舌尖上的 Maasai Village

由 Majo

遍布在肯尼亚南部以及坦桑尼亚北部的马赛村落,属于那种你不去一定会想着,去了大概会后悔觉得不值得的地方。 尽管如此,第一次到东非大草原旅行的人们,都还是会找机会去瞅瞅这些原始的部落。

Majo Photograph 
在馬赛馬拉保护区,能看到很多在那里生活的马赛人,他们多数时间都是在放牛放羊。初见马赛人,觉得他们身材瘦长,腿倍直,那身形就是模特啊模特! 搭配上他们貌似随便裹在身上的艳红 桔黄 魅紫色 布衣,简直就是无论走在哪里都是一处风景。 我们在马赛马拉第二天的行程中,就包括了去参观马赛人生活的村落。

Majo Photograph

那时候刚好是快要夕阳西下,温暖的光芒整个照耀在马赛马拉大平原上。马赛人们鲜艳的衣服也被衬托的格外耀眼,特别是草原上其实除了大地色以及绿色鲜少有艳丽的颜色出现。 Game Drive寻找动物的时候,专业人士都会告诉说,尽量穿素色衣服哦。

Majo Photograph

因为能参观的马赛村,都是有跟各家旅行社签好约的,我们开到村落的门口时,就有很多年轻的马赛男人们在村口盛装等待迎接我们。一位看起来年纪较长,有一定权威的大哥首先来跟我们讲解参观过程。他告诉我们说,村子里面住的都是一家人,确切的说都是一个grandpa老爷爷的儿孙们。他们一起生活,财富共享。村内当然不能通婚,一般都是与隔壁村子联姻。 他等一下会带我们进村参观他们的生活方式,照片随便拍,完全没有限制。

Majo Photograph

初步说明完毕,村里的年轻男子们,开始排排站,上演迎宾大仪式

一位貌似这村里长得最帅的马赛青年,戴上了动物皮毛做得帽子,吹起了羚羊角做得号子。 号声中,马赛人开始低鸣 heeee-yaaaah-waaaahheeee ….. yooooo-waaahhhhhh…. 跟着节奏在村外转圈,并向我们站的地方靠拢。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说实话,不知道那些低鸣的音调是什么意思,夹带着很强的风声,听起来还有点慎人。再加上他们真的就一排使劲的向我们走近,害得我一直停不住往后倒退。这是他们的欢迎方式,Welcome Dance

Majo Photograph

唱歌跳舞结束,开始秀技能。马赛男人们,最强的技能就是能够跳得非常高。据说,青年马赛男,跳得越高地位越高,能被封为武士,也能够得到更多的牛。马赛人的小牛与小羊是他们的命根子,是他们用来衡量财富与生存的主要物资。在他们的社会里生存,牛羊就是金钱,可以用来换取老婆与物质。女人,长得越漂亮越能干的,就需要越多的牛来做聘礼。貌似,最底价是20头成年牛换一个老婆。 据说,如果你摔坏了或者弄伤弄死了他们的小牛小羊,马赛男人是会来要了你的命嘀。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他们的跳跃,与其说是技能,不如说是天生才能。这肯定与他们的祖辈常年与动物野兽为邻有关系,基因密码中就烙印着他们能够跑得快,毫不费力的跳得高。我发现,他们不但不用下蹲就能跳很高,而且跳起来之后,在空中还能再蹬一下腿让自己跳起的高度再提升一点点。 Majo Photograph

(小露馅的镜头:最左边的马赛青年,红袍下面穿得可是非常的现代美式休闲风格 嘻嘻)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所有站在村外的马赛武士男们,都会挨个跳过一遍。意犹未尽的甚至全部跳完后,再来轮一遍。某些跳得非常高非常好的人,众人也会推他出去再多跳那么2-3回。俺们看热闹的,在旁边也会尝试跳那么两下,结果发现自己跳起来的高度还没人家高度的1/4哈哈哈。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大家都跳够了以后,我们开始进村。 大家在马赛人的环绕中,蹦蹦跳跳快乐的进村了。一位好心善解人意的马赛青年,还拿过了我的相机,说帮我拍进村照片。 他们绝对都是有经验的,用单反麻顺流嘀,抓拍能力一级棒。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于是我就觉得自己好像是“鬼子”一样的闯进了村子。村子里面的世界,与村外截然不同。

Majo Photograph

看过人家的游记,我当然知道what to expect。 只是,影像是一回事,真的站在那里了,除了影像之外,还有听觉,感觉,嗅觉的冲击。对的,嗅觉!

走进马赛人的村子,迎面跑来几个可爱漂亮的马赛小孩。首当其冲的是一个年纪最小的小男生,衣服款式看起来很不错,但是有些破旧并且很脏了。小男孩在我身前停下来,用超级清澈的眼神期待得看着我的相机,露出天真的微笑,缺了几颗门牙的样子实在是可爱。到此为止,我描述的这个画面都是非常美好的。可是,如果我说,在这个画面中加上几百只苍蝇,才是那最真实的场景。你~ 还会觉得可爱吗?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马赛村子内,可以用遍地牛粪来形容。在这里,你踩在脚下的不是黄土地,而是牛粪粪。正因为是这样,所以整个村子内全部被苍蝇环绕;我并且深深的相信,就我这样小心翼翼提着裤子的走了几步,应该都不小心踩死了几只行动缓慢的苍蝇吧。


尽管我的全套衣服都是早上新换的,清晨我还有起来洗过一个澡,甚至出发Safari前我还貌似喷了香水,此刻身上还有轻微的余香。就算是如此,依旧无法阻扰苍蝇在我身上停留。我已经不敢去仔细看仔细数有多少只了,因为就连我那冷冰冰黑漆漆的相机上都趴着有十几只。按快门的时候手上又会飞上去七八只。平日里有一些洁癖的我,此刻连说话都不敢。我怕会和那个小孩子一样,嘴一张就会飞进无数苍蝇。

什么是“吃苍蝇的感觉”,踏进马赛村子后我表示已经能够深刻体会了。尽管我刻意的把嘴巴闭的紧紧的,但是还总心理作用感觉有东西飞进嘴里。 在好奇我这篇游记名字的看官们,你们现在知道了。舌尖上的马赛村说得不是美食,而是一种心理感受。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这是一个长得很漂亮的马赛小妹妹,看她脸上很干净啊,可是依旧非常招惹苍蝇。而下面这张马赛小弟弟,也就是一进村就来迎接我的那位,我怎么都觉得他真的在吃苍蝇啊。每次他一张嘴大笑,就有好几只停靠在他的大门牙上。

Majo Photograph

努力去忽略苍蝇的存在,开始听村里长辈介绍村内的状况。

马赛人的房子,都是用树枝泥土以及牛粪搭建的。造房子的任务都是女人的。一般建造一栋草屋需要3-4个月,然后居住寿命只有9年。倒不是说这些房子不坚固,而是他们会受到Termite白蚁的侵害。草原上白蚁特别特别多,路边随处可见高过人,体积跟车子一样大的白蚁窝。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每过9年,一个马赛村落就会整村迁移。所以他们的日常生活所需都是最基本的。孩子们也没有特别的玩具,村子里面的各种角落就是他们玩耍的天地。大些的孩子会帮忙照顾小baby,好让他们的妈妈能够有时间盖房煮饭。当然啦,这些孩子中适学年龄的都有去上学,学校在村外不远的地方。

背景中那些花花衣服,是洗干净 晒着的衣物。他们也都不需要各种储物柜。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大概概括的看了一下马赛村的全貌后,我们被召集在村子中间的空地上。马赛人开始表演他们另外一项技能给我们,钻木取火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听起来感觉貌似很简单嘛。那个电影里面的猿人啊,野外求生啊,饥饿游戏啊啥的,都是蹭蹭蹭两下就火光闪闪了。

实际上呢,这个手法还有速度都非常重要的。速度不够快,或者木头接触的不够密实,都完全只能冒点白烟火,大不了有几个火星子,要到能点着的程度可是费老劲儿了。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第一次尝试,很快的,木头接触的地方就冒出了很多白烟,随着木头渣子越磨越多,烟雾也越来越多。只是,完全只有冒烟而不见火苗,木棍的顶端完全的没有着起来。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如此持续了2分钟左右,未果,换人。 第二个接手钻木取火的红格子衣服马赛青年,只见他双手搓木棍的速度一直在加快,比第一位蓝格子马赛男要快上那么2-3倍的程度。 这一回,白烟虽然没有上一次的多,但是却非常浓,而且都聚集在木棍的顶端。 3分钟的高速度搓磨旋转之后,木棍的顶端已经发红色,而地下垫着木头的铁剑上,落下了厚厚的一堆木渣子。

Majo Photograph

用已经烧红的木棍头,点燃旁边准备好的干草。 慢慢的再吹,小心的保护着防止风吹灭。白烟越来越多,火苗越来越大。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最后,终于, 全部过程大约6分钟,我们最终见识到了熊熊的大火苗苗!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赶紧的扑灭了大火,表演项目到此就告一段落了。 全部聚集在村中间的马赛男人们也开始慢慢散开回家休息去了。空档俺们赶紧抓了几个一起来拍照,他们还是非常乐意的,有的还热情的把他们的大裹布给我们围上做造型。 他们,比佩特拉的贝都因人要大方好多好多啦。

(整理照片的时候,放大了这张看时候才发现,这张我脸上都趴了苍蝇啊啊啊~~~)

Majo Photograph

参观的最后一个环节,就是马赛人会带游客们去他们的家里面瞅瞅。 因为他们的房子里面不是很宽敞,每一户人家只能接待两位客人。 我们分别被带入了两家人的房子内,其实这些房子内部构造是完全一样的。

说实在的,我并没有非常想要去参观他们的房子,房子外面的遍地牛粪以及漫天飞舞的苍蝇已经让我有点受不了了,进到里面去会咋个样子啊!! 无奈的跟着一位马赛男走到他家门口,只希望赶紧进去赶紧出来不想要停留。

迈进大门,这房门并没有马上就通到屋内,有一条狭窄的走廊要绕一圈才能入屋。 大门口绑着一些枝叶一类的东西,后来知道那些是用来熏苍蝇与蚊子的。 让我庆幸的是,一走进那个小走廊,其实就已经没有苍蝇了。就是屋子里面非常黑暗以及闷热,只有小小的一个窗口透露出一些光芒。眼睛需要努力适应一下,才能看到屋子中间微弱的火苗。

进了小黑屋,主人让我们坐下来。我摸索着到了墙根,才好不容易发现那里的木板子简陋长椅。主人家坐在火堆边的小板凳上,开始跟我们讲解他们的房屋构造。

Majo Photograph

马赛屋子内部其实格局还蛮多,空间基本上是被隔离成五个部分。 中间是厨房炉火,他们在这里煮饭吃饭,聊天开家庭会议。厨房一侧敞开的空间,是孩子们的床铺;厨房另外一侧呢,有一个80%封闭的隔间,那里是这家父母的卧室。在屋子的侧面,还有一个隔开的房间,本来以为那个是厕所呢,询问下才知道是客房。最后,屋子墙外还盖了一个隔间,那里是晚上给baby cow牛宝宝们睡觉用的地方。 马塞马拉里面野生猛兽多,大多数又都是夜间出来捕猎的;爱惜牛羊如生命的马赛人,当然视牛宝宝们如自家孩子一般的重要。 成年的大牛们也重要,他们晚上会赶着牛群到村子中间的空地过夜,这也就解释了为啥村子里面遍地牛粪的原因啦。

马赛屋子里面没有厕所与洗澡间,如果需要方便的话,就出屋子到旁边的bushes灌木丛中解决。

他们的主要产业是畜牧业,养牛养羊。并不是不会种地或者没有土地可以耕种,而是大面积种植蔬菜水果在马塞马拉平原里面实在太不现实。农作物都会被大象偷吃或者践踏破坏掉,除了大象之外还有很多猴子羚羊水牛等食草动物会来偷东西。 现代的马赛人,日常食物很多都能够从market里面购买,他们自己会耕种一些的庄稼只有Maize玉米类;除外最多也就是自己村子里面随便种点小东西罢了。

接待我们的那家马赛青年,已婚,并养育了有两个小孩。此时他家一个儿子正趴在床上发呆。 马赛人是能够一夫多妻的,其实肯尼亚一夫多妻制度也是合法的。好奇的我,在介绍完毕后的提问时间里,就问了我们这家主人有几个老婆啊。他害羞的笑了笑,说目前只有一个老婆呀;娶老婆需要很多牛哇,他还在努力攒牛中~~

Majo Photograph 

在他们的屋子里面坐了一会儿之后,就貌似有些习惯了。虽然有点闷,但房子内真的一只苍蝇都没有,东西虽然简陋但是都摆的好好的。 当然,我们只能看到最基本的生活用品,完全没有电器没有任何华而不实的装饰物。

主人家说,村子里面的孩子都会去上学的,游客捐的款项都会被用作教育。说着他们摸出来一堆手工艺品,问我们要不要慈善购买啊。 嗯~~ 这里就有点点过了哈。 虽然都没想要买,可是还是抵挡不住热情,被他们给套了个铜做得手环在手上。他们说,先戴着玩吧,想要就买,不想要离开前再脱下来。

(上图两张照片来自贝与鹿爷参观的那家。我参观的那户,我只有最后用手机按了两张。实在是一开始有点被吓到啊,所以完全没有想要拍照的)

Majo Photograph

参观完了房子,其实就差不多结束了,不过,怎么说最后还是要去看看他们的命根子宝贝们才能算是圆满嘛。 村子后面,有几个栅栏,里面分别圈了很多小牛与小羊。 小牛棚里面密密麻麻的好几十头小牛啊,非常有国内黄金周各大景点的人潮架势。白天小牛牛在这里呆着,晚上会被领到各自的主人屋子里面去睡觉。

Majo Photograph

隔壁的羊圈就空敞很多了,除了两三只小羊羔之外,还有两只据说比较脆弱的小牛而已。 马赛人说我们可以进去羊圈玩,还给我们抱他们的小羊羔拍照。 小羊很乖哦,抱着就跟小猫小狗一样也都不会乱踢。

大家轮流抱羊拍照后,最后一个鹿爷拍完后不知如何放羊到地上,结果硬生生的把小羊从一米多高的地方摔在了地上。 小羊瘸着走了两步,也不知道有没有脑震荡或者骨折内出血一类的;反正为了躲避马赛人可能的追杀,俺们用最快的速度逃离了羊圈。 可怜的小羊羊呀,虽然后来看到这一切的马赛大哥说没事儿 it’s okay.

Majo Photograph

跟着一群村里的孩子,我们绕到了村后外面的空地上。 在这里,村里的女人们,以及大一些女孩儿们,已经摆好了一圈的纪念品手工艺品让我们参观选购。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虽然说是看看就好,不一定要购买;只是这个架势摆在这里了,你要是啥也不买就好像觉得不太对一样。 还好,这里的人真的也不会给你推销,她们摆了一地一台子,也只是默默的坐在或者站在那里看着而已。 那好吧,我就摆出一点兴趣来瞅一圈好了。

Majo Photograph

后面的这些女人们,都如男人一样是光头的发型,这点我十分好奇。 后来在其他地方,非城市的地区,看到的女人女孩们也都是光头的。就连学校里的女学生都是这样子。 要不是女生们一般都穿了裙子,真的猛一下非常难分辨他们男女。

Majo Photograph

这位马赛阿姨的气质最尊贵,架势与衣着也看起来最有气质,我想他是不是村里长老的老婆?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Majo Photograph

见我们根本没有心思购买任何东西,她们后来也就完全无视我们了。 到了最后,我们反而对摊子边上玩耍的两只狗狗更感兴趣了起来。

Majo Photograph

时间差不多了,是时候要离开了。 当然啦,最后为了马赛人的教育工程,我还是花了$20 + 1000 Kenyan Shilling 买下了他们戴在我手上的那个铜铸的手环。 后来某一天,戴着这个手环在某纪念品商店休息的时候,被老板告知,此手环其实有药物功效哦。 如果把手环放在热水里面小煮上几分钟,拿出后擦掉水分晒干放凉,佩戴在身上能够消除黑痣晒斑与暗疮。 哇~ 听起来太好啦,女生之友啊有没有。 不过我回家后还没有找到空儿煮手环,所以有效没效至今不知道。 但说实话,手环上面刻的花纹倒是真的很精致。

Majo Photograph

第一次去看马赛村,你会觉得这一切都是在演戏,是Disney Land. 你会觉得那些村民都是临时的演员,上班打卡娱乐游客; 日落回家躺沙发看电视喝啤酒。 不瞒大家,我也深深不太能够相信以及接受有人真的这样的生活。 可是,这真的就是他们的生活。 在那些不会接待游客的马赛村落里,人们是与你参观到的,一模一样的日复一日生活。 他们或许不穷,或许比你我都富有,但是他们只是选择保留最原始的习俗,遵守最传统的生活方式。 传承习俗,保留传统,这点应该是最难能可贵的地方。

在奔波于国家公园的沿途,我有看到过身着笔挺西装,貌似刚下班的马赛人,也看到过马赛传统村落口停靠的高级轿车。 据说,很多马赛人都可以做到,开着大笨笨回家,停在村口,然后直接进去他们的小黑屋。 其实关于他们有没有钱这点,从我们看到村里青年每人手腕上都带着不错的手表这点上就能看出来一点点 (请翻上去看钻木取火那部分的照片,很多手表特写)。他们应该也都是有 cell phone的吧,只是藏在口袋中我们没有看到罢了呵呵。 接受一些现代的物质,但是本质上的生活方式未曾改变。

Majo Photograph

马赛人们一直护送我们出村子,坐上越野车。 他们很热情,他们村子里面的苍蝇更加热情。 停靠在村外的越野车内,已经爬满了百只苍蝇;司机Matthias一边赶着苍蝇,一边催促我们赶紧坐好,他都迫不及待的想着要逃离了。 苍蝇们,在我们开出村子十几分钟后,才慢慢的开始离去。

我是无法理解以及认同马赛人的这种生活方式;我能做到的,只是敞开心房,试着去多了解一下他们的这种生活方式,尊重以及尊敬他们的选择。

Advertisements

2条评论 to “舌尖上的 Maasai Village”

  1. Majo你好勤奋,还在更WP的人似乎一个手都数的过来了。。。

    干嘛要用牛粪搭建房屋啊?还以为有什么实用目的。。。

    • 是有實際用處哦。 牛粪的房屋冬暖夏凉呵呵,那个西藏那边也是用牛粪,好像南美有的地区也是,并且是循环资源不浪费。
      现在还写Blog的人的确很少,不过我也就是想给自己留下点记录。发现不写的话,细节真的会忘记;不想要忘记呀。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