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二月 12th, 2012

二月 12, 2012

刺激的飞过一片绿色包子岛 《漂浮在清透澈蓝的彩虹末端 I》

由 Majo

龙年的跨年,是在天上度过的。嘿嘿~ 这应该是今生头一次如此的经历,不知道是不是可以去相信,龙年,可以过得如飞龙在天一般自在快活。

并不是有意的如此安排,老早老早就计划年间要去探望探望奶奶了。 就是去年秋天某一次无意间聊起来我憧憬中的水母湖,然后就这么的和DQ同学拍定了春节去Palau潜水的计划。 当时,才8月底9月初,我们就定了机票,想着前面还有漫长的5个月就觉得还蛮遥不可及的。 那后面我陆陆续续又积攒了一共四张需要兑现的机票, 心里面特别的淡定,任凭同事朋友去度假我留守工作都觉得很开心。心里面有底就是靠谱啊!所以才敢许下“月月都可以出国旅行”的生日宏愿嘛,哈哈。春节的那个星期去玩,接下来一个星期探亲访友,中转站就是北京啦。

为了最有效的利用我的假日(虽然我有累积很多假期,但是也不能乱用浪费不是吗),回国的机票定在了距离出发去帕劳的两天前。一天给我飞跨太平洋,一天留给我在北京收拾和继续南飞。 所以,在1/21日刚刚抵达北京之后,第二天我又来到首都机场。后来很多人问我这样多麻烦啊,为何不直接飞Palau?  可我是打着看奶奶的旗帜,自己跑来先出去玩玩先; 无论如何都要飞北京的,这样买票比买连接票更便宜呐。

北京的天,在我初到的时候竟然是蓝色的,而且似乎雾霾都有减弱很多,飞机降落的时候地面可以看得比较清楚。 虽然天气是很冷很冷到零下了,不过即将要去热带岛屿的我心里面还是觉得暖暖的。 在和好姐妹短暂的相聚以及腐败之后, 第二日起身留下冬日的装备在北京,穿着单衣短裤加毛袜,与DQ碰头后就出发去机场了。 曾经觉得很遥远的那一天竟然就这么到来了。

1/22大年二十九,不过在小年里都算是除夕夜啦。 没的年夜饭可以吃,不能和家人在一起过,可能还要在飞机上面失眠在机场苦熬,我们是觉得可怜又快乐啊。从北京起飞后不久天就全黑了,望着大地上一堆一堆的灯火,突然看到一闪一闪的星星。 天啊,竟然是地面的人在放烟火!! 随着飞出北京城区越来越远,地面闪闪星星的密度也越来越大。 不但有白色的闪闪,还有绿色黄色和红色的,真的是那个时刻地面比天空还要璀璨。 这种景色,在别的日子里应该是看不到的。只是我们觉得相机肯定抓不到这样的图面,所以不如自己安心看用脑子来记忆。

没飞多久我们就到了仁川机场,Seoul距离北京如此近,是我之前没有想到的。 仁川机场虽然很大,很多店铺,可是他们晚上9点就要关门黑灯,连吃饭的都是。 我们只能看着微博上面大家吃美食干吞口水了,一边还期许等下飞机上面可以发食物。 大年夜,和我们一样在赶路的人其实还不少。 观望四周,不知道谁也是和我们一样去潜水的呢? 北京 -> 仁川 -> Koror, 是去帕劳最捷径的一条路,据说这票不早抢就买不到了。

从仁川再起飞,已经是22日晚上11点多,不过连日奔波的我,上了飞机不久就昏昏欲睡过去。 当然喽,当空姐推着餐车出现的时候,我还是有给她醒过来;实在是比较饿,因为中午都没有吃太多。 根据拍得机上餐照片的时间log来看,接到这顿食物的时候是当时时间 23:52,好歹啊,也算是吃了年夜饭。吃过饭后我继续睡,因为等下凌晨降落,不能入住,白天还有行程的人伤不起啊。

read more »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