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七月 15th, 2015

七月 15, 2015

蓝壁海图,海峡里各种奇妙的小生物 (上篇)

由 Majo

我的潜导 Horine, 是一个看起来很和蔼老实,但实质上非常严厉老练的潜导。他比我之前任何接触过的潜导都要严谨。不但下水前的 briefing 做得一丝不苟,而且潜水路线图画的超级仔细的。假如某一个转弯角度画的不够确切,他还会擦掉重新画。 各种下水前的检查也是做得非常的仔细。 在水下的时候,每隔一会儿就会打出询问大家状态以及用气量的手势。

Horine也有缺点,就是走得(游得比较快)。他本人并不太拍照,所以不太会等你,而且每一潜都非常死板的一定要严格控制在60分钟,不会给你超过5分钟的。蓝壁的海水,能见度比我想象的要差很多,可以说是至今我去过的地方最差的一处了。不过这也是啦,这里是Muck Diving的圣地,水不Mucky浑浊怎么行呢?

最开始的时候我有些不习惯,毕竟之前专门水下摄影去的Anilao, 甚至夏威夷大岛,约旦死海,潜导都会给充足时间拍照,而且会紧紧跟在你左右。 在蓝壁呢,好几次我在伸手前面3米看不到任何东西的地方孤单一人漂浮,完全不知道自己身在何处要往何处去。 那种环境着实有些可怕,好在每次我就硬着头皮朝一个方向使劲游,然后游啊游总能模模糊糊再看到一些宛如厚雾之中的人影。

在去蓝壁之前,听闻那边是各种小东西,细如发丝的生物的天堂,海下微距摄影的诞生地。我以为,都是小东西的潜点一定都非常的浅;可是实质上,每次我们潜下去都会最深抵达20几米。这次,因为潜的频率比较多,也都有深度,所以有好几次潜水电脑狂叫的时候。

我用的潜水电脑非常敏感,设置也很保守。以前用它时,偶尔在水下它也会叫,这次叫的次数尤其多;好像从第二天开始每天都叫一次。一般它叫的话,就是我的身体里累积了太多的Nitrogen氮气了,超过了 No Decompression Limit.  我记得最多一次我的deco obligation显示了一百多分钟!!从前,一般我都不在乎,因为deco obligation数字只有个位,稍微上潜一点点它就消失了。这一趟,好多次直接从两位数就给我飞速的飙到三位数,而且每次都是在我找到某个好物,还没拍到好照片的时候。

有一次,我虽然听到了潜水电脑的警告叫声,但是想要拍完眼前这个小东西再走。就只见Horine一把抓住我的胳膊,拽着我就往上升。呜呜呜~导致我没拍成想要拍的东西。当然,我知道这是他尽职。那一潜,我基本30分钟都是呆在6米深的水处,没啥东西好拍,只有各种大景色。 这时候就又想到,要是有高氧证就好了,用高氧Nitrox可以少吸入很多氮气,然后能够在水下深点的地儿待得时间更长。

LembehWishList

上面这个list,是我抵达潜店的第一晚,征求各方意见以及自己的喜好列出来的 Wish List 想要看到的东西。 5天潜下来,基本清了1/3,而且我最想要看到的其实都看到了。有几个特别特别稀罕的例如Bumblebee Shrimp, Rhinopias,Hairy Goby… 也没指望能见到,只是列出来以防万一人品大爆发呵呵。还有几个这次没在蓝壁见到,不过其实曾经在别处见过,例如Skeleton Shrimp骷髅虾,还有Hairy Frogfish。 哦,说到骷髅虾,其实有擦肩而过。当时那一堆骷髅虾,被潜友意大利大牛Alberto老先生霸占;那我那严格遵守各种规章的潜导Horine就特意带我们远离那一个地方,让人家能够不受干扰拍照。 结果Alberto先生拍了整整一潜60分钟的骷髅虾,自然就没有我们再过去拍的份儿了。 蓝壁的潜水员真的是,如果有一伙人在拍某个生物的话,其他人绝对不会去凑热闹,都会远远的离开去别处呢。

好了,还是先赶快进入主题好了。下面就来秀一下这此在蓝壁,用我的G12小相机拍下的种种吧,个人感觉某些张的确还是小小有进步的,对比13年在Anilao二刷时候的出片《Anilao Take 2》2013阿尼洛18潜照片记录 https://majohouse.com/2013/06/26/anilao2013/ 。大家可以看一下然后帮我评估一下呵呵呵。 要是真的退步了,那其实也有情可原,毕竟是一年半没在海下摄影,真的完全的有点生疏掉了呢。

read more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