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九月, 2010

九月 25, 2010

千秋学长, 我来了… …

由 Majo
终于,我来到了这里。
今天中午在过来的路上,我还在很期待的憧憬中。

可是,等我到达的时候,等候我的是瓢泼大雨。
呜呜~~~ 太悲剧了。

起初为了方便,把Hotel定在了超级中心。
就是在老广场,基本就在那个天文钟的隔壁。
因为超级中心,车子不能入。道路弯曲还不好找。
等我finally找到了,人家说不巧下水道坏掉,要把我transfer到另外一家。
这还是要我们自己走过去。
呃~~ 冒着大雨,拖着行李,好不容易走到这第二家,
人家竟然客满,大悲剧。
结果我要被转移到第三家才有的住。

这一折腾,我已经淋雨一个多小时。 浑身湿透。我没有雨伞。
太悲剧了。 布拉格市中心路还不好走,人巨多。 巨多…
实在太震惊了,那人比国内放假时候商场的人还多。
而且还是下大雨的时候,冒雨都插不进去缝。

不过既然来了,虽然心里面很恶心,可是还是清洗了一番出来瞅瞅。
被雨水冲得光洁滑溜的街道;人来人往撑着伞的人海;
稍微寒冷的天气,阴森森黑乎乎的天空。

虽然当我最后走到了 Charles Bridge,
看到这雨蒙蒙中的城市,还是依旧很美很震撼。
大桥的漂亮,河畔的辽阔,远处的风景,还真的从来没有看过一个地方这样子的。

只是,雨太大了。我根本就没有心情拿大相机。
卡片机的效果,让我根本不想拍照。
我怄啊~~~ 怄~~

不是说我一场大雨就给打败了,
而是说,你看,接下来的日子都是下大雨的。 哭,哭,哭!!
没有阳光蓝天可以,阴天也不错;如果下雨,下一天我也能接受。
可是你为什么要天天下雨?而且明天还是Heavy Rain??

我的人品,真的是极品了。 呜呜呜~~
我已经做好了准备,这次估计拍不到什么照片了。呜呜~~

是一定要我再来吗? Broken heart

标签: ,
九月 24, 2010

这应该就是童话了吧~

由 Majo
题外话先~~
前面几天在Salzburg, hotel竟然房间内不提供免费的网络,白费我的大把银子。
虽然他们有公共的电脑可以用,可是不好用。键盘还不是英文的排列。
打字那叫一个痛苦,那我只好上一篇只写了几个字。
 
哎~ 原本还多些感受的呢。

比如说事隔11年前的初次见面,3年前的匆匆一瞥,
这次又仔细的看过了很多以前走过的足迹 等等…
哦 well, 以后再说好了。

 
之后呢,离开了奥地利,我来到了捷克。
他是我走过的第21个国家了,值得 mark 一下。
21,算作年龄都是成年了呢,啥都可以做了呢。呵呵~

 
顺路,第一站是传说中超级童话的中古小镇 Cesky Krumlov.
话说之前我看过不少照片,但是感觉并不那么强烈。

 
第一天到达,睡得房间窗口可以看到城堡,感觉来了。
夜色中,仿佛可以跑去那个楼塔去杀恶龙,去拯救公主。

 

 
接下来,白天看到了这样的景色。
我只能感叹,我小时候的童话书插图估计也就不过如此。

 

 
这样的一个地方,如果住着一个王子,那么他大概就长这个样子吧。
呵呵呵~

 

 
除了风景fairy tale, 小镇上店铺十分特色,好多好多都非常可爱。
东西更是精美,逛不过来呀!!

 

可爱的鼹鼠,又让我忆起童年 … …

 
 

延伸阅读 《真实的童话 捷克.克鲁姆洛夫》 

九月 22, 2010

第三眼Salzburg, 月圆

由 Majo
第一张图是昨天的,在缆车上,拍糊。不过色泽很美丽噢


这张图才是今天的,刚刚不多久前拍下。
中秋月圆圆下的Salzburg
这是我第三次看到这个城市,不过,月圆的夜色,
This is the First Time…


HAPPY MID AUTUMN FESTIVAL !!!

标签: ,
九月 13, 2010

一场漫长的”战争”

由 Majo
 
在所有的疾病中,我一直都觉得癌症是最可怕的。 因为大部分的都是没有预兆的,而且民间流传的故事大多都比较可怕。就算是治好了,也都有可能会有come back的危险。 治疗过程中的痛苦,挣扎,时间金钱人力物力的消耗就更不用说了。
 
曾经有幻想过,假如有一天我不幸中招,那么是治还是不治呢? 治了我怕辛苦,我怕让身边的人难过;不治我也不想就这么放弃生命。好朋友曾经告诉我过一对她知道的老夫妻的故事。那个叔叔被诊断出了癌症,而且据说已经末期,可能还就剩下一年多的生命。得知了自己日子不长,他们选择不治疗。 两口子一起把工作辞了,把房子卖掉了,然后开始环游世界。他们住最顶级的饭店,吃最高级的料理,去最美丽的地方。一年过后,他们转遍了世界,回到台湾;  再去医生那边检查,却惊喜得发现肿瘤消失,癌症不治而愈。
 
暂且不去计较当初是否误诊的可能,就论这个事情,拿全部积蓄来换取健康和一年的世界见闻,绝对是值得的。假如他们当初决定要治疗,那么花销也绝对不会比环游世界少。当然,也可能不治,游完了世界会迎来生命的结束,但是,我觉得,还是算值得的.  如今他们虽然没有钱,没有工作,年纪也很大了,不过他们实现了自己多年的愿望,而且他们有健康,一切还是可以慢慢积累的。
 
几年以前,其实我觉得癌症的事情似乎只存在于电视电影,不过最近几年它开始出现在身边了。从亲戚到熟悉的长辈到自己的朋友,每次听到都心惊胆颤的。这边是我的一个同事的抗癌blog  http://cancerwife.com/  她的经历,我也都可以说是从一开始就见证的了。

2年半前,她刚结束一次东南亚的旅行,回来上班后觉得耳朵有点听觉障碍。最开始没有怎么去想,后来过了一个多月去医院检查,发现是Synovial Sarcoma Caner 滑膜软组织癌肿瘤(?).  那个之后,老板通过关系马上给她安排了最好的医生手术,接着放射性治疗,化疗,时间已经过去2年多了她还在和癌症战斗。 这次,她去的是墨西哥和美国 国境边的城市Tijuana,去接受病毒性治疗Coley’s Toxins. 而她的blog就是那个时候开始写的。

2年多来,每个月她都会给我们大家发update email, 我们也都差不多每个星期给她发卡片发小包裹小礼物,像我出去玩也寄给她过明信片。 上个周末她正好回来湾区要准备例行CT Scan, 所以惊喜地出现在了我们Group BBQ上面。 大家看到她气色非常好,人也都非常乐观,都觉得好欣慰。

聊天中,得知她现在接受的病毒治疗 Coley’s Toxins, 是对比 Radiation Therapy & Chemotherapy来说,更舒服效果也差不多显著的癌症治疗方法。曾经在100年前的美国通用过,之后因为FDA的成立需要通过认证但是一直没有通过。 倒不是说方法本身有问题,而是需要认证的临床测试需要很大的资金和人力物力,但是美国境内不容易弄到这样的资金而已。 只有某些医生私低下可以帮助你用这个来治疗。

同事决定去墨西哥治疗,也都是因为那边是一个医院,设备比较齐全,而且还有来自世界各地很多国家的病人们可以一起互相沟通支持。听她说,整个医院在海边,酷似度假胜地。风景优美,食物虽然大多是素食但是味道都不错,而且在房间,都能够看到国境另外一边的San Diego.

这个病毒治疗听起来也都比较不吓人,基本就是把病毒注入你的血管,然后在1-2个小时内你就会发烧,烧2-3个小时就会退烧,然后一个疗程就结束了。 发烧的时候,病毒会增强你的抵抗力,然后帮助你消灭肿瘤。 根据临床数据,很多人通过了6个月的治疗,肿瘤缩小,甚至是癌症消失呢。

不过就是因为这类的治疗比较不普遍,目前世界上大概只有几个国家有完整的医疗设施来运行,所以在网上的咨询也非常少。同事说当初她最开始consider这种方法的时候,在网上怎么都找不到很好的资源,这也就是为什么她自己开了blog (老公帮她写) 记载自己的体验的原因。 希望能给更多的癌症患者更多的咨询,让他们都知道还有这么一个治疗方法。

Again~~ 希望大家都不需要用到这个, http://www.cancerwife.com/  不过,如果或许身边有需要的人,希望这个可以Help~~

九月 7, 2010

Actually, I Hate You ~~

由 Majo
大概是上个星期吧,某一次聊天的时候说到这个女生的友谊的话题。 女生们,天生肯定多多少少都有些 互相比较妒嫉,耍心机勾心斗角,希望自己才是那个最耀眼幸福的女主角的心态…  人家都说那个漂亮的,得天独厚的女生一般交不到好的同性朋友;也对啊,女生们都想做“公主”,谁愿意说你的好朋友什么事情都比你强,而你每天站在她旁边毫不起眼呢?

或许有的人真地可以做到毫不在意,不过我自己觉得这个似乎不太可能。 “强势”的那一方,多多少少都会被捧成自私高傲的公主;弱点的那一方被漠视久了也都会不甘心的。如果要女生们可以长久的维持好的关系,那么就要大家摆好心态。做唯一的公主请到圈外去做,圈内最好大家都站在类似的水平线上。忘记了以前在哪里看过这么一句话了,就是说,“我和越不熟悉越不亲近的人见面,妆就化的越浓衣服就穿的越好。” 其实大概就是这么一个状态吧,请在你最好的朋友面前”素颜穿睡衣“,这个指的是外表也是态度。

圈内人,爱就爱恨就恨都清清楚楚地坦诚,不要暗地里说坏话搞心机。  爱过了 骂过了 嫉妒过了 恨过了之后,如果还能度过磨合期,那么剩下的就是真的朋友了。我觉得如果没有经历过这些的,一般都不能变成最亲密的朋友 (女生圈子)。 至少我~ 那都是恨过了的, 哈哈哈~

续上个月的某次Girls’ Day Trip 的成功,我们决定在夏天结束前再来一次真正的Road Trip.  目的地选择在了距家5小时左右的优山美地Yosemite东侧Sierra Mountain区域的大自然湖泊和山川。出发前,贝玩笑地说, Let’s all bring our old notes and diary to read on the road.  单纯的Xiao姑娘马上就响应了号召,开始翻箱倒柜寻找以前的小纸条;心机魔听了马上回复,”打死我都不带日记本过去~” 不过为了合群我愿意带上小纸条,反正我这里的都是你们写给我的。我怕啥?哼~~

星期六的早上,本来兴致勃勃地把闹钟定在了5:40,说要早点起床准备好了大家可以8点前就出发。结果我还在那边做着美梦呢,隐约听到有人呼唤我的名字,蓬头垢面衣衫不整的打开房门,惊见贝和Xiao站在门口。”天啊你怎么还没有起床啊!”  “地啊我的闹钟怎么没有响呢?”  羞愧啊羞愧,贝撒下一句话,给你10分钟准备,多一分钟罚款5块。 唔唔唔~ 我对天发誓我真的set了我的alarm的,只是它没有响 (这个后来我回家后又测试过,我的闹钟是坏掉了)。

虽然我口上答复的是 ”十分钟怎么可能够呢?”  但是我还是乖乖的光速准备着。胡乱刷了牙,脸也没有洗,头发也没有梳,就套上衣服抓了行李出外等候。结果他们跑去买咖啡了,他们两个肯定是恨我的~~ 不过我是理亏所以我就乖乖的站在车库等待,大气都不敢出呀。之后贝电话来说我什么时候准备好了就call them, 她的口气有些生气;我乖乖地说我已经站在我家门口了呀~~ 等到他们开回来,我上了车,时间是指向8:20。如果狡辩的话,我真的是10分钟就出来了,只不过又等了他们10分钟。

上了车开始出发,贝让我掌嘴300下,还说要拍我一张没有洗脸头发乱七八糟眼神还迷离的照片登在网上示众。唔唔唔~~ 我恨你~~ 还好Xiao坚决反对这事才没有得逞。呼~~~

忘记说了,这次虽然是号称Girls Road Trip,但是其实并不算啦。因为我们还”雇”了一位司机是个男人。司机大人就是贝的鹿瓜同学,一路上就是他开车我们三个女生聊天。 车子慢慢开离了城镇进入山区,我们八卦也火热地进行着。 因为我晚起忙中忘记了带小纸条,而贝更心机的说她那边根本没有纸条儿,于是Xiao是唯一乖乖听话的那个,她说她恨我们俩儿,就她一个人傻乎乎的全带来了。我说你不要恨呀,反正你那里的纸条都是我们写的,要娱乐也都是我们被你娱乐嘛。

这个纸条不念不知道,一念还发现当年还真的不容易啊。我的纸条是走潜伏地下工作者路线,什么”今天XX开始行动了,他和YY的关系很不一般… “。 贝的是走思绪清晰的文艺青年,Letter Size的纸写了4页密密麻麻的中文字;讲的都是“你就是你 你是唯一 不需要去在意别人”的做人处事道理。这最早的纸条是1994年的,年代久远到自己听到都不太相信那些是自己曾经写过的文字。

听纸条也都让我们回忆起来了很多都已经淡忘的事情了。一个人的记忆有限,但是如果好几个人一起回忆的话,那么还是可以还原百分之8-90的。原来贝和Xiao也都吵过架,我还以为他们一直都是不离不弃的呢! 我和Xiao闹翻那都不是新闻的,大家都知道。曾经有3年我拒绝和她说话 拒绝和她见面。因为排斥她所以连Beilie也都一起疏远了。

闹翻的原因很简单,就是上面的那个你想做公主我也想做公主,我讨厌你的自私你恨我的不负责任。 一件一件小事情慢慢累计,最终实在忍受不了了于是我就翻脸不认人了。曾经我以为就会这么一辈子恨下去了,当时也并不觉得有所损失的。只不过,三年后机缘巧合,因为另外一个共同的朋友和Beilie有了更多的联系,所以导致也就增加了见到Xiao的机会。或许就是命中注定吧,那个时候时间已经过去够久了,大家都长大了思想也更成熟;我愿意给我们再一次机会,而Xiao一如既往的还是很热情。于是,友情就这么又慢慢的修补起来了,到现在我可以一边说着我恨你,还能够一边吃着从你手中接过来的食物。

越在乎才会恨得越深吧,要不然的话才懒得搭理你呢。如果真的是无关紧要的人,最多也就是不削你 志不同道不合的,并不会花费心力来Hate You的。嘿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