蓝壁海图(下篇) 以油彩腊膜虾的完美盛宴结尾

由 Majo

紧接上篇 蓝壁海图,海峡里各种奇妙的小生物 https://majohouse.com/2015/07/15/lembeh_critters1/ 

LembehCritters2

第三天,四潜记录

 

第三天的蓝壁潜水任务比较重,计划要潜四潜。这基本就是从早上8点到晚上8点的行程。 第一天因为太累没有夜潜;第二天因为丢了一个隐形眼镜实在看得不清晰放弃夜潜,也是因为没有别人要夜潜,他们至少要两个客人才可以。 那第三天了就得上了呀,而且这天是星期二,只有这天晚上才轮到我们潜店去看Mandarinfish呢。 所以今天必须要夜潜了。

上午的第一潜,依旧是在荒芜的沙石海底上面寻找各种生物。 这天潜店的潜水主管Tarkan也跟我们一起下水,他带着他的巨大单反双灯装备,一边准备下水一边继续煽动我一定得试试单反。这一潜,又是好久好久都找不到有趣的东西。 瞅见不远处有另外一伙潜水员在围着一小块珊瑚拍照,很好奇我就凑了过去。 正好他们也拍完了,其中一人离去前好心的指了指地上一坨东西给我。

Hm~~~ 虾米东西啊。 个头挺大的,类似海百合那种伸出很多个扁平的触角手臂,每一个触角上面有豹纹似的花纹。 不管了拍了再说,看他们好像是看到稀罕物一样拍了好久呢。 后来查了鱼书,发现这东西学名 Facelinidae,Long Cirri Phyllodesmium,属于一种拟态海兔哦。蛮难想象这是一个小动物,比较更像是植物的感觉呢呵呵。

Majo Photograph

一只baby的 Scorpionfish 蝎子鱼,很小只很可爱。 好像任何生物小时候都是非常可爱非常萌态的。

Majo Photograph

Ornate Ghost Pipefish 是比较花哨的鬼海龙。Anilao 也有不少但是偶尔会躲起来。我也是在蓝壁才第一次见这么花里胡哨型的。

下面第一张里比较细小颜色比较深的,是母的;第二张比较颜色鲜艳一些的那只大肚子的是公的。

Majo Photograph

公的这只有怀孕! 这张图因为缩过所以不是很清楚,但是其实你看中间上方那鼓出的部分里面全部都是卵,有好些个已经长出来了眼睛!!

Majo Photograph

并且,爸爸肚子最顶端貌似已经被撑开,缝隙内能够看到更清晰的眼睛。 下面这个还是因为缩图,小相机的成像也没有单反好。 Tarkan 用单反拍的这些卵,真的就是双目炯炯有神啊呵呵。

Majo Photograph

色泽很漂亮的一株软珊瑚上,趴着一只嫩黄色小螃蟹。这要是在陆地上,我就觉得它是蜘蛛了呢。 当我们兴高采烈的以为这个就是潜导 Horine指给我们看得东西时,他翻了一下珊瑚枝,更大的惊喜在下面呢。

Majo Photograph

Candy Crab 糖果蟹。 也是我念叨了好多年的东西,基本上从考到潜水证后第二年,每次潜水都想要看到它。 每一次,潜导都会说这个还比较有难度呢,然后每一次也都没有看到。 终于,在蓝壁圆梦了。第一眼认出它的那一刻,我在海下又咧嘴笑了起来。

非常粉嫩的颜色,真的就像糖果一样漂亮闪亮诱人!

Majo Photograph

跟潜伴们抢机位,抓紧时间咔嚓了好几张,还好有很清晰的。 然后有好几张,两只小螃蟹都有入镜呢。他们是老邻居好基友吧,一定。

Majo Photograph

一只中等大小的Cuttlefish 乌贼。起初好像是在静静的休息,不过我们也能看到他身上的纹理在闪烁,就好像自身自带了霓虹灯,非常炫!触角以及身体随着水波动,很美很优雅。 后来它有转过头来对着我们,看了一眼以后,嗖~ 的一下后退然后就飞速游走了。

Majo Photograph

一株软珊瑚,主干身体部位是一个心形的,而且是非常完美的心。呵呵呵~ 一定要拍下。

Majo Photograph

老朋友痘丁海马Hippocampus bargibanti, Bargibant’s Seahorse or  Pygmy Seahorse。 在这之前肯定的是有见过紫色的,红色的,这下子黄色的也拍到了,收集齐全了呵呵。 蓝碧的痘丁海马没有我想象的多,我以为好多好多呢。 不过它们栖息的那种海扇我总共这次只有见过3株,还并不是每一株都有发现痘丁的。

Majo Photograph

又一只Frogfish, 一直觉得他们的手掌脚丫子看着就好可爱想要笑。Frogfish一定要颜色鲜艳才漂亮,如果太大地色的就不美感了呢。

Majo Photograph

下面这只田园风海兔,在Anilao的我们很喜欢的Nudi Place有好多好多,蓝碧的虽然看着是一样但是色泽有点的黯淡呵呵。其实这张的重点是海兔旁边那个小花。

Majo Photograph
Phyllodesmium briareum, aeolid nudibranch 拟态海兔。 并不是第一次拍,但是要拍得美很不容易。 拟态海兔有的品种,长得就真的和某些软珊瑚一模一样 一模一样的!!
Majo Photograph

呵呵~ 其实虽然第三天白天的三潜算是不少,但是这天出片并不多。主要还是这里海下面普遍算是荒芜,偶尔才能发现一些稀罕的特别生物。 记得我第一天抵达潜店,就已经告知全世界知道,我要看Harlequin Shrimp 我要看Harlequin Shrimp. 每一次下水前Horine做briefing, 我也是乐此不彼的每次问同一个问题,这个点有没有Harlequin Shrimp啊,有没有? Horine估计已经被我问烦了啦,终于今天说这个点应该可以找到Harlequin Shrimp。

说实话,真正看到它的那一瞬间,我还蛮镇定的。同伙的南非夫妇争先恐后的用相机还有GoPro各种拍摄,我竟然也耐得住性子在旁边静静等他们拍完再行动。

Majo Photograph

油彩腊膜虾 Harlequin Shrimp 比我想得样子要迷你,应该也是我第一次看到的这只比较小。它的身形比我想象的要脆弱,虾虾爬行的过程中,华丽的外壳在水流中左摇右摆的。不过真的是太漂亮了,渐变的色斑,高雅的色彩搭配,怎么有这么漂亮的虾啊!

Majo Photograph

其实可以说我就是为了它才来蓝碧的,这下子满意了!今天就回家我也Ok了。

小家伙别看穿的比较累赘,但是其实行动还是蛮快的,闪光灯闪几下就开始躲藏。Horine也有交代不要拍太久,他们会害怕的。

Majo Photograph

拍到油彩腊膜虾后,我们开心的上船等待晚上黄昏时分去看 Mandarin Fish 麒麟鱼。这种很有中国风的鱼,只有在黄昏时分才会出来,跳交配舞。 以前我在Palau Sam’s的house reef那里夜潜也看过两次,当时也有拍到一张很赞的片子。对麒麟鱼倒是没有什么强大的欲望,只是想说现在比在帕劳的时候小升级了相机了,如果能再拍到一些大片也未尝不好。

麒麟鱼在蓝碧这里的栖息处,是一大片长得像荆棘的珊瑚丛。 Horine 带领我们来到他们的领域,我们在珊瑚丛外围跪在了沙地上,被告知不能再往前靠了,只能在这里就这么静静的等着看。

所以,黄昏时分,我们一群人,“变态”一样的拿着相机,守在人家的卧室门口,等待上演的大片儿 Bedroom Dance. 大家玩笑的俗称 Fish porn 呵呵呵呵 。 刚刚蹲好的时候其实天色还有些明亮,不过很快很快就暗了下来。等待麒麟鱼出现我们也不能打开手电,因为会惊吓到人家。 也是,你说你们在卧室黑灯瞎火的玩耍嘞,突然有人拿闪光灯照你,你说你能不害怕的躲起来吗!! 我尝试了几下在这暗黑的情况下拍照,结果真的是不能看啊。就先慢慢等待吧。

不久,能看到珊瑚丛里有小只一点的母麒麟鱼开始游动。说是小只,但是也已经比我在Palau看到的公麒麟鱼还要大2倍多了。母鱼总是静悄悄的在底下游动,动作稍微缓慢并且小心翼翼的,游一段会停顿一下观望四周。 紧接着,我们能看到巨大的公麒麟鱼出现,那个size有惊到我。蓝碧这里的公麒麟鱼大约是我在Palau见到的品种的5倍多大。身体的长度基本差不多是我手掌的长度,而且是比较圆滚的身体,头部也很圆,眼睛很鼓。公麒麟鱼动作很快,嗖嗖的在珊瑚丛游过。找到一母麒麟,两人就开始跳舞,上升出珊瑚丛。整个过程基本3秒钟,你要是中途开了手电,或者动静稍微大点了,他们马上分离又远远的躲入珊瑚丛。这样子,真的好难好难拍照啊!!

后来我只能摸黑拍视频,呵呵呵~ 听起来还是有点变态哈。这里的麒麟鱼真的超级超级敏感胆小的,虽然个头比较大。 还好虽然每次在最重要关头我们开手电,他们会逃跑,但是并不会影响他们继续跳舞。 没隔一会儿,公麒麟鱼还会回来,母麒麟鱼也还会游来游去,于是大家就继续跳舞。 我仔细看了看,这一大片区域,隐藏着很多很多只麒麟鱼呢。我也有在珊瑚丛中发现几只很小的麒麟鱼小孩子,可惜不能开手电无法聚焦不能拍照啊!因此,非常佩服那些在这里能拍到清晰照片的人,不是一般的牛大!

鉴于这次没拍到片子,那么就拿Palau的片子来给你们看一下吧,fish porn。这张我翻了一下,并没有在blog贴过呢。2012年1月,潜水证拿到手半年后的作品,其实也真的还不赖嘛。但也间接说明,这些年我的进步不是巨大的。

Majo Photograph

Fish Porn 欣赏了好几轮,大概也就十几次半个多小时吧。一直到海下基本不开手电就完全看不到的时候,Horine示意我们可以离开了。 因为还有时间,我们继续在周围的海域夜潜。夜晚会有很多白天看不到的精彩,好些东西只有夜间才出来行动。

Majo Photograph

果然没多久,就看到一群闪光灯集中火力在照着地面某处,我们凑热闹游过去,看到另外一位潜导正在用手挑逗一只 Wonderpus.  为什么确认这只是Wonderpus而不是长得很像的Mimic Octopus拟态章鱼呢?因为拟态章鱼一般是白天活动的,Wonderpus是夜间动物哈哈哈。

潜导的手,一展开一握,就这样挑逗着Wonderpus, 让它全身的纹路会闪动。 这一招也可以用来挑逗乌贼类,一样能让他们变色。

Majo Photograph

不过被一大群人围绕的Wonderpus, 还是有些害怕的躲闪。那么多束光线照耀在人家身上,能不祛场吗?

第三天的四潜就这么结束了,在水里很兴奋不会累,但是一上岸就困的不行。 吃过饭就恨不得马上上床睡觉!!

 

接下来的 第四天,三潜记录,作为单反拍的片子秀之前单独写过了。《第一次带单反下水 in Lembeh Strait》https://majohouse.com/2015/06/28/lembeh_by_dslr/ 我真的还是觉得我用小相机拍出来的比较好,如果忽略成像效果这一方面。

 

 

第五天,三潜记录

 

这是这次在蓝壁潜水的最后一天。经过前面一天用单反的锻炼,重新拾起我的小相机我觉得好轻松啊。 也感觉这一天拍得片子总体来说质量最高!!

这一天第一个被拍的家伙是这只Coconut Octopus.  它躲在它的椰子壳里面,无论如何就是不肯出来。我们挑逗它,它气呼呼的吹鼓它的橘黄色泡泡。

Majo Photograph

这只火焰海葵上面没有Coleman Shrimp,却有另外一只Urchin Shrimp小黄虾,颜色哦也很鲜艳。

Majo Photograph

身体有点晶莹剔透的某章鱼,白白净净好漂亮。真的不知道它叫什么,查了一本船上的鱼书,也说这个种类是 unidentified octopus.  hm…

Majo Photograph

用闭合手掌大法挑逗它,它也会稍微从全透明变稍微泛黄色橘色,然后禁不住挑逗就会嗖~ 的躲进沙石地。一整个身体都全部缩进小小的洞口里面。 不过,你要是继续挑逗,它会又害怕的从洞里跳出来,然后继续再找另外一个洞口。

Majo Photograph

游动的时候全身展开,真的好好看哦。

Majo Photograph

并不是每一只Coconut Octopus 都是有椰子壳的,有的就是没有壳子没有家好可怜呢。

之前有几次,我曾经发现潜导下水会在BC口袋里面装几个大贝壳。一直以为是他在海下顺手捡起来的的呢,还在想不是说不要带走任何海洋里的东西吗? 南非夫妇有一天,也问过潜导,我昨天给你捡的贝壳你带着了吗? 为什么要捡贝壳,我心中充满各种疑惑。

然后,这个疑惑在这一天终于被揭开了。 原来贝壳是用来讨好Coconut Octopus的哈哈哈。

Majo Photograph

有时候我们会碰到没有壳子藏身的椰子章鱼,他们蛮可怜啦,没有房子好没有安全感啦。潜导带这些大贝壳下海,就是给无家的椰子章鱼送温暖去了。

由于它们很敏感很胆小怕人,我们要做的,是把一个贝壳挂在丁丁棒顶端,然后匍匐在沙地上,远远的把丁丁棒伸出去,伸到它们面前。 椰子章鱼一般会静静的观察一阵子,确保没有危险了,才会伸出一只触角接过贝壳,然后就牢牢抓住不放。

Majo Photograph

第二个贝壳依旧要小心翼翼的递过去,因为它的警惕心还没有完全撤销。 不过这之后呢,就可以靠近一点,用手直接递贝壳给它了。它已经觉得你是它的好朋友,不怕你了。只是如果想要把贝壳再给要回来那就没门了。它瞪着你,很清楚的告诉你说 “我的,我的,全部都是我的!“

拥有了好几片贝壳的椰子章鱼,这下子可以慢慢造一个小房子了,虽然没有椰子壳空间大,不过暂时不用露宿海底啦。

Majo Photograph

又有一只Anemone Shrimp。 比较稀奇的东西真的也不是常常能碰到,所以时不时还是要拍一些常见的熟悉家伙。 这次在蓝壁倒是没看到太多性感的翘臀小虾Squat Anemone Shrimp/Sexy Anemone shrimp

Majo Photograph

一只萌萌白白的很飘逸仙女感的海兔兔。

Majo Photograph

Stone Fish, 大个儿,光是头部就几乎占据了我一个满屏。

Majo Photograph

有民俗风格的海兔,这个花色的貌似就都长不大,我看过很多次,但是每次都是迷你迷你款。

Majo Photograph

Orangutan Crab 红毛猩猩蟹,又见面了呢,不是之前那个同一只哦。它们的长毛会在水随波摆动,真的全部好有喜感。这个小家伙我也很喜欢,名字起的太确切了。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之前我说Frogfish一定要色彩鲜艳才好看,不过见到这只我要稍微收回一点我的话。粉嫩颜色系的也会很好看呀。 这只淡淡的肉粉色,让它一整个少女了起来,似乎它的脸也变得好看了呢。这只还伸出它的触角在招呼引诱它的食物。

Majo Photograph

粉嫩的Frogfish之后,是粉嫩的海百合。我真的还是第一次见到颜色这么少女,这么嫩嫩的海百合呢。 既然所有海百合虾蟹都是跟随他主人的色调,这只海百合身上的海百合虾也是肉粉色与枣红色条纹的。 一整个画面都好美的感觉。拍好回家整理照片,才发现原来不止一只虾在这张图里呢,你能找到另外一只藏在哪里吗?

Majo Photograph

Robust Ghost Pipefish 剃刀鱼,这次前面好几回拍到都是一只的,最后这一天找到一对儿的。 就是吧,在同色系的沙石地背景下,显得不是那么出彩。

Majo Photograph

嘿嘿嘿,你不觉得这个海兔顶端好像萝卜头吗?

Majo Photograph

Ornate Ghost Pipefish,花花鬼海龙。 这一只特别的花里胡哨的,身上有各种色调的红色橘色桃色。搭配它比较晶莹剔透的身体,看起来比较舒服。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特别你注意它的双手, 那个颜色,那是算涂了指甲油的吗?太美啦!

Majo Photograph

这天拍到这个时候,其实我的闪光灯已经有点点小故障,时而就不给我亮了。大概这一天拍片太多,耗电量比较大;二来也是光纤的接触口粘帖的胶布经过几天的海水冲泡,有点点松了。

很美女的长发海兔,身段也很婀娜。

Majo Photograph

这只是丑的可爱的萌态胖胖海兔。如果要做玩具的话,还是这种圆鼓隆冬的更讨喜。

Majo Photograph

Juvenile Harlequin Sweetlips 疯狂的小鱼我们又见面啦哈哈哈哈。 这只小鱼幼年时代,会模仿有毒的西班牙舞娘Flatworm那样子动来动去。头一次在Palau见到时,我们就给了它好记的昵称,导致我一直记不住它的大名。 这只还算很萌,长得有点像小丑鱼的幼年鱼,长大了以后会超级的长残掉呜呜呜。 你们有兴趣的可以搜索一下Harlequin Sweetlips, 那简直就是从小龙女变成了猪悟能啊!!

Majo Photograph

Pipefish一只,与之前拍得花纹不太一样。

Majo Photograph

然后,这次,我终于收集齐全了各种年代的 Ribbon Eel 五彩鳗 身份证照。 它们幼年少年的时候是没有性别的,颜色是黑色;之后成年会变成蓝色的,性别转换为雄性;蓝色的状态会维持的比较久,后期还会有一段时期是雌雄同体;到了晚年,五彩鳗鱼会变成纯粹的雌性,然后颜色变成全部的金黄色。

基本上,蓝色的五彩鳗最常见,黑色的少见一点,黄色最稀有。 不容易啊,我花了三年的时间,才看全了他们呢。 不过wiki说五彩鳗的寿命还蛮长的,基本都会有三十几年的。 下一次,希望能拍全一整条五彩鳗的身影呀。

Majo Photograph

Banggai Cardinalfish,长得很特别的小鱼,处在好看与难看的之间。它们跟小丑鱼一样栖息在珊瑚海葵丛中,也是一群一群,有大个儿的公鱼保卫家园。 我在其他的地方很少见到这个品种呢,蓝壁却有好多好多,数量甚至超过小丑鱼。据说它们有个很美丽的中文名字叫做 泗水玫瑰。

Majo Photograph

在这个潜点我们还路过一个 Oyster Farm 牡蛎养殖场。 一排一排被关在笼子里面的牡蛎,密密麻麻挂满了一大片区域。我们在下面潜过,抬头望上去,那个感觉说不出来的诡异。 让我一直想到鬼吹灯盗墓笔记里面描述的那种悬挂在各种山洞秘道顶端的异物。 尽管还是白天,但是海下幽兰的色调让一切更加阴森森。拍了几张图就赶紧游离开来。

Majo Photograph

到这里,蓝壁初次的潜水旅行已经接近尾声。最后一潜也马上就要升上水面了。 已经基本看到了所有最想要看到的东西,其实是算满足的。就是,好像,似乎还有那么一点点小缺口。还缺少一个可以让我尖叫的moment.

相机这个时候已经显示还有一格的电力,Horine也已经开始带着我们上升。在几米的海域停留时,又碰到一只乌贼。 圆鼓鼓的肚子,身上的花色不断的闪烁,时深时浅,突然我就觉得好漂亮呀。跟着他拍了好长的一段视频。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这时候我们已经升到了2米左右的地方,这里靠近一块岩壁,浪流很强烈,人在那边都完全无法静止不动。此时就看到Horine一个人游开,跑到珊瑚岩壁那边埋头也不知道在干啥。 这一天其实潜店主管 Kathrin 也跟着我们一起下水了,她也是没明白Horine的举动。

见到Horine一直没动静也没指示,那我们就在附近等他一下喽。顺便拍一下这只海兔。

Majo Photograph

后来,我真的没有想到,从岩壁那边游回来的Horine,手心捧着一只Harlequin Shrimp!!  他小心翼翼的把这只摆在一快珊瑚礁上,然后又返回去捧了第二只过来!原来,刚才Horine一直在岩壁那边埋头苦干,是在找寻Harlequin Shrimp啊!!!

Majo Photograph

上面这个是第一只,比较偏红色系的。前面一天我看到单独的一只,那个是蓝色系的。

Majo Photograph

我想,红色跟蓝色应该就是雌雄的区别吧。 真是没有想到能够拍到一双的。一下子兴奋的我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就一直咔嚓咔嚓咔嚓不停。心里面琢磨着,把相机电全部拍尽算了。起初是我们几个人轮流拍着一对儿,后来南非夫妇不知道跑到另外一处岩壁那边干嘛去了,我就一个人独霸这两只小家伙,拍到相机电力最后一格也开始猛烈闪耀红色警告。

Majo Photograph

我以为这就完了,要升上水面了;没有想到,万万没有预计到也从来没敢想过,Horine又指示我游到岩壁那里,指给我看岩壁珊瑚礁缝隙里面的东西。 我完全没有意料的,惊喜的发现,那个岩壁缝隙口,有两只巨大的Harlequin Shrimp.  这个时刻,就是我要找的可以尖叫出声的moment啊!!!!

Majo Photograph

两只巨大的油彩腊膜虾,有我的手那么大。此时微距镜头已经完全拍不下他们的全身了,我必须摘掉镜头才能让他们入镜。 我兴奋到几近疯狂的状态,感觉好不真实啊,不是在做梦吧。

Majo Photograph

小只的那些油彩腊膜虾,大约就是一个半指甲的大小,虽然看着美丽但是感觉好脆弱。这两只大家伙的,长大了却完全没有长残,而且大只的爬动起来也十分优雅。他们身上繁琐的盔甲会随水流轻轻摇摆,色彩又是那么绚烂,真是大自然完美的一个创作。

Majo Photograph

拍片的时候我一直没发现他们的眼睛在哪里,一时还总会觉得前面大爪子上方那圆圆鼓起来的两个包是眼睛呢。 其实那两个是眼睛的话也不会有维和感,只会觉得哇好大个儿的眼睛呀,像是皮皮虾的眼睛一样。 后来,在我修了接近40张Harlequin Shrimp的图之后,最终发现他们真正的眼睛在哪里了。上面这张图里,那只蓝色的虾的眼睛非常明显哦。 其实也不难猜,其他的品种的虾子,眼睛都差不多长在那个部位了。 只不过这一只挂了太多花里胡哨的东西,比较容易搅乱视觉。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闪光灯打在他们身上太多次了,他们也有点害怕,会想要躲回去岩壁缝隙。红色的那只,我就先认作是公的好了,比较不怕生,还会一直往外爬;蓝色的比较怕生,到后来就一直躲在红色的臂弯下。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我给他们拍了单独的写真照,又拍了合影,又返回去拍写真照。真的完全拍不烦的,或许虾虾们早就烦透了。

真的是,我一直拍到耗尽了我相机内所有的电量!本来大只的这一对儿还想要拍一段视频来着,但是真的一点点电力也没有了。 不过我想自己也拍足够了,拍满意了。真的没有想到能看到这么多只,还有巨大只的。

我告诉Horine我拍好了,我们可以走了。 临走前,我看到Horine小心翼翼的把这个岩壁的缝隙又给遮挡起来了。油彩腊膜虾们在里面应该不会害怕了,不知道的人也不会知道这边有它们,这里是我们的秘密基地。呵呵。 另外那两只小的油彩腊膜虾,Horine也有小心翼翼的把他们捧回到岩壁缝隙原来他们的家里。 那个缝隙里还有一只再小一点的虾,Horine没有舍得把它给挪出来。  这些小细节他做得非常温柔小心, 完全是爱护海洋,尽量保护海鲜小生物的一个姿态。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将一切恢复原状后,我们大家满足的升出水面。然后我发现,这一潜 Horine 竟然破例了,最后一潜他竟然让我们在水下待了72分钟!! 虽然气瓶中的气我还剩下100 bar。难道说因为知道今天这是我最后的一潜,他特别最末送我一份大礼包,油彩腊膜虾让我看了拍了个够。我笑的脸都开花状的一直不停的跟他说非常感谢,说我感觉这次的潜水经历实在是太完美了。

后来返回潜店,我也一直不停的跟所有人说我看到5只油彩腊膜虾的兴奋。住隔壁的潜水教练问我是不是在XXX看到的虾,我说对啊;她告诉我说,那两只大个头的,是她最先发现的呵呵呵。  我决定把这个潜点当作一个秘密基地,如果你有幸去蓝壁也看到他们,那是你幸运;要是不知道它们在哪里,那么就让他们安静的在那边生活吧。或许你可以去找Horine带你去看。你带着我去也可以,“有一个地方,只有我们知道。” 嘿嘿嘿 =P

LembehStrait_diving158

初次的蓝壁潜水旅行让我很满意,小惊喜虽然不多,大惊喜却让我心脏麻痹哈哈哈。 还有一些张没能穿插进博文的图,或者是拍太多但是觉得不贴不太对的起的图,我拼了一下。右上方那只海马其实拍得很有意境的,只是因为是竖图,没办法弄成宽屏的剪裁。

Majo Photograph

蓝壁是一个好地方,虽然过来的路程比较遥远与小波折一些。不过啦,现在对于我来说,麻烦不是事儿,想不想去,有多么想去才是事儿。再远的地方,准备好了,绝对再长途跋涉还是一定会去的。 蓝壁海峡~ 我们下次二刷再见呦!!

Advertisements
标签: ,

One Trackback to “蓝壁海图(下篇) 以油彩腊膜虾的完美盛宴结尾”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