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6月 24th, 2009

6月 24, 2009

花哨的布魯塞爾第一印象 課本裏的國家小英雄 《臥虎藏龍比利時 Chapter 2》

由 Majo
 
April 06, 2009
 
因为在巴黎每天都有的玩,所以最终也还是没有腾出来时间给盧森堡。而我們也義無反顧的在到達巴黎的第一天就在地鐵的自動售票機上面買了Thalys公司 Paris到Brussels 的快車票。真的是完全沒有給盧森堡發展的機會。票價還不錯,單程 63 euros.  (自動售票機只能用卡買,而且貌似不收信用卡,只收Debit Card, 因爲要密碼的。我們只有信用卡N張,誰都沒有帶Debit/ATM卡,所以請Diyun同學幫忙了一下)
 
爲了趕早過去能多看點東西,我們選擇了8點多的火車票,其實最早的是6點多,不過那個會太痛苦。六號的一大早,7點我們就準備就緒了;Diyun同學送我們到樓下,我們自己就接著直奔Lyon車站。大清早的路上非常順利,也完全沒有我擔心的初到巴黎那天所發生的地鐵停運事故。所以等我們到了車站,上到地上一層遠程火車的站臺的時候,還剩餘不少的時間看了看清晨粉紅色的巴黎天空。不用和她說再見,因爲我們肯定會再見的!!
 
Thalys的火車基本上都比較快,和之後我們搭乘的荷蘭火車相比較就是那龜兔賽跑的差異(兔子不會睡懶覺的那種), 車子上面的人也都很少。火車開動以後,我們趁著機會又研究了一下前輩們的攻略。偶爾看一看窗外的景色,倒也看不太出來明顯的地區區別。再到後來,能看到一些些好像積木的房子的時候,竟然就聽到廣播說我們已經到達了。這個速度真得太快了,才只有一個小時多一點點。要知道我要是平常在家從村裏面進城吃個飯或者去看看金門大橋也都可能開車一個多小時。歐洲的人太幸福了~ 住在這裡的人不旅行虧大了;這裡真的每個周末都可以去跑一個國家呢。
 
出了站臺,在火車站内 mini mall 間走動,心裏面充滿了新奇,這裡是我旅行地圖上面新踏出的土地呢。這個國家早在中世紀的時候,也都曾經輝煌燦爛過。像是Bruges那樣的城市,當時可是比倫敦巴黎還要繁榮,是歐洲數一數二的富貴地。後來隨著英國德國意大利法國的崛起,這個國家也就慢慢被淹沒在歷史的潮流中了; 不過他在世界大戰期間還是擁有過一些非洲國家,如剛果, Rwanda,Burundi 為殖民地的.  比利時的首都布魯塞爾,現在是歐盟的首都,這個大家都知道了,但讓我驚喜的一個fact是,奥黛丽·赫本是在這個城市誕生的!
 
 今天的Brussels, 是歐洲政法的中心,也是許多國際組織的基地所在。真的是不能小看他的,他現在是歐洲第三富有的城市呢。也許是因爲這樣一個政法經濟中心的城市,所以人口也比較雜;大街上會有很多的小偷。 其實這個大概是從以前傳下來的,因爲在丁丁的故事裏面,也都曾經說過布魯塞爾有很多的pickpocket. 這不?我們剛下車,就被火車站的工作人員發了一張明信片,上面大大地寫著 Beware of Pickpockets.
 
 
在火車站我們受到了很熱心的大叔的幫忙,給我們指去飯店的路。其實最開始我還懷疑他是不是來偷東西的呢,不過事實證明還是好人比較多的。我們的飯店就在從火車Midi站搭地鐵2站的Anneessens,出來步行5分鐘左右的地方,距離最中心的大廣場走路也就大概15分鐘。此時呢,時間還非常得早,所以我們找到了飯店也只是把行李存放在那裏,只帶了相機和錢包就開始出來遊逛。
 
飯店門口的那條大街,遠遠的是可以看到大廣場建築的尖頂的,所以我深信只要朝著那個方向走絕對沒有錯誤。Beilie身上有Lonely Planet Belgium, 上面也只有小小的一張地圖。於是我們就大概看著,大概得走,看到偏離了就折回來一下下。一路上,我對這個城市的感覺就是很古舊但不古典;大概是因爲我們都走在中心的老城區吧,所以這裡的房子看起來都是那種一戰二戰期間的樣式。就這麽走著走著,就來到了這裡最著名的地標 Manneken Pis (撒尿男童)前。
 
因爲我知道這座雕塑非常的小,所以看到真面目並沒有失望;倒還蠻有感想的。記得小學課本裏面學過,這個男孩撒尿救下了整個城市。雖然實際的故事有很多個版本,已經不可考究,但是我就認定了我小時候記憶中的那個。時隔多年站在真品的面前,課本裏面的知識仿佛實質化了;從普通的白紙黑字,變成了我自己的見聞經歷。我想這就是一大部分爲什麽我鍾愛旅行的原因,我上了這種從虛無 從別人的故事 變成真實 變成我的一部分的 過程的癮.
 
男童所在的街道是Rue de l’Étuve/Stoofstraat and Rue du Chêne/Eikstraat, (这里的路标基本上都是双语标示,法语和Dutch(or Flemish)) 是很好找的,你只要顺着大路Rue de l’Étuve/Stoofstraat走,不管是从Grand Place往西南方向,还是从西南方向走去Grand Place, 路上肯定都能看到那个小家伙,因为他就在路口非常暴露的地方。
 
 
既然說到了撒尿男童,就不得不說撒尿女童 Jeanneke Pis。據説爲了搭配一整套,近幾年還出現了撒尿狗狗 Zenneke Pis。 在繁华的海鲜街 (Beenhouwersstraat & Rue Des Bouchers) 的一个交叉小胡同里面 (Impasse de la Fidélité, 在Rue des Dominicains & Rue de la Fourche 的中间) Denis Adrien Debouvrie 设计的撒尿女童被关在了笼子里面。这个女童是比男童来的个头大,但是她身在一个死胡同的里面,能找到的人也算少数。我们也都是在海鲜街走了2趟才发现这个不起眼的小道,然后看到女童的时候不免也都很生气,同样是撒尿,咋就这么大的待遇区别呢?一个光天化日之下大庭广众路口中间撒,另外一个却要躲在犄角旮旯牢笼里面。我气~~ 据说那个狗狗都是在大街上的。好吧,唯一的解释就当作是说,女生吗,要隐蔽。
 
撒尿的孩子们中间的那一部分区域呢,就是布鲁塞尔的中心的中心大广场 Grand Place 了。色彩斑斓雕刻复杂的一群建筑围绕成一圈,就形成了这个被当地人称为世界上最美丽的广场,同样也是被UNESCO标为世界遗产的。它不是巨大,但是建筑物都很密集,让人一下子不知道眼睛要往哪里看才好;然后套一句Beilie的话,建筑物上能站人的地方都站满了人。这个仿佛是比利时的特色吧,因为后来我们在别的城市也都是看到这样的建筑风格的。
 
 这个Grand Place是布鲁塞尔的中心集市,四周的建筑有市政厅,Traveler’s Office, 工业工会 Guild Houses, and Bread House 国王家旧址,现在是城市历史博物馆… 另外还有一些餐厅,画摊,的确是非常热闹的广场。据说每两年的5月,在这个广场会有Flower Carpet 盛会。就是广场中间的空地都用鲜花铺满来构成一幅色彩绚丽的图画。我想,最美的广场应该是指那个时候的广场吧, 可惜我们没有缘分目睹。之后回家来,看新闻得知,今年的鲜花大毯的图案是丁丁。
 
 
 
广场的四周呢,就是很多条放射出去的街上的礼品店,餐馆,巧克力店,Waffle摊等等的商家。这其中也都有好多世界有名的品牌,不过都很隐藏的融入在古老的街道中。广场最大的那个街道Rue de l’Étuve/Stoofstraat的路口呢,有一面墙上面有黑色的浮雕,上面刻着死神与天使。去之前,我记得我在什么地方看到说如果摸了那个雕像就会有好运气,所以我和Beilie狠狠地在那里吃了死神的一把豆腐。结果后来回到饭店,再一看功略,发现原来摸错了,是要摸死神和天使上方的狗还有盾牌的。后来最后一天,我们又找了一次机会去重新摸过,嘻嘻嘻~~ 不过看图片上的情形就知道,大部分的人还是摸错了。那个死神已经完全退了一层"皮"了。
 
在大广场的Travel Information Office, 我去拿了一张地图,于是我们再也不用瞎蒙了。在海鲜街吃过了午饭后,就继续转到了Grand Place 东北方向Rue du Bois Sauvage, Ilôt Sacré 的 St Gudule and St Michael’s Cathedral 圣弥额尔圣古都勒主教座堂。这家比利时天主教歌德式教堂,正面看起来貌似巴黎圣母院,不过内部却还是非常比利时,那就是能站人的地方依旧站满了人。这座教堂内部最著名的就是他的管风琴和一座亚当和夏娃被驱赶的雕像。满幸运的,我们进去的时候正好碰到有人在管风琴那里演奏。午后的太阳也正好从教堂的窗户射进来,光芒洒落在一座座墙上的圣人身上;静静的坐在那里听听风琴辽阔的音调,同时也沉寂在一片很神圣的光芒中。
 
 
从教堂出来,也就差不多是时间可以check in 了,于是我们又慢慢地走回去。在Hotel洗过澡换上干净衣服准备出去吃晚饭的时候,微妙的发现好像牛仔裤有那么一点点松了,我没有吭声。后来Beilie叽叽喳喳的说,哎呀我这条仔裤以前洗过穿都很紧啊,现在一拉就轻松拉上了, 然后我们就一起笑了.  暴走了5天了,这个是额外收获~~  后来的那些天,也都貌似好像有那么一点点,大家的脸都微妙的逐渐一米米缩小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