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6月 30th, 2009

6月 30, 2009

我和耶穌的第一次親密接觸 《臥虎藏龍比利時 Chapter 5》

由 Majo
 
2009年4月7日 是值得被記住的一天,因爲這天在我人生裏留下了一個神聖的記號。
這天 我和耶穌有了the first, and also possibly the closest encounter I could have with him in my life time.
 
 相傳, Joseph of Arimathea, 一個滿富有的秘密門徒 of Jesus, 在獲知耶穌的遇害 Crucifixion 之後,不但親自把耶穌的屍體從十字架上面松下來,還奉獻出他原本為自己準備的墓給耶穌來埋葬。在幫助耶穌清理血跡準備厚葬的過程中,他特別保留下了一片耶穌沾有鮮血的衣服。之後到了中世紀,Thierry of Alsace,一位當時的Count of Flanders(今天的比利時,荷蘭南部以及法國的南部一些地區) 的伯爵, 又不辭辛苦的長途跋涉到Holy Land (今日的以色列耶路撒冷周邊) 把這塊珍貴的血跡取回來。
 
 從聖血被帶回來的那天開始,它就一直被存放在布魯日的這間特別为之建造的教堂的上層 (教堂的一層是St. Basil Chapel, 紀念St. Basil the Great的),後來這個上層被正式命名為 Basilica of the Holy Blood 聖血教堂。再來呢,這神聖的耶穌的血跡來這裡安家的那天,是April 7, 1150 !! 會不會太巧了啊?!  這個我當時根本不知道的,是我后來Wiki了一把才發現的。我現在覺得那天我的經歷不但是神聖,還是幸運的呢,碰巧在859年后聖血到來的這天造訪。
 
 聖血教堂很小的,在Bruges的Brug廣場右邊的角落。整個建築都是灰黑色的,更加增添了一份沉重感覺。塌著木質的樓梯,在昏暗的光線下上到二層,頓時就覺得周圍的氣氛都非常的嚴肅。周圍都是一些花甲老人或者是虔誠的中年婦人,沒有人説話,所以我們也一下子不敢出聲了。觀察了一番,沒做功課所以不知道聖血到底在哪裏。不過眼尖的我瞄到好像入口的右側廳上的祭壇側面好像有一個手寫的牌子。走過去一看,上面寫的,要參觀聖血,請收聲 拍好隊 緩慢走上前來。
 

 再往祭壇上面一看,一位面部基本沒有表情的銀髮女神官 正靜靜的守護著面前神桌上的一個鑲金玻璃瓶器皿。從下面看過去,也看不清楚瓶子裏是啥。幻想中,我認爲這聖血是不是流動的那種啊?還想說如果還是流動的那真的是超級的神奇的血液啊。不過也會感覺挺恐怖的,因爲或許那裏面的還有一塊耶穌的骨頭或者耶穌的肉。雖然覺得有點毛毛的,但是我還是小聲地問了問Beilie, 到底要不要上去看看呢?Beilie說,去,當然去了。可是當下沒有什麽人去看,我們也不知道是不是就可以隨便去看看。不過都來了,如果不去看也太對不起自己了哦,而且這種機會可是千載難逢啊,那個可是耶穌的血噯.  好吧,我上… 於是我豪邁的從錢包内掏出最小面值的5歐鈔票一張,然後小心翼翼的慢步走上那個聖台。
 
 近距離瞻仰這種神聖的東西我心情不是一般的緊張,可能上一次如此緊張還是20多年前我媽帶我去毛主席紀念堂看水晶棺。 到了台上我首先的自然反應就是把錢放到奉獻盤内,然後對著神官還有Relic of the Holy Blood 鞠了一小躬。台上面的燈光比別的地方都亮很多,我也就在這"萬衆矚目"的光線下嘗試著仔細去研究一下那個瓶子裏面的東西。那個玻璃器皿從外表看挺大的,但是其實内部還有另外一個稍小的玻璃管,内玻璃管内,是一塊長長的物體,那個物體上纏著一些痲色的布料,布料上面血跡斑斑。这些泛咖啡色的斑斑点点,就是耶稣大人的鲜血啦。我仔细的打量了大概5秒钟,就匆匆忙忙转身要离开。神官大人还特别给了我一张小简介已表示我来看过了。
 
 等到我下来台下,看着Beilie上去的空当,突然警觉~ 呀呀… 我竟然忘记了去摸一摸这宝贝啊,这可真是了不得,非同小可的疏忽。之后Beilie也下来了,缓了一下后也发现忘记去拍照留下这珍贵的时刻。哎~~ 我们还是太紧张了啦,又特别是在这种地方脑子思考不是太清晰。怎么办呢,还能怎么办,从新排队从新来过一边呗;也表示我们对耶稣大人真的是恋恋不舍的。
 
 再来排队人就多了,我们前面多了好几个真的是虔诚的老太太。这次我再翻钱包,发现我剩下最小的面值只有50euro的了,而硬币也只有10分的那种而已。我舍不得去奉献50欧啊,怎么办呢怎么办,也不好空手上去。Beilie看我举棋不定,就说哎呀我都拿美金去的啦,我刚才在上面还看到有人民币呢。哦~~ 这就点醒了我了,我那钱包夹层内还有之前在SFO飞机场买早餐找回的零钱呢。掏了2美金出来,又静静的等待我的参拜机会。
 
 第二次上去,我其实还是害怕,我害怕那个老太太神官觉得我奇怪,上来一次又来一次的。而且我也不太知道能不能照相啊,虽然没有看到有地方说不可以。不过我还是装作没事的样子,案例奉献了过后,就马上把双手都给放到了那瓶子上端详。哈哈~~ 这次我记得一边摸着圣人的血,一边祈祷他老人家忘记我的鲁莽和不尊敬。祈求他给我指明道路吧。 虽然我没有信奉您,但是我都是尊敬您的啊,阿门… …  离开前,老太太神官依旧给了我一份简介,原来她都不在乎我上去几次啊。也许人家觉得我上了这么多次,是绝对绝对值的好好发展的姐妹。
 

 不过我都没有再上去第三次了。只是在台下看着后面的人一个一个得上去瞻仰。每一个人都轻手轻脚得上去,小心翼翼的端详;每一个人瞻仰过后,神官大人又小心翼翼的拿出来一块白布,仔仔细细温温柔柔的把圣血瓶子前前后后擦个干净;然后再等到下一个人上前来。一个接着一个,同样的过程,但却都是一样的肃静。进入到这里,似乎每一个人都被这神圣的血给镇住了,总是害怕如果有一点点疏忽就会被上天惩罚。
 
 神台上面的老太太,坐了一阵子,就要下岗位了,有另外一个同样白灰头发的老大爷神官来接替。接替的时候,他们还低声说了几句话;那时那个老太太突然露出微笑,不知道是不是终于可以卸下大任所以也松了一口气呢?此时我们也都准备离开了,在走出了教堂二层的大门后,呼… 终于可以叽叽喳喳一下刚才那特别的第一次亲密接触了~~
标签:
6月 30, 2009

北方的威尼斯 布魯日古城 《臥虎藏龍比利時 Chapter 4》

由 Majo
 
 在比利时的城市里面,大概70%的游客会推荐你只要花一点点时间在布鲁塞尔就好;  然后这70%的人还会说,布鲁日Bruges是一个值得一去再去的地方。当初在穷游爬文的时候,就发现大部分的人的游记,布鲁日的篇幅那是远远长过介绍布鲁塞尔的。最夸张的是看到一位前辈说去过了3次布鲁日每次都还有惊喜,每次都念念不忘的还想去。这大概就类似明明澳大利亚的首都是堪培拉,但是大部分人还是都去悉尼类似;或者是美国的首都华盛顿,但是更多人只想到了纽约。哦~~ 可能还是有点不一样吧… 坦白说,我之前是只知道布鲁塞尔,不太知道布鲁日的。
 
April 07, 2009
 
既然是众多人推荐的地方,而我又被照片上面一排彩色的房子给吸引了,那么就怎么都要去的啦。Bruges 距離 Brussels只有一個小時的火車程,車票完全可以在當天購買,因爲基本上每20分鐘左右就有一班車。一早起來在飯店吃過了飯,我們就出發準備開始一天的爆走行動。Brussels Midi 車站今早人很多,買票的隊伍都排到了門口。幸好去不同的區域是要在不同的櫃檯購買,所以我們兩個又分工合作了一下。Beilie去買Bruges的票,我來買我們後天去阿姆斯特丹的火車票。當時得知去阿姆斯特丹的票兩個人才只有73多euro的時候,我還以爲我聼錯了,這個價格是不是只有一個人的啊。不過那的確是兩張票的價格,但是也不是便宜的沒有道理的,只是當時我們以爲賺了大便宜而已。(去Bruges兩人雙程,51 euro)
 
 
 Bruges, 布魯日,一個中世紀曾經繁華的城市,靠著上天的寵幸成爲了當時很重要的商業貨物輸鈕, 創造出來了一個Golden Age.  但是由於他富有的太快速,引發了很多的社會動蕩以及内部戰爭,雖然每次都被平息了,但是卻是付出了慘痛的代價。就在Bruges整頓再出的時候,那條給他帶來好運的天造Zwin運河開始慢慢被淤泥積壓;慢慢的在他東邊的城市Antwerp開始崛起了。Antwerp終究取代了Bruges的港口輸鈕地位,Bruges也就從此退下了光鮮的舞臺。雖然蕭條了,但不致于落寞。今天的他還是一個很熱鬧的城市,人們來到這裡或許更多的不是爲了貿易,而是爲了看一看這個被保留得很好的 被列為世界遺產的 中世紀城市,那個被人稱爲北方的威尼斯的地方。
 
 從布魯日的火車站搭乘公車到Grote Markt,最開始還是那種很普遍的鄉村小鎮,不過景色在穿過一些運河后慢慢的改變了。道路開始變得狹窄,路面開始變成是用石頭塊拼湊起來的,街邊的房子開始變成那種好像是積木搭起來的。雖然都是一些現代的招牌和現代的人群在這裡游走,但是你卻沒有辦法不感覺到這裡的古香古色。最後公車停靠在了中心廣場,這裡感覺上是小了一號的布魯塞爾大廣場;廣場上的建築風格都很類似,周圍也都是延伸出去的多條商業街道。如果真的要找特色找不同,那大概是這裡多了一排鮮豔的小房子,然後就是這個廣場會有馬車來來往往的。
 
 
廣場的四周分別是省政府宫,Belfry 钟楼,邮局一类的。 .我們在這裡自私的只給自己寄了明信片,然後就穿進小道去逛啦。据说布魯日以蕾絲而闻名,果真也见到好多櫥窗都擺設出來不少手工的精品。不过感觉在window shopping的人,远远的超过了真正进去购买的人。顺着那些石头铺的道路,我们逛到了Brug侧廣場小看;发现原来刚才那个大的Markt其实没有什么特别的政治地位吗,这侧面的小点的广场才是真正的要地。Brug 广场,有City Hall, Renaissance Hall, Bruges Museum, 以及最特别的聖血教堂 Basilica of the Holy Blood
 
 
神圣的鲜血不能随时观赏,所以我們就先去搭船。毕竟这里有北方的威尼斯之称,虽然不比真的威尼斯是被运河包围的城市;但是至少也是个城市包围了的运河;而在这里搭船,被称为是绝对不能错过的一项活动。靠近两个广场的那里,有好几个地方都可以搭船。我们走着走着正好碰到一处于是就决定在那里上船了。
 
去的巧了,正好碰到空船,于是可以头一个上船去占了个好位置,就坐在船长的座位边上。本来以为说可以好好的拍些照片来着,结果后来上来了一位小帅哥坐在我对面,于是全程30分钟左右的水路,有一半以上我都在盘算着如何偷拍他,以至于完全忘记了去好好观赏沿路风景( 详情请见: http://icemajo.spaces.live.com/blog/cns!5E81695F48E0C19D!2768.entry )。只是隐隐约约的记得,运河两岸红墙灰瓦,绿荫丛丛,有不少的教堂,修道院,博物馆,以及最著名的Minnewater (The Lake of Love "爱之湖").  爱之湖那里桥边绿荫下成群的白天鹅,当船驶过时候也会有几只就那么慢慢的跟随着船划水,意境非常好。如果这里的全部水上风光比不过真正的威尼斯,但是这爱之湖附近的感觉,却是你在威尼斯找不到的。一个是繁荣,一个是优雅,都各有特色。
 
 
游船完毕,时间还有,我们就顺着运河走去布魯日最有名的教堂 the Church of Our Lady, 她是世界上最高的塼造建築.  我們湊熱鬧的去看,是因爲她真的很高大,然後船夫大叔老是說到她。只不過不湊巧正好踫到她在整修,大半個建築都被遮蓋了起來。我們抱著只是進去踩一腳的想法走進教堂,卻不小心在入口的右邊被鎮住了。剛剛進去的時候,看到好多人圍在右側石欄外觀賞裏面靠墻的一塑雕像。雕像整體綫條柔美,細節逼真,象牙白色的大理石表面微微發著光。我的腦子裏面馬上就出現了在梵蒂岡聖彼得大教堂内看到的Pietà的影像,難不成這個是Michelangelo的作品?跑到旁邊去看了牌子上面的介紹,嘿~果真是啊;雖然我對藝術沒有研究,但是看來如果看得多了,還是都能從作品特色來判斷作者的。這塑名為 Madonna and Child 的作品,是Michelangelo唯一的一個 在他有生之年 離開了意大利的創作。
 
 
既然看过了圣母了,就不得不去看看圣母的儿子; 所以我们从the Church of Our Lady 出来,就直奔圣血教堂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