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2012

二月 29, 2012

北京巨扒房的夜明珠

由 Majo

 

翻开往年的blog列表,我发现在四年前的2008年2月29日,我也都有发过一篇博文 阿尔卑斯的雪山之巅 – 前戏。当然不是刻意的,貌似只是凑巧。那么既然上次这么做了,今天的2月29日,还是发一篇好了。 用口水文碎碎念来充数自然不是我的风格,要写还是写点有用的。

不过以我写一篇博文的速度,一个晚上实在没有办法交差。 平常晚上8点左右到家,吃过饭就9点了,磨蹭几下坐在电脑前往往都是9点半以后了。 两个半小时真的写不完一篇我满意的图文并茂的文。 目前手头最多的债务就是游记,可是那些要写一篇都要至少三天晚上; 空瓶倒是大概可以写了,可是我还没有拍照。 唉~ 想了一早上,觉得写个快点的食记好了。

去年在微博上看到不少人转的京城里面的有趣甜品“夜明珠”,基本上就是端上桌来的时候是个大白珠子,然后waitress在大珠子上淋上融化的热黑巧克力,大白珠在黑汁的浇灌下从上端融化掉,打开变成一朵花,然后露出里面的松露黑巧克力塔。 当时看到网友的照片就暗暗称奇,然后自己默默存下来了,准备有机会上京城的时候尝尝。

steakexchange12

read more »

标签: , ,
二月 26, 2012

与世隔绝的亿万水母外星球 《漂浮在清透澈蓝的彩虹末端 II》

由 Majo

 

Palau’s Jelly Fish Lake,应该是Palau旅行最大的卖点。就算你不是Diver, 是对潜水没有兴趣的人,你或多或少也都有听说过水母湖,应该也都有好奇或者向往过。 比如我,应该是在十年多前,看到朋友过去那里拍的照片,惊为天人!从此帕劳水母湖成为了我Bucket List上面不能缺少的一条。

现在我成为Diver了,但对水母湖的憧憬和向往依旧。与Sam’s Tours定Package的时候,他们说都会送免费的水母湖浮潜给我们。那时候,我甚至最兴奋的是要去看水母,而并不是鲨鱼和Manta.  激动的和Dearpig咨询的时候,她和我说水母那个地方啊,你去了一次应该就不会想去第二次了,至于为啥呢,只有我自己过来亲自寻找了。

话说在我们潜程的第三天,因为连续两天都没有去到什么大潜点的我,一直缠着我们当天的潜导Harris说我要去German Channel啊我要看Manta, 我要去Blue Corner啊我要看鲨鱼。Harris很无奈的说那都要看洋流啊天气啊,这几天Tides上来的还比较晚,Manta都是跟着Tides进入水道里面的清洁站Cleaning Station的,贸然前往可能都看不到哦。 看到我们大家都有点点小沮丧,Harris说Jelly Fish Lake还没有去过吧,今天我们可以去那里哦。

嘿嘿~ 哦嘢,Jelly Fish都一样好!

于是呢,那日大家都聚集好了以后,第一站我们先来到位于Rock Islands群中的Jelly Fish Lake. 其实这种咸水湖在Rock Islands里面并不是唯一的一个,据说这附近有湖70个,不过Jelly Fish Lake是唯一一个对外开放的,当然啦,有水母的咸水湖这可能是世界唯一!

因为有了之前Dearpig的通报,我知道说去看水母的路程不简单。船开出Koror大约45分钟后,停靠在一片山石前。因为这个湖是与外隔绝的,没有办法游进去 船也不可能开入,所以只能停船在石头岛的外面,然后自己翻山进入。那里面会很简陋没有什么可以放东西的地方,Harris告诉我们说不想丢的东西千万别拿着,“don’t bring anything that you are not taking into the water with you. ”  为了保护水母和里面特殊的生态环境,防晒霜也不能涂,而且进入山区之前需要在入口处冲洗脚和鞋子。

翻山,没啥怕的,我当时在想,毕竟俺是刚从那个苦逼Inca Trail上面下来的人了;山头都翻过几十个啦。不过太阳还是有点点怕,于是我罩了件上衣计划穿着下水。在开始翻山越岭之前,在水母湖的大牌子前,Harris和我们先简单的讲解了一下水母湖的来历。 (他是Marine Biology major的,来自纽约。看年纪可能毕业后就在四处当潜导了。他说,能每天每天看到之前书本上的生物和那些气候洋流等等的理论得到见证,是一件非常有意义的事情。)

此湖有大约12000年的历史,据说在最后一次的冰河时期末,海水上涨淹没过了Rock Islands,海里面的生物随着海水涌入这个区域。日后随着海水后退,水位下降,这个咸水湖变成了一个与外完全隔绝的水域。水母们被封锁在此,慢慢的进化。湖里面其他种类的海洋生物,长时间下来不少都已经灭绝;只留下比较多的水母。而水母们也因为在漫长的没有天敌的岁月里,慢慢失去了他们的毒刺。于是,独一无二的无毒水母就出现了。 长时间的进化,这湖里面的物种也和周围湖海里面的有了非常明显的区别,于是现在他们都是属于自己的unique species了。

read more »

标签: , , ,
二月 21, 2012

西海岸, 寻找新家园的先祖们《Explore Polynesia VI》Easter Island 大头的故乡 2

由 Majo

 

距离我写复活节岛的第一篇 Easter Island 大头的故乡 1 – 面朝大海,艳阳花开 至今已经有三个半月,唉~ 在别的游记遇到瓶颈的时候,只好回过来继续跳跃式写法。或许这么多条线走,我可以用稍微快点的速度 走到我写完烂尾游记大坑的那一天。

 

2010年12月24日  (我想我下一篇可以跳跃到2011年12月24日,哈哈)

圣诞前夜,本来过来这里的时候,曾经担心过这一天可能很多商店不开,服务没有等等问题。最初民宿Mana Nui Inn给我的信笺里面有说,他们也都提供island tour的服务。我研究过他们的路线时间和价格,有个别几个我很想去的地方并不能在一天内完成,而且他们的价格并不便宜。后来还是在网上搜索到了另外一家 Taura’a Island Tours  http://www.tauraahotel.cl/tour_script_en.htm, 路线和时间我都比较喜欢,而且他们说圣诞节都照常工作。那至于为什么没有自己驾车游逛呢? 其实如果事先准备工作比较足,有读过关于复活节岛的人文和古迹历史的话,那么我觉得自驾是最好的方式。可是因为我决定出行有点点仓促,实在没时间看书,更不想走马观花看啥都不知道是啥,所以最后还是决定跟当地的tour.

easterisland026

我的人品,貌似从2010年秋天的布拉格开始,就完全没了。那之后无论去什么地方,总是阴雨,或者事故不断的。看吧,第一天预定的复活节岛西海岸tour,早上醒来之后就看到外面正在下雨。要知道今天一天都要在外面走路,这下着雨走真是要多郁闷就多郁闷啊。 好在吃早餐的时候雨势变小了,还短暂的出现了一条彩虹。(唉~只可惜彩虹的照片是用当时的GF1拍的,她在我离开复活节岛回到大溪地的时候,丢掉了。照片都没有倒出来~ 这件事情我已经说过N次,估计还会继续说下去。虽然今天想起来心已经没有那么痛了,但是还是有一米米的不甘呀)

Mana Nui 的早餐很丰盛,而且大盘子小盘子给摆了满满一桌子。有水果 有鸡蛋 有面包还有甜点,每天还有换样式哦。 吃过早餐后我还是慢悠悠的在民宿外面的沙发上发呆着,因为我一直认为Tauraa Tour的人会来接我们,预定的时间是说9:30。等呀等的,已经都45了依旧没有人影。后来还是好心的老板娘帮我们打了电话过去问,那边说要我们自己过去,不过老板娘帮我们叫了一辆出租车。

easterisland027

5分钟后抵达Tauraa大厅,那里其实也是一家民宿Hotel,只不过因为在市中心看不到海所以当初我也根本没有考虑过,而且它是比较接近传统motel的那种设计,没有我这家Mana Nui Inn的独栋小屋住起来爽呀。

今天因为预定行程的人不多,只有我们一家人和另外一对美国夫妇,于是导游Mark就自己开了一辆吉普车载我们游。(关于Mark还有这对夫妇,一年前,汗啊,我曾经写过他们 https://icemajo.wordpress.com/2011/01/02/polynesia/)这种感觉,还蛮有private tour的feel~

read more »

二月 12, 2012

刺激的飞过一片绿色包子岛 《漂浮在清透澈蓝的彩虹末端 I》

由 Majo

龙年的跨年,是在天上度过的。嘿嘿~ 这应该是今生头一次如此的经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去相信,龙年,可以过得如飞龙在天一般自在快活。

并不是有意的如此安排,老早老早就计划年间要去探望探望奶奶了。 就是去年秋天某一次无意间聊起来我憧憬中的水母湖,然后就这么的和DQ同学拍定了春节去Palau潜水的计划。 当时,才8月底9月初,我们就定了机票,想着前面还有漫长的5个月就觉得还蛮遥不可及的。 那后面我陆陆续续又积攒了一共四张需要兑现的机票, 心里面特别的淡定,任凭同事朋友去度假我留守工作都觉得很开心。心里面有底就是靠谱啊!所以才敢许下“月月都可以出国旅行”的生日宏愿嘛,哈哈。春节的那个星期去玩,接下来一个星期探亲访友,中转站就是北京啦。

为了最有效的利用我的假日(虽然我有累积很多假期,但是也不能乱用浪费不是吗),回国的机票定在了距离出发去帕劳的两天前。一天给我飞跨太平洋,一天留给我在北京收拾和继续南飞。 所以,在1/21日刚刚抵达北京之后,第二天我又来到首都机场。后来很多人问我这样多麻烦啊,为何不直接飞Palau?  可我是打着看奶奶的旗帜,自己跑来先出去玩玩先; 无论如何都要飞北京的,这样买票比买连接票更便宜呐。

北京的天,在我初到的时候竟然是蓝色的,而且似乎雾霾都有减弱很多,飞机降落的时候地面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虽然天气是很冷很冷到零下了,不过即将要去热带岛屿的我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暖的。 在和好姐妹短暂的相聚以及腐败之后, 第二日起身留下冬日的装备在北京,穿着单衣短裤加毛袜,与DQ碰头后就出发去机场了。 曾经觉得很遥远的那一天竟然就这么到来了。

1/22大年二十九,不过在小年里都算是除夕夜啦。 没的年夜饭可以吃,不能和家人在一起过,可能还要在飞机上面失眠在机场苦熬,我们是觉得可怜又快乐啊。从北京起飞后不久天就全黑了,望着大地上一堆一堆的灯火,突然看到一闪一闪的星星。 天啊,竟然是地面的人在放烟火!! 随着飞出北京城区越来越远,地面闪闪星星的密度也越来越大。 不但有白色的闪闪,还有绿色黄色和红色的,真的是那个时刻地面比天空还要璀璨。 这种景色,在别的日子里应该是看不到的。只是我们觉得相机肯定抓不到这样的图面,所以不如自己安心看用脑子来记忆。

没飞多久我们就到了仁川机场,Seoul距离北京如此近,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 仁川机场虽然很大,很多店铺,可是他们晚上9点就要关门黑灯,连吃饭的都是。 我们只能看着微博上面大家吃美食干吞口水了,一边还期许等下飞机上面可以发食物。 大年夜,和我们一样在赶路的人其实还不少。 观望四周,不知道谁也是和我们一样去潜水的呢? 北京 -> 仁川 -> Koror, 是去帕劳最捷径的一条路,据说这票不早抢就买不到了。

从仁川再起飞,已经是22日晚上11点多,不过连日奔波的我,上了飞机不久就昏昏欲睡过去。 当然喽,当空姐推着餐车出现的时候,我还是有给她醒过来;实在是比较饿,因为中午都没有吃太多。 根据拍得机上餐照片的时间log来看,接到这顿食物的时候是当时时间 23:52,好歹啊,也算是吃了年夜饭。吃过饭后我继续睡,因为等下凌晨降落,不能入住,白天还有行程的人伤不起啊。

read more »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