慢的发现了为什么我没有喜欢上第一眼的巴黎。第一眼的时候,行程有些紧凑,我太在意说要看什么东西,把每一天的上午下午去哪里都安排的down to details.  虽然那个时候看到的巴黎不难看,但是也不足以能够让我说我喜欢这里。虽然那次我待了5天,光顾了大部分的第一线景点,但是一切都太形式化了。我没有静下来,随心所欲的 没有目的 看过这个地方。
 
或许那次是我第一次自己plan trip, 经验不够多,还不理解旅行的真谛。因为对比那个第一次,后来我的N次自助旅行都是非常感受更深刻的。之后走过的那么多城市也都是给我留下了比第一眼巴黎更好的印象。还好… 现在我又给了巴黎一次机会,我让她慢慢的表现给我看,我也耐心的慢慢去感觉周围的一切。所以我发现了,第一次我看到的是表面,这一次我应该是看到心里面去了。
 
第一次的时候,每天多数时间都在搭地铁或者在室内。就算我那次从卢浮宫步行去凯旋门,但是走得也不是最经典巴黎的街道。经典的巴黎,应该是在塞纳河畔,还有密密麻麻的躲开大景点的大街小巷内。
 
 
塞纳河畔,除了两岸那些著名的建筑,河上的景色,还有不少人文的东西。左岸这里就是最好的人文地带。河畔的街上有很多古老的书摊,出售着旧报纸旧书刊画册;街道上也会有些卖艺的人,在这里追求他们的梦想;也还有很多当地的居民,只是普通的生活在这里。这次呢,还有看到举行马拉松赛跑的比赛,以及直排轮的比赛盛事。当时呢,我就想说,在巴黎举办奥运会,如果马拉松路线是绕着塞纳河跑,那么估计那次破纪录的可能就少了;因为运动员的注意力,或许会被两岸的景色吸引走。
 
 
坦白的说,我这次还是没有走得够多。我相信这个城市还是有更多的地方等待着我去发掘。目前,我也就只是走过了看过了那么30%, 碰到的惊喜也就是那么一次两次。
 
话说这次旅行计划之前,知道了《交响情人梦》春天要开始在欧洲拍摄的消息。那个时候玩笑的和Beilie说,如果今年去欧洲玩偶遇剧组多好啊。当然最后我们真的出发的时候是有点太早,剧组都还没有过去呢,所以就完全没有在想偶遇这件事情了。那天呢,我们在左岸闲逛去了Bonaparte大街,本以为找到甜品店就好了,路途中却碰到了这么一个地方。
 
 
其实是很小的一个教堂,在这个遍布教堂的巴黎,很是不起眼。普通的人游客,走过了应该都不会停下脚步的。只不过呢,我在走近它的时候,越来越觉得似曾相识。我的疑惑在我走到教堂边上的牌子那里的时候被证实了,这个教堂,不就是交响情人梦 in Europe 里面千秋学长晨跑最后经过的那个教堂 Abbey Saint-Germain-des-Prés 吗?电视里面他跑过这里,看到教堂前面张贴的周末有巴哈的演奏会的告示,满心欢喜的仰望着教堂说他现在感觉非常的幸福。
 
我是真的没有想过说这次要来沿着 交响 的足迹走的啊, 就这么偶遇了,我觉得很是兴奋。Beilie 和 Diyun 在一边还不知道我突然间乐个啥呢。
 
 
这天也正好是星期天,而且接近复活节。小小的教堂门口人还很多,有许多的人在给路人推销橄榄叶一类的东西;教堂门口也有免费的给大家拿,很多信徒就是拿了一把然后静静的走进教堂大门。我作为一个交响的大Fan, 在门口留了影之后,也好奇地进入里面去瞅了瞅。
 
外面很不起眼的教堂,没有想到里面另有洞天。教堂内部的装饰颜色很浓郁,顶部还特别的高;今天呢,还正好有一群年轻人在那里唱圣歌。不知道是不是因为这家教堂的高顶,还是说周围很温柔的灯光呢;我感觉听到的圣歌特别的悠扬特别的宁静,会让你停止脚步只想静静的坐在这里。 圣歌我是在很多大教堂听过的,巴黎的圣心教堂,奥地利Hallstatt的湖边教堂,还有那次去罗马正好碰到大的活动 听了前Pope Paul出来讲话 之后在圣彼得听到的一些;脑海里面的印象,真的这次的最好听。应该就是这个 Saint-Germain-des-Prés 内部是窄而高,所以声音飘到高空然后又被距离不是很大的两边墙壁反射,让sound wave很好的荡漾在其中。那歌声,真的非常的神圣非常的辽阔的感觉。
 
 
听着听着,我又有了那种仿佛似曾经历的感觉。教堂里面温弱的光线;悠扬的音乐;咿~~ 那好象野田妹也有在这么一个教堂里面听莫扎特的歌啊。当然那个时候我没有确定,只是觉得应该是这里的,因为和脑子里面的印象非常相似。最后确认了这点,其实也就才是这个周末动手写这篇blog前,特别去翻了那段野田妹听歌受到启发的片断。果然不出我所料,虽然电视里面拍的外观貌似另外一座教堂,但是内部的确是这座Abbey of Saint-Germain-des-Prés。 那些绿色紫红色的柱子;摆设的一排排的椅子;还有前面神台后面的雕像,绝对错不了的。能发现这点,也不枉我看过了那么多遍啦。
 
 
 惊喜过后,从教堂出来,很快的我们就找到了Pierre Hermé, 至于从那里出来以后为了拍照而逗留的另外一个教堂也是小有名气的。这家 Saint-Sulpice 就在 Pierre Hermé 出来街口对面,是出现在Dan Brown 的 Da Vinci Code 里面的最开始那座号称有Rose Line 的教堂。第一眼巴黎的时候,我是打着Da Vinci Code 的旗帜,把伦敦,巴黎,米兰那些大景点一个一个地看了个遍,顺便还加上了去罗马看Angel and Demon的。但是毕竟不是专门为了书而去的旅行,所以并没有所有的书里面描写的地方都转了,这个rose line church 就是其中漏网的一个。
 
 
最开始看书的时候,我脑海里面对这个第一个出现的教堂的影像是小巧玲珑的感觉。所以当我这次真的踏入其中的时候,我被它的开阔给吓到了一点点。这家教堂一点也不小,虽然那些高大以及密集的柱子似乎占去了不少空间,但是你还是可以从中感觉到很大的空旷感。这和前面刚看过的 Saint Germain 是完全不一样的感觉。其实这个Saint-Sulpice 是巴黎第二大的教堂,最大的教堂是巴黎圣母院。
 
 
既然这个是书里面的Rose Line Church, 所以进来里面就是要找所谓的Rose Line.  不过当初读书是在5年多前,细节已经完全忘记了。意思着绕着教堂内侧转了一大圈,也没有找到任何所谓或者相似玫瑰线的东西。呵呵呵~~
 
其实呢,有的时候不能太过于投入Friction小说的细节,因为既然是Friction就是编造的。真实的历史记载是,那里的确有一条线,不过是为了用来利用天文勘测什么时候是Equinox (昼夜平分,也就是太阳正好走到赤道的日子),来推测复活节的。根据Wikipedia http://en.wikipedia.org/wiki/Saint-Sulpice_(Paris) 记载:
 
" In 1727 Languet de Gergy, then priest of Saint-Sulpice, requested the construction of a gnomon in the church as part of its new construction, to help him determine the time of the equinoxes and hence of Easter . A meridian line of brass was inlaid across the floor and ascending a white marble obelisk, nearly eleven meters high, at the top of which is a sphere surmounted by a cross.
 
In the south transept window a small opening with a lens was set up, so that a ray of sunlight shines onto the brass line. At noon on the winter solstice (December 21), the ray of light touches the brass line on the obelisk. At noon on the equinoxes (March 21 and September 21), the ray touches an oval plate of copper in the floor near the altar.
 
Constructed by the English clock-maker and astronomer Henry Sully, the gnomon was also used for various scientific measurements: This rational use may have protected Saint-Sulpice from being destroyed during the French Revolution."
 
"If you stand on the meridian line in Saint-Sulpice and look to the north and south you see the rose windows of the north and south transepts with the letters P and S incorporated into their designs (refer to Peter and Sulpice). The fourteen stones marked with a cross are the stations of the cross."
 
这座教堂当初拍摄电影的时候并没有采用真景,教堂的官员不同意他们来拍摄。因为太多人看了小说跑来朝拜,把他们教堂里面很重要的东西的意义完全理解错。据说现在这个教堂在那条Meridian 线边上贴了一张告示:
 
" Contrary to fanciful allegations in a recent best-selling novel, this [the line in the floor] is not a vestige of a pagan temple. No such temple ever existed in this place. It was never called a Rose-Line. It does not coincide with the meridian traced through the middle of the Paris Observatory which serves as a reference for maps where longitudes are measured in degrees East or West of Paris. Please also note that the letters P and S in the small round windows at both ends of the transept refer to Peter and Sulpice, the patron saints of the church, and not an imaginary Priory of Sion."
 
呵呵呵~~ 这些欧洲教堂教系一定都恨得 Dan Brown 牙根痒痒的。毕竟我们普通人对那些地方的历史不够了解的话,都会去盲目的相信一些书里的Facts. 书里面除了地方和画还有名人是真的以外,别的历史意义故事情节都是虚构猜测的。说到这里,前一段时间我得到消息,Dan Brown 的新书 The Lost Symbol 将在今年9月出版,一样类似的题材,不过并没有公布故事所 take place 的城市。有的坊间八卦消息说是在 Washington DC. 哈哈哈~~ 完了,如果是真的话,不知道是不是村子里面要发生全民起义了呢?不过呢,我作为这类mystery小说的爱好者,还是会第一时间去预定的。
五月 27, 2009

不能不品嘗的法國甜點 – 糕點界的畢加索 《第二眼巴黎 Chapter 7》

由 Majo
 
看过了巴黎的油画雕像文艺艺术,不得不还要去领略一下这里的饮食艺术。曾经有人调查过,全世界的人民之中,法国人花最多的时间在吃饭。或者是早上在街边的咖啡厅,看报纸的他们;或者是中午公园附近夹着法国面包的他们;又或者是晚上,在朦胧的燈光下,一手拿着红酒,另一只手随性的摆在桌边聊天的他们;他们对吃的执著和吃的时候的那份悠闲,是非常独特的。
 
巴黎的行程进行到了最后的一天,从奥塞博物馆出来,我念念不忘得还剩下一件事情,那就是传说中有魔法的味道。去年拜读了好友Alex的法国游记甜品篇后,从此就被种下了深刻的欲念种子。味道怎么能被形容成有魔力呢??我迫不及待的想要自己去find out.
 
早前第一天曾经慕名光临得Ladurée, 其实不是我最期待的,去那里主要是因为要帮Alex买Ladurée刚推出的护肤品系列。甜品店会出护肤很特别吧,他们不光有脸上的产品还有泡澡沐浴的产品。可以奢侈到让你每天早上保养晚上泡澡都沉浸在甜美的味道中。香街的那家Ladurée并不贩售护肤品,所以今天我还要来到Bonaparte大街来继续寻找。
 
 
Bonaparte是塞纳左岸拉丁区附近很有名的一条街道,很古香古色很巴黎。那里能看到更多的是真正在这个城市生活的人,而不是匆匆走过的游客。很多很多有名的店家也都开在这条街上,但是每一个都比香街的低调。熟悉这里的人,他们不需要任何的大招牌,就能和认识自己家门一样找到他们要找的店铺。Ladurée Bonaparte 分店在21 rue Bonaparte,和香街的一样是招牌的嫩绿色,但是舍去了华丽装饰的这家分店更有亲民感觉。我快速进去买了Alex要的Macaron Toner (Almond Water)就出来了。这个Macaron Toner, 不说效果或者是味道如何好了,就光那个外面的包装就精致的不行。玻璃的瓶子放在硬纸壳的素雅圆筒礼盒中,那在手上沉甸甸的非常有分量。
 
在Bonaparte继续前行,穿过St. Germain来到 rue Bonaparte 72 号。这里是我想了很久的 Pierre Hermé。这个被誉为是糕点界的毕加索的人物的甜品店。如果Picasso是绘画界非常有幻想力,非常能够创新的人,那么Pierre Hermé 就是糕点界的魔术师。他总是把一些想象不到的食料或者颜色运用在他的作品中,并且非常认真的装饰每一个糕点,所有的成品更像是摆设的艺术品,让人舍不得放进嘴中。As a result, praise has often been lavished on Pierre Hermé, who has been called "The Picasso of Pastry " (Vogue Magazine), "pastry provocateur" (Food & Wine), "an avant-garde pastry chef and a magician with tastes" (Paris-Match), "The Kitchen Emperor" (New York Times) and "The King of Modern Pâtisserie" (The Guardian), ( taken from wikipedia)
 
 
区别于Ladurée的复古风店面,Pierre Hermé的店面非常的现代。室内都是笔直的线条,低调的颜色和装潢。人进到店里面,全部的注意力都会被集中在玻璃柜内的一个个看了会感觉很幸福甜蜜的精品上。
 
 
Pierre Hermé 早年是在Ladurée当学徒工,所以起家也是从马卡龙。他最最最家喻户晓的著作,就是一个叫做 Ispahan 的Macaron. 这个作品当时是在Ladurée发明的,只是随着他后来的离开,据说Ladurée的Ispahan已经缺少了一些东西… … 我,就是奔着这个著名的Ispahan而来的,所以走入店中,看到那里摆了一排的殷红色的它,兴奋的我嘴角忍不住上弯开来。
 
下午来这里的人还是非常多的,我们一边排队一边很努力的选择要买什么。每一样的东西都好漂亮都好想试试,经过了一番斗争,我们决定了这三样。
 
 
 
 首先当然是Ispahan了,这个名字源自伊朗的一种粉红色的玫瑰(蔷薇)花。
 
Pierre Hermé (以下简称PH) 用了玫瑰的马卡龙,夹上掺了荔枝的玫瑰奶油以及覆盆子来做点缀。最上面还非常浪漫的放上了一片非常完美的玫瑰花瓣。
 
这个,绝对是店里面最亮眼的一个,就算你不知道它的由来,也绝对会首先被它的妖艳迷惑。
 
 "A subtle combination of sweet rose cream flavored with litchi, whose taste extends those of rose and raspberry while establishing a contrast with its acidity and power. All of this goodness is contained in a tender, crisp macaron shell."
 
 
 
 
 
 
 
 
 第二个呢,我们选了Desire. 同样非常养眼,草绿色的用柠檬作为原料烤制的软蛋糕。柠檬的底座,配上鲜红色的野生小草莓。是谁说的红配绿非常土的?在这里就不但可爱还有些美丽。
 
 "Désiré is a composition in which lemon and wild strawberries express a note of acidulated freshness. A study in different contrasts : crunchy sablé cookie and tender lemon cake are offset by the light freshness of the cream and compote."
 
 
 
 
 
 
 
 最后呢,是装在瓶子里面Emotion Satine. 新鲜的Cream配上橘子和无花果,最上面再点缀上小小的方焦糖蛋糕块。
 
这个呢,是现时供应的,并不是他们的常态产品,所以从网站上找不到说明。外面的玻璃shot glass容器质感非常的好,吃过以后还可以自己多加利用。
 
 
 
 
 
热情的店员非常仔细的帮我们把甜点一个一个的包好,放进非常精致的购物袋里面。那些包装都非常的硬,他们知道大家可能要拿着回去慢慢品尝,所以不希望让它们在路途上发生任何损伤。我们呢,怎么可能等到回家呢?看着天色还亮,我们跑到隔壁的一个教堂的小广场。坐在广场边的长椅上就开始拆包拍照了。
 
给美丽的甜品拍了写真以后,还每个人和它们合影,然后大家一起合影。Diyun同学充分见识了我们拍照的狂热精神,还一边玩笑说这些甜品们,是这些天以来上镜率最高的东西了。
 
 
 但是他们真的非常的美丽啊,忍不住就想要拍很多很多啊。PH的用心不但放在了材料上面,还有外观的每一分每一毫,没看见每一个Ispahan的玫瑰花瓣上,都还点上了一个非常完美的露珠吗?
 
 拍照完毕后,又小心翼翼的把它们都给包装好,准备晚上回家当作甜点。中间先省略若干游逛的细节,我们先来跳到最后晚上品尝的过程。
 
 话说那天晚饭我特别没有吃饱,就是为了留位置给这些小东西。之前听了很多很多关于吃下它们会有的感受,不过我想还是要自己去品尝才更加体会深刻吧。
 
首先呢,Ispahan 就是那个被人称为有魔法的甜点,很多人吃了说感觉好似到了天堂一般美好。它的配料听起来就都是非常香醇的东西,吃在嘴里面的确能感觉到非常浓郁的香气,(据说这个搭配在刚刚推出来的时候被很多人质疑过,因为实在是太特别太陌生了) 刚刚吃进去会觉得有些过甜,但是咀嚼后甜味慢慢退却留下是非常回味无穷的玫瑰荔枝香。魔法吗?到了天堂吗?我说不清楚,不过真的是有别于任何我以前品尝过的甜品。唯一的缺点是外面的马卡龙对我来说过甜。PH真的还是蛮有天份的,谁想到要用脆脆的Macaron夹柔软的奶油和覆盆子呢,谁想到要用一堆色彩鲜艳的东西组合成一个红艳艳的整体呢?这第一次品尝它我吃的有点快了,下次要记住找个悠闲的公园,慢慢的吃,看看能不能感觉到天堂,能不能品尝到魔法。
 
Desire 呢,就非常的爽口。因为是用柠檬做的,所以不会很甜,而且蛋糕非常软。柠檬的酸酸甜甜,轻轻嫩嫩的感觉,然后让人忍不住desire还想要多挖几勺。Beilie喜欢这个多过Ispahan, 因为她喜欢软软的东西。
 
那个Emotion Satine 呢,最小但是最新鲜。冰冻过后口感更加好。新鲜的橘子搭配黄金无花果,味道很完美的融合。甜都是轻微的,就连上面的奶油都是非常的淡口味。
 
如果让我来排列,我喜欢Ispahan的浓郁香味和口感;我喜欢Desire的酸甜好像童年的感觉;我也喜欢Emotion Satine的冰凉滑顺。其实我每一个都很爱,只是恨时间不够多不能多吃几次。而且这次也没有胃去买最纯朴的macaron, 其实那些一个一个看起来也都非常的可爱.  话说原本要和我们一起来巴黎的好友Sonia, 后来抛弃我们奔向了佛罗伦萨;不过她最后还是光顾了巴黎,也去了我强烈鼓动她一定要来得PH。Sonia在PH买了一盒子20多个macaron, 原本是打算要带回去伦敦和表姐分享的,结果从巴黎返回伦敦的火车还没有到站,所有的macaron都已经被她消灭一光了 =P
 
这次留下来了种种甜蜜蜜的遗憾,
那么,回头的第三眼,第四眼,第五第六眼的巴黎,
就把去吃法国的甜点变成一项不可缺少的行程不就好了吗?^__^
标签: ,
五月 21, 2009

在奧塞僞裝成藝術人 《第二眼巴黎 Chapter 6》

由 Majo
 
 
April 05, 2009
 
春游,已经越来越有春游的感觉了。今天一早起来天气又开始转晴,至少早上的时候天空是蓝色的,太阳也出来露脸了。这天也正好碰到星期日,还是这个月的第一个星期天。为什么这个特别呢?是因为每个月的第一个周日,在巴黎去任何的博物馆都是免费的。碰上这种机会我们怎么可能不好好利用呢?于是,我们一群人,踏着清晨的阳光,真的和小学生出门春游一样的,兴致勃勃得去看博物馆。
 
昨天从枫丹白露归途的车上,和Diyun的同学Ying聊天的时候,她强烈推荐我们一定要去庞毕度中心。她说最开始那里的艺术她也不太能理解,不过后来去的时间多了,每次很认真地看了,又有高人指点下,她发现那里实在是非常的神奇的。那里的艺术已经超越了图像和技术的要求,完全的升华到了虚无的精神意念的层次。其实我们也挺动心Pompidou的,特别是谐音很像"彭贝肚" , 哈哈~~ 但是后来仔细考量了一下,我们的文化艺术修养还真得不到那么高人仙人的层次,所以还是先去看看比较视觉能感觉到的艺术比较实际。
 
如果卢浮宫里面的艺术是古典艺术的话,庞毕度那个就是现代艺术,而奥赛… 就是等于中间的近代艺术,把古典和现代连接了起来。Musée d’Orsay 坐落在塞纳河的左岸,隔河相望就是卢浮宫。每天来这里的人也绝对不少于Louvre,就今天吧,外面的队伍排了好几圈,还绕到了建筑的侧面和背后,虽然有可能是因为免费。不过入场其实还算是比较快的,我们聊聊天,看看周围的人群,半个小时的等待很快就过去了。
 
因为奥赛是之前的Gare d’Orsay火车站加上Hotel, 整个内部是非常得宽敞的。大厅高顶明亮,放眼过去摆设在中间的雕像和油画,显得更加的明亮有层次感,而且很一目了然。大厅周围是一个个敞开的展厅,按照作者和类型区别开来; 展厅还有2层和3层。如果真的是懂艺术的人,估计在里面几天也都看不玩吧。我们三个算是圈外人,去也就只是去看看我们或许听说过的人物和大作。
 
 
除了Monet, Renoir, Degas, Van Gough 这些家喻户晓的,也有很多是从前在小学美术课本上面看到过的。感觉的确比较亲切,就更加象是春游了。小学的时候,学校春游都是去动物园,游乐场,美术馆一类的地方的。
 
 
 
当然除了那些非常有名的,还有一些是似乎在什么地方看到,但是并不知道作者或者是名字的作品。对于那些,今天就是非常好的课外教学。比如这一组关于大溪地的画作;肯定很多人都见过图片的。我也是这才知道得这是作者Paul Gaugin第一次去Tahiti的时候画下的Women of Tahiti on the Beach。作为波啦狂人的我和Beilie,怎么能够放弃在这个前面合影的机会呢?于是在我们梦想里终极的腐败仙境画前,兴奋的默念着波啦的名字,更兴奋的留影。看到了Tahiti就距离Bora Bora很近了,哈哈哈~~ 从此之后,那里对我们来说有了一个新的名字,就是F(rench) P(olynesia) 腐败(F) 的终极Paradise (P).
 
 
几个俗人去到了博物馆,看到熟悉的或者有名的作品就喜欢去在旁边合影。最开始我不知道可以的,甚至也不知道可以拍画;不过看到大家都在拍,我们也就开始拍了。除了这里的这些,还有不少也是名作的要不是我没照,就是没排版进来。例如说 Édouard Manet 的 Luncheon on the Grass (Le déjeuner sur l’herbe) 又名 Lunch Sex Party, 呵呵呵~~ Beilie 说那个就是反映以前巴黎上流社会的糜烂风流岁月。想到我怕我的Blog变成了R rated, 所以就不放图了。其实还有另外一张Gustave Courbet 的The Origin of the World,非常写实名字也算是确切的作品。只不过呢,艺术和XXX rated也就是一线之隔,就是看你要从什么角度去观赏了。我不敢放那画,我连拍都没有拍,哈哈哈~~ 羞~~ 不过Beilie拍了,后来她给我了,但是我不敢摆出来。嘻嘻嘻~~
 
 
奥赛里面有很多的莫内和梵高,喜欢的人可以去好好欣赏。Van Gogh的Starry Night Over the Rhone Arles还有一些 Sunflowers的作品也都在内,还有他的自画像。
 
其实除了画,不少雕像也都很维美。大部分的雕像都是白玉石很柔和的线条雕刻的,是我喜欢的那种style. 另外还可以在这里参观之前留下来的火车站和饭店的遗址,也都是那种华丽镜面水晶灯的装潢。据说,不少人都称,奥赛是欧洲最漂亮的博物馆。我想这个讲法应该是指它内部给人的感觉吧,那种宽敞的空间,的确是非常优美的。
 
 
在把所有的展厅都看完,离开的时候… … 嗯~我在想,既然已经看过了远古的宝藏卢浮,近代的著作奥塞,那么下一次,我应该就是ready for 现代的意念精神系的庞毕度了。
标签: ,
五月 14, 2009

夜遊塞納河的驚艷 《第二眼巴黎 Chapter 5》

由 Majo
 
天空不藍,沒有關係,反正夜幕降臨都一樣是黑色的;
能見度不高,沒有關係,反正彩燈霓虹下都一樣朦朧;
衣服髒了,妝花了,皺紋出來了,沒有關係,黑燈瞎火的看不見得。
为什么夜晚会比白天浪漫?只有自己看过才知道……
 
很多地方,我一直都喜欢晚上多过白天,很喜欢拍夜景,喜欢看灯光一闪一闪的感觉。
 
April 04, 2009  21:20 – 23:10 PM
 
第一眼巴黎的时候,行程很紧张,白天都是东跑西跑的,夜晚了也因为住的比较远需要早点赶回饭店。塞纳河的魅力,那一次只有在圣母院附近游走的时候短暂领略了一下。没有能够搭船畅游,是我上次留下来的遗憾;没有去看到夜晚闪亮亮的铁塔,又是另外的一个遗憾。
 
中间这些年来,一直想着说如果再去一定要搭船;后来呢,就慢慢变成了一定要搭夜船。The City of Lights, 是只有在有很多灯光下才能真的发挥她的魔力的。夜晚的巴黎,夜晚的塞纳河畔,绝对是比白天要美上很多倍的。
 
虽然说了,不过其实出门前也没有做功课。印象中,我记得在河边有很多家船渡公司的,我相信到了以后肯定能马上找到一家。从枫丹白露回到市中心,趁着吃饭前的空档,上了Google去搜索了一下Seine Boat Tour.  很幸运的,第一个就找到了这家很popular并且风评很好历史悠久的船家 Bateaux-Mouches  http://www.bateaux-mouches.fr/。他的价格不但非常合理 (大人票 10 euro) ,而且地方很便利,路线也不错。决定了以后,我们就只等待天黑了。
 
虽然只是春天,不过巴黎的夜晚降临的也比较晚,大概要9点左右才会完全黑掉。Diyun家虽然步行去铁塔只有10分钟,不过我们怕人多排队长,还是决定搭乘两站地铁过去。游船的码头,就在 Pont de l’Alma 那里,桥口还有大大的牌子,非常的容易找。我们到的时候,也看到了有好几辆旅游车拉着各国的游客来搭夜船;心中暗喜,这家的确是很有名啊。
 
虽然人看起来很多,不过因为船比较大,所以每次可以上不少人。我们算是排得比较后面的了,但是还是抢到了顶层靠边风景好的位置。和我们在一起的,还有一群西班牙和意大利的高中生,估计是来春游的,叽叽喳喳的显得格外的兴奋。
 
 
船在码头大概等待了15分钟左右,伴着整点开始闪烁的铁塔,我们启程了。船上开始播放起法国特色的音乐,并用着法文,英文,中文等开始讲解塞纳河畔的辉煌历史和建筑。不过我们周围的那群孩子,把兴奋全部表露在外,激动地开始呐喊。 所以广播大概讲了些什么基本没有听得很仔细,不过河畔的景色,是不用人家告诉你,你也可以自己去看去被吸引的。
 
 
一路我们路过了亚历山大三世桥,协和广场,卢浮宫,奥塞博物馆,巴黎圣母院 … … 这些之前在岸上也都看到过,只是晚上换了一个角度去看,感受是不一样的。饶了一大圈之后,船又把我们拉回到艾菲尔的脚下。看到那个金黄色闪亮的建筑出现在眼前,倒影在波光琳琳的河面,我只能说我被迷惑了。
 
 
从古典的巴黎,转到巴黎电视台的新区现代high rise公寓,再转回去;为时一个小时的Cruise不知不觉地就结束了。虽然在船顶北风吹得冷飕飕的,不过绝对是值得的。
 
在河面上,我们碰到几艘别的游船,有的比较小型一点,有的是有顶盖的晚餐船。在塞纳河上慢悠悠的吃烛光晚餐看岸上的风景,绝对是非常浪漫的事情。我想应该有那种可以绕着塞纳河转市中心一整圈的游船的,如果下次再来,要去体验一下那种的。让周围的时间静止,只是来好好享受一下闪闪灯光下的纯粹浪漫。
 
 
夜游,没有拿三脚架,也没有用大相机。用卡片机努力咔嚓了几张,稍微还是有些糊掉了。最后的这一张照片,是为了好玩去PS了照射灯出来。其实之前一晚出来吃饭的时候有看到铁塔顶端的照射灯,不过今天不知道怎么的没有了。或许它只有周五才开。
 
不管我说得再多再多,很多东西也还是要有影像才能深刻的。于是我把沿途拍摄的几个小短片给连接了起来,和大家分享那份惊艳。因为船上的高中孩子实在很吵,所以我把声音给去掉了,自己加了别的音乐进去。随便弄得,并不专业,不过那些景色都是货真价实的。
 
这里是YouTube的连接。片子比较大size, 最好让它Load一下再看;更好的是按一下右下方右数第三个HQ按键,可以观赏稍微更加清晰的画质。http://www.youtube.com/watch?v=2Eg1mBlZV-M
 

          

 
 
如果你在youtube被屏蔽的地区,可以去看看这个土豆的连接。一样的东西,只不过那里好像把影片压缩了并不能看HQ version.
四月 29, 2009

仙人與神貓 《第二眼巴黎 Chapter 3》

由 Majo
 
有多少先人長眠在Père Lachaise?
 
 
我這個小學的世界歷史課是作弊作來的,小學后沒有上過歷史課的大文盲,長大后只能靠維基大神和萬能咕勾來冒充文化人。这次到了巴黎,讨论要去看什么第二线景点的时候,Beilie提出了想要去看看拉雪兹公墓。这名字我听说过,知道里面埋了萧邦,不过你要是问我别的什么我就是完全不知道了。我也不知道,这个是巴黎市内最大的,世界上也算是最有名,被来参拜最多的墓地。
 
于是,名媛贵妇腐败完毕,见天色还亮,就决定跑去朝拜朝拜先人们。头一晚,我们在研究地图的时候,发现这个墓地距离卢森堡公园很近,本来是打算最后一天前往的。当时在地图上面看到的一片有两公分直径范围的十字架,就觉得这个地方真得很大。后来我们搭乘地铁从老佛爷上车去转三号线时候,特别又去看了一下站内的地图,发现前一天的直径两公分,变成了这里的直径五公分,浩大!!  但是呢,当地铁到达了目的地 Pére Lachaise,  吼吼吼,我们去看说从哪个出口出去比较近呢,结果就看到站内地图,几乎一半的都是十字架的绿地。不知道为什么,看到这个逐渐变大的墓地,我们情不自禁的在地铁站内狂笑,而我也一定要拍这个地图下来。先人们,我对不起您们~~ 请原谅我的罪过。
 
 
 
从地铁出来,就能看到长长的一片围墙,不用猜,这里肯定就是我们要去的地方。顺着墙下走了大概五分钟,我们就来到了大门口。可能是因为已经接近旁晚,也可能是因为地方太大了,园内其实非常人烟稀少。灰蒙蒙的天空下放眼望去都是冷冰冰的石碑,还有秃秃的树木,还真得很应景。在进门的地方,有一个小小的地图,上面有标说墓地一共有大概将近一百个区,有些名人则会列出来他们长眠的区号。
 
来到这里,我们的主要目的就是要挖 (哦,不对,是找) 萧邦 Frédéric Chopin 巴尔扎克 Honoré de Balzac,还有 王尔德 Oscar Wilde 的墓。巴尔扎克是法国著名的大文人,这名字听起来很熟悉可是我联系不太起来人。王尔德我根本就好像没有听过,只有当Beilie告诉我是写幸福的王子 (快乐王子,The Happy Prince) 的作者的时候,我才哦了一声。幸福的王子是Child Majo很喜欢的一篇童话,当初我对王子雕像的可怜之余,最难过得是对那只燕子。那个故事内涵太深刻,虽然当时我还是little kid但是已经身心受影响。
 
根据地图,萧邦离入口最近,在11区。另外巴尔扎克大概在48区,王尔德则远远的在89区附近。我们想说,这地方这么大,里面应该也有地图吧,先去找萧邦好了。顺着不太规则的路慢慢往里走,路两边的墓地也是不规则的。有的很大很旧,有的非常新的则“见地塞缝”的在古墓中间。我本能的理解就是,肯定那越大的,雕刻越多的就是越伟大的人。其实这墓群中也不乏非常近代, 2006, 2007, 甚至是2009的新墓,我们甚至还发现了好几个中国人的。
 
走了很久,路都不知道怎么走得了,而这个时候我们也发现了,墓地里面看不到地图!只有某些路口有标明这里是第几区,怪不得之前Diyun曾经和我们说,来这里探墓是要靠运气。 11区,很大,占据一个小坡,上上下下里里外外至少有3层。从外围来看,真的不知道那个是萧邦,于是我们决定踏到里面去找。一排一排一个一个的搜索,大概找到第三层的时候,突然看到前方有一小群人以及相对来说比较多的鲜花。来到面前,墓碑上面的Chopin告诉我们找对了。这下至少算是没有白白进来。
 
 
朝拜完毕,我们继续前往寻找巴尔扎克和王尔德。不过真的是越走越乱了,但是乱中竟然让我碰到了Alain Bashung的墓。其实我不知道他是谁,但是他的墓前的鲜花都瘀出来了,几乎占据了一个路口。并且还都是非常新鲜的,还有好多人写的卡片,名人们送的花圈。当时我问了站在前面的一个法国老太太,这个人是谁,她英文不好也只是说master Bashung. 当时我就想,这个肯定是个名人,而且还是刚刚入土的。于是那个时候我背下了他的名字,回家后wiki一查,原来Alain Bashung是法国流行摇滚天王一类的人物,估计可能有类似周杰伦张学友这类在中国地区的地位的。
 
天色渐暗,越往里面走就路越小树木越茂盛,我们转啊转好像还貌似进入了one way street.  正当说想走出来看看呢,背后就听到有人大喊。他说的法语我们听不懂,就看到他一直给我们打招呼让我们不要往里走,要出来。咋了?里面闹鬼不成?说实话那个时候我还真的感觉一股阴森。胆战心惊的回来想说去问问那个老大爷到底什么事情,结果人家老人家又指着一边的光明大道给我们,这里我们才会意,原来是要关门了。
 
 
没有办法了,他们要关门了,而且出动了好多人,还有身穿警服的人来驱逐访客。虽然我们还没有完成我们的挖掘工作,但是到这里也就只能停工出去了。往出口走的路上,其实两边也有很多可以看可以找的,但是每当我们想要停下来的时候,就会看到附近有工作人员。这里真的好严格哦,都不肯留人过夜呢。
 
出来的路上碰到一片比较华丽比较高大的建筑,房顶还貌似镶了金,估计是人家焚化炉一类的地方。而且那个附近还有不错看的长廊,如果不是看到房顶的大烟囱,我可能会以为是教堂呢。
 
我们从正门进入的,从侧门出来的。没有停脚步的在里面走了大概一个小时,但是其实也只是走过了公墓的1/3。我很好奇,并不是好奇说这里面到底有多少先人,而且好奇说,如果谁家的墓地在里面,或者谁要进来看朋友,每次来不知道是不是需要花很多时间来找到墓先呢?他们从来都不会走丢吗?
 
 
 
 
 
 

神猫哪里去了???
 
唔唔唔~~ Majo间接受到X“威胁”,不让说关于出神入化的动物的事情。

好吧,我不公开说了,咱们大家私低下传阅哦。我把这部分放到了以下Link,我最大的让步!

 
 
提倡言论自由啊~~
朋友啊~ 早解脱是你的福气哦~ 听老朋友的没错。
以后不要受人指使了。你不发威,人家以为你是老鼠呢!!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