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城堡’

六月 8, 2016

Dubrovnik 最梦幻的打开方式

由 Majo

现在时常想起来,我依旧还是觉得非常不真实不可思议。我会怀疑自己曾经亲眼看到过的景色是不是只是梦一场,每一次翻看照片,这种感觉就更加的强烈。

Dubrovnik_View_00

一眨眼,与“最爱”相见已经整整过去两年。 这七百多个日子里面时常都会想到她,闭上眼睛还能清晰在脑海里看到自己站在那个白色的阳台上,看着面前不真实的景色。 一直也没舍得把游记全部写完,隔上几个月更新一篇,把我对那里的爱又加深了一层。 现在,趁着两周年,更新一篇,最美丽的一篇。 就像是我之前写马尔代夫Conrad Rangali 的时候说“ 在这里躺着什么都不做,都值回票价”; Dubrovnik 是“在这里,就静静的坐着,看眼下的风景,都值得你跑大半个地球过去。”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十二月 10, 2015

金色夕阳下,Take a Stroll on the Dubrovnik Old City Wall

由 Majo

Majo Photograph

飞机降落在杜布罗夫尼克机场的时候,中午的亚得里亚海阳光正明媚。 提取了事先预定好的车子,顺着海岸线开去城里的小民宿。


沿途,右边是连绵的绿色植被茂盛的山壁,左边是每一分钟甚至每一秒都让你惊艳的海岸线。 沿海公路我不是没有走过,大名鼎鼎的加州一号太平洋公路,这些年应该也有走过至少三次吧。从杜布罗夫尼克机场去城区的这条道路,其实与一号公路颇有相似处;不同的是,太平洋的海汹涌寒冷,有一点点的灰调,给人仿佛要被吞匿的危险紧张感;亚德里亚海岸线,是平静温暖的,如蔚蓝绸缎般的海面,点缀着星星点点绿色的小岛,沿途的那些红顶的米黄色房子,感觉都在伸出他们热情的双臂欢迎你。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论海面的平静,这一段的亚德里亚海比较像在圣托里尼看到的爱琴海,放松的意境类似。比较大的区别只是把白色蓝顶的房子换成了米色红顶。在圣托里尼我曾经花了一天的时间沿着悬崖路徒步从Fira走去Oia, 见识了她最原始美丽的面貌;此时坐在车子里的我,望着左边的亚得里亚海岸线,只恨自己不能够下来走路进城。 (上面两张照片是之后几天沿途拍的,第一天的路程,因为要看路,没停顿拍照)

read more »

十月 21, 2015

Lake Bled: 最美光线下的绿松石土耳其蓝

由 Majo

Majo Photograph

许多年前,我就是被网上一张类似上图色泽的照片所吸引,因而知道了一个叫做布莱德湖的地方;以及那个往往被人们忽略,但其实有很美自然风景的国家斯洛维尼亚

出行前做功课时,慢慢了解到,想要拍到上面这种色泽并不容易。由于是冰蚀湖,所以湖水的色泽取决于阳光的光线。只有在顺光的大晴天,才能有这样子绿松石的色调。 阴天或者逆光的时候,就是我昨天拍到的那种池塘绿了 https://majohouse.com/2015/10/09/lakebled_day1/

那~ 什么时候是顺光呢? 答案是上午。大晴天的正午前登高俯视,就都是这种美丽的色调;然后最好不要是正午上去,因为头顶光线照射拍人像就不好看了。旅行团们其实一般也都是下午才会过来,上午的景色不但最美丽,而且人会稍微少些哦。

read more »

标签: , ,
六月 8, 2014

在绝美Dubrovnik的每一餐

由 Majo

用这一篇来开头,正是因为杜市的美食与用餐环境为我对他的喜爱度加分了许多.

在旅行者的心目中, 巴黎街边的咖啡厅是悠闲充满浪漫气氛的;巴塞罗那的La Rambla大街的海鲜餐厅美味且充满热闹气氛;如果我再送你一个绝美无敌的悬崖海景,这样就是杜市了。 哦? 你说希腊小岛也都是这种调调的,那~ 我把餐厅变宽敞,再附赠你古堡一座,这样是不是就有比较特别了呢?

在Dubrovnik的第一餐,是夕阳后信步走下古城墙,在古城门外近处找的一家露天餐厅。餐厅紧靠古城,同样位于悬崖上方,低头看下去就是亚得里亚海湾。研究餐厅门口Menu的时候,店员走过来微笑问好。她问我们是否第一次过来,有没有在她家吃过;若是没有的话,那么一定要尝试尝试,I eat here everyday, this is the best place.

这就是热情友善的克国人民。他们多数讲着perfect English, 面带灿烂的微笑,就犹如他们的阳光一般耀眼。

MajoHouse_BlogPhoto

read more »

八月 9, 2013

在绿宝石般露易丝湖之畔,美人鱼与花栗鼠的故事

由 Majo

讲到加拿大的班芙国家公园,就不得不先说说Lake Louise,这个四面环山的冰蚀湖Glacial Lake是那里的象征性景点。

MajoHouse_BlogPhoto

露易丝湖最初被原住民名为Ho-Run-Num-Nay, Lake of little fishes, 源于湖中生长繁殖的几种小鱼类。 1882年,当地一位铁路员 Tom Wilson 在原住民的带领下,成为了第一个见到这这座湖的白人。 Tom给了湖一个英文名字, Emerald Lake, 正是湖水带给了他犹如绿宝石一般的翠绿透彻感。绿宝石湖的名字并没有被人们记住很久,1884年,她又正式改名为 Lake Louise 露易丝湖。最后这次,是得名于英国维多利亚女王的第四个女儿 – Louise Caroline Alberta 露易丝公主。公主的驸马曾经任职加拿大总督。 很多人会把Lake Louise的中文写成路易斯湖,不过我偏爱露易丝这几个看起来更女性的字。

露易丝湖水的颜色,取决于周边的冰川。每年的夏季,千万年的寒冰在挤压融化的过程中,带着被碾磨的极其细碎沙尘混入湖中。由于太过细小轻于水分子,这些细沙尘无法沉淀,与水混合在一起,在阳光的反射下呈现出绿松石般的颜色。所以,不同的季节过来湖畔,看到的湖水颜色都是很不同的。 冬季的湖水偏墨绿更加透彻见底,六月冰川开始融化,水中粉末含量变多,颜色开始变浅变蓝。 最美的牛奶蓝绿松石色,只有在7-9月间才能看到。

虽然没能够在湖水最美丽的时间来访,但五月末刚刚开始破冰的湖,还是给我留下了很深的印象。这时候,空气里还能看得到哈气,雪山和密云的包围下,湖面显得更加冷艳。

MajoHouse_BlogPhoto

read more »

标签: , , , ,
七月 29, 2012

记忆中的伦敦

由 Majo

趁着伦敦2012奥运会正热,我也凑热闹翻出来早年2004去伦敦玩的拍的照片整理一下。 炒个冷饭。

那时候,还没有变成拍照控,照片不多,而且还全部都算是小相机拍的。 说真的,今天再看,会觉得有点拿不出手。不看本身原片的像素一类的,就光看构图还有给照片注入想法这一点来说,真的是实在菜的有点汗颜。 不过那也都是第一次,想要好好开始拍片的旅行。

那年,我处在人生的低谷。每天无所事事,不知道自己将来在哪里,是否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辈子下去呢? 那时候,每天过得很糜烂,早上起来就是刷BBS, 刷到中午下午,然后去上课或者去part-time;如果没有课也没有工,那就刷到不想刷了,然后看日剧,逛街,睡觉。或许,现在看起来,这个似乎是很美好的生活。可惜,当时没有底气,没有后盾,没有自信,什么都没有,那种闲人的日子只是徒增自卑罢了。

当时最开始刷比较多的是美容护肤版,后来慢慢开始转看旅游论坛。当时还没有加入穷游,看比较多的是一个叫做LKCN的英华园旅游论坛。在哪里,我被一个网名Bobofly的女生写的游记感动到 http://lkcn.net/travel/content/category/13/136/115/。她一个人,在欧洲大陆自助游了应该有两个月吧。她游记写的很详细,很生动有趣。后来我又发现了Yuaner http://liuyuaner.wordpress.com/ , 她都是早期我的偶像。看看人家,再看看我自己,我更汗颜了;很多时候看游记都看到流泪。倒不是我对自己日子的悲惨而痛哭,我是对照片还有语句中的地方感动,然后心里面发誓总有一天我也要站在那个地方!

我要庆幸,家人似乎有感受到我的郁闷,所以准许我可以出去放风。这点我是没有想到的,因为以往父母对我是非常之严格。早年我不在他们身边生活,基本也就没有被宠爱过,都是差不多自己琢磨着长大的。之后和他们一起生活,太多年的隔阂导致到最后貌似只有学习,正道这种事情可以说说。 所以在还没有摸索到所谓的“正道”的关口,我爸竟然可以同意我出去玩,实在太意外了。

机会得来不易,就算是之前没有这种经历,这个机会也务必要抓住!那一次之前的出国旅行都是父母操办,我只跟随;那次之前,我自己张罗过的旅行之限于美国内,最远也就从西部飞到东部。 花了两个星期,从机票到住宿到交通还有景点,我一个人慢慢摸索着全部搞定。这个过程很幸福,一直到今天我都会很珍惜每一次旅行计划的时间。

然后,就是上路了。第一站决定落地伦敦,倒不是我对他多么的向往,只是觉得顺路吧。那年春天的路线是 英国 – 法国 – 意大利。 再来堂哥当时在英国求学,多年未见也正好探望。(说实话,呵呵~ 早年很多我的旅行都是plan around家族里面的人。大概看在我相对比较自由的情况下,就正好充当家族的小信使,到处探望然后转达信息。比如那后来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都是因为要探望去那里求学的堂弟堂妹

初春的伦敦,和湾区的冬天差不多。在那里的那几天,虽然雨并没有天天下,不过却一直都是阴天。

read more »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