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rchive for 一月, 2006

一月 29, 2006

严格要求自己

由 Majo
30岁之前,我要有6位数字的存款。
 
不能包括房子车子,就是纯粹的存款。可以从10万零1分到99万9千9千9百9十9零99分。美金~
一月 29, 2006

30岁之前的25万人民币

由 Majo
大家初一凌晨,因为晚上弄得很晚,加上胸口痛,睡不着觉。  上网发现Xiao也没有睡觉(哈,当然,北京是白天)。所以我们就Google Talk. (Why? it’s free)
 
不知道怎么聊到了存钱。Xiao听一人说,有人做过调查,30岁之前如果你没有25万人民币的存款,那么这一辈子你就要贷款过活。 那这个数字是只是针对China还是全世界?她说是全世界。
 
25万人民币,等于3万1千美金,3百64万日币,1万7千5百英镑,2万5千6百欧元… 多,不多? 少,也不少。就看你平常对金钱的看法。
 
不知道你看到这个数字有什么想法,我想它对不同的人有不同的意义。可以是一个包包的价格;一套房子的首付;一份环游世界的路费;一个人的教育基金… …但是,我想不管是谁,看到这个,一定会先去想想:“我的存款够了吗?” 没有一个人想要一辈子借钱过日子吧。
 
所以,不管你今天已经是百万富翁, 还是说是月光族,请你把这25万人民币(或者它的相等)凑够,存好。因为它注定了你30岁以后的人生。
一月 29, 2006

魔女屋建成,目前开放房顶,内部装修中!

由 Majo
 
因为hosting service的关系,uploading file有困难。
所以为了些有的没的耽搁了很多时间。
不好意思,目前go online却没有什么内容。
希望everybody check back often.  I promise I’ll update asap.
 
http://icemajo.com is the main page 目前和travel一样,will update
 
to look forward to:
 
^_^
一月 25, 2006

2005-12-23 ~~ 2006-1-5 回国人闻游记: 北京篇 (上)

由 Majo
1-2-2006 ~ 1-5-2006
 
这次的行程真的安排的特别紧. 在奶奶家待了6天我又踏上旅途. 中国最后一站北京.
 
到北京第一见到的是和我初中,高中,大学都上同一学校的曾称”果园三仙女”之一的Xiao. 不想不知道, 一想我们也认识了快12年了. Xiao是景观设计师, 在健外soho外企工作. 她是我们之间比较潇洒比较会享受生活的人. 和前面我见过的人不是一伙的, 但对我来说都一样啦. 其实北京我有亲戚, 不过还是坚持住在她那里, 自由吗.. 呵呵… 一下飞机, 就被Xiao带着跑到亚运村去享受facial. 那个facial可不是盖的, 整整差不多3个小时. 美容师小姐说我火气大,所以很多痘痘马上就要发出来了。也是,这些日子东跑西跑,吃的东西乱七八糟的。 Facial过后,回到家里,Xiao又把美甲师, 种睫毛师请到家里上门服务。 她已经和那些人很熟悉了。我之前是都已经尝试过了种假睫毛和做水晶指甲。不过一个弄得我眼睛痛一个弄得我指甲脆弱老爱劈,所以我本不想弄得,但她给我保证这个一定比以前的好。所以,我到北京的第一天,就是玩了变美游戏。第二天和我吃饭的老同学们,如果你们当时觉得我的睫毛太假啦,那么不用怀疑,因为我的确做了手脚。但是还真的不错呢,Xiao说我的眼睛那叫一个媚啊。 呵呵!如果不是它其实还是会伤害到我的真睫毛, 我可能会决定一直做下去。本来说是回来找机会好好聊聊, 可是我都是跑出去见小学同学,也没有好好和她相处。反而她还帮我买箱子,买Drama, 买美瞳隐形眼镜。哎,也许因为你在美国的家离我太近,也许我可以常常碰到你妈妈,也许… 我把你当作美国的朋友,所以回国好像不应该要看你吧。哈哈~~ 应该要回咱们村儿再见.
一月 23, 2006

New Column: Drama Review

由 Majo
看好朋友beilie老是写些电影评论, 我也心痒痒.  一般很多电视电影我还是很有感受的. 电影我就不凑热闹了, 我写电视剧. 我爱看电视剧, 当然不是都看. 绝对不看的是国内的时装剧; 绝对看的是日剧. 穿插些台湾偶像剧, 韩剧, 美国剧.  不过我也时间有限,看得很慢.
 
我觉得从日剧里面我学到了人生的意义, 怎么在逆境中成长; 在偶像剧里面我知道了爱与真爱的区别; 在韩剧里我发现其实我的人生还是很幸福的.
 
虽然看电视浪费时间, 但是如果能从中受到些启发或者得到些激励, 还是很值得的.
 
以后我会慢慢来写我的 Drama Review, 想要看电视剧的你, 可以让我来帮你先过滤一遍.
一月 19, 2006

2005-12-23 ~~ 2006-1-5 回国人闻游记: 上街篇

由 Majo
12-27-2005~1-2 2006
 
离开上海去到奶奶家在的上街. 那里是我小学居住的地方. 我觉得它就是我家乡啦.  我们那里的名字很奇怪吧, 怎么叫做上街呢? 为什么不叫做街上呢?
 
大概是之前在上海吃的东西太杂, 所以到了奶奶家我开始肚子不舒服, 接着头痛发烧.  第二天几乎在家里睡了一天才好不容易好了很多. 这头两天基本就是见见自己家里人, 吃饭啊, 聊家常啊.  三婶婶因为想念我远在新西兰的堂弟, 整天拿他的照片出来看. 可是我那个不是很感性的堂弟从来不寄照片回家, 导致他妈妈都不知道他出国快4年变成什么样子了. 老是担心他是不是学坏啦? 是不是不好好学习跑去交女朋友啦. 好在一年前的圣诞节我背负全家族的众望去探望了我那个不见人影的弟弟. 这次也带了很多当时我强迫拍的他的照片给他妈妈看.  婶婶看到很高兴, 听我说堂弟的情况也特别开心.  我的小婶婶呢? 也是关心她的女儿.  我那个从小和我水火不相容的堂妹如今在澳大利亚.  一年前我也去看过她.  当初她才刚去那里不久.  今天的我们关系比较亲密了, 从敌国变成了同国.  反正那些大人们如今最担心关心的就是他们的儿女.  而我们家这一辈的小孩子全部都不在国内, 遍布世界各地, 英国, 澳大利亚,新西兰, 美国.  家里面不免就比较冷清.  既然我行动相对来说比较方便, 那么我能多看看他们, 能多传递传递情况大家也都比较安心吧.
 
一直到29日的晚上, 我才见到这次的第三位老朋友Nini.  她年底工作比较忙碌, 还出去培训.  我等到她培训完了将近晚上8点半才约在快餐店见面. Nini算是我们的后勤部长.  往日的很多朋友都离开家出去打拼, 把家长留在家里. 有时候一些电脑啊, 电话啊等关系高科技的东西就不太灵光.  Nini正好学的电脑专业, 现在的工作也是电信类, 所以我们那些老朋友爸妈一有问题就打电话给Nini,  她也很乐意上门服务. 一边把问题解决了, 一边也听听长辈抱怨一下自己的小孩.  什么怎么还不结婚啊, 怎么都不回家啊, 怎么都不和我们好好谈心一类的.  大人们还希望Nini去做做工作, 打探打探.  ~ 但是毕竟她还是我们国的, 所以安慰安慰家人, 还是守口如瓶.  后来我告诉了所有那些在外面的朋友, 回去真要好好答谢Nini.  那一晚我们聊到很久, 店都打洋在清扫了我俩还坐着.  说来说去说了好多东西.  我们某位超级自信的老朋友(你自己知道你是谁啊~~)竟然敢蒙蔽所有公司的人说她85年生的, Nini不干示弱的也跟着告诉公司的新进职员她是86年的.  大家倒都没有特别怀疑. 那我是不是要说是90年的呢? (不要脸中~~~ 不过真的有好几个人猜我15,16. 现实生活中) .  那晚我们约好了回头多找几个人出来吃火锅.
 
不过我想Nini留在家乡的日子也不久了, 因为刚刚新婚的她老公在上海.  说到她老公, 其实也是我们同学, 只是我和他只同班了一个月左右,  还没有时间来熟悉.  他们的故事可是感觉很美, 从小到大, 经历过很多, 也有过远距离恋爱, 最后还是坚持走到一起了. Nini说她都不知道自己怎么敢去结这个婚,不过毕竟将来的路是两个人一起走, 只要自己觉得是对的不会后悔就是最好的.  312005年的最后一天晚上, 在火锅聚会上我终于可以见到之前印象不是特别深刻的Nini老公利民. 之前听过很多别人提起他, 但是真的还是要自己亲自接触过才知道.  利民不是他们说的欠缺考虑, 他绝对是清楚自己在做什么的.  我问到要留在上海还是上街的问题, 他告诉我一个很深奥的故事. 一个人在森林里面迷路了, 面前有2条路, 要选择那条呢?  一个很有名的人说,他会尽量爬到最高的地方,尽量看看面前的2条路的尽头在那里, 然后选择那条比较看不清楚通向哪里的路走. ”  利民说他如果留在家里, 那么他已经知道他一辈子会是什么样子. 很安逸的生活, 和父母一样退休养老.  但是毕竟出去看过, 知道外面的世界太吸引人, 虽然知道辛苦未知, 可是如果年轻时候不试试难道还要老的时候来后悔吗?  这个我肯定, 出去看过, 就很难再回来了.  Nini对这件事情也保持赞同, 至少让我们在30岁之前再任性一下吧, 现在不闯何时能闯呢? 趁着负担责任还不是很多的时候. 就好象我一个美国的朋友说的. 多年后我有了车子, 房子, 可能还有个儿子, 到时候就不能那么自由了.  吃火锅的时候Nikky也在. 她从上海回家过元旦. 我们几个人还都满聊的来, 从火锅店聊到冰品店; 2005聊到2006.  我们玩笑的说: “打电话回家, 说明年再回去. ~~”
 
其实这次回国主要的目的是taking care some bank business.  之前我都是用我堂妹帮助我开的帐户, 毕竟不是太方便.  我自己回来多开几个不同银行的, 一来有利将来可能的发展, 二来以后回国也不用带钱了.  新的一年的第一天, 也是我在奶奶家待的最后一整天, 我把这个事情搞定了.  顺便, 还偶遇了我一小学同学.  那时候我正在工商银行排队, 前面一个个子高高穿着成熟的男生比较大的讲电话声音引起我的注意.  他的腔调有点河南.  我奶奶家是住在河南啦, 不过我们那个小城大部份人当初都是从北京,上海, 东北这些地方调来的, 基本都是说普通话. 当然除了如果你和当地人混太久也就会些河南腔调.  我就看这前面的男生有点面熟, 或许我真的很想碰到认识人, 所以就开始想.  从回忆里面一个一个人对, 哎呀, 这个不是Lon? 小学毕业后好象只见过一次, 还是差不多10年前啦.  其实一开始我还不能特别确定, 毕竟男生有的变化太多, (说白了就是老的比较快. 呵呵~) 不过他在前面好象要办理的业务很多啊, 所以我就仔细在后面端详到后来我是100%确定.  不过他回头好多次也没有看出来我是谁直到他离开时候还看了我好几眼, 认不出来我也不好意思上前去打招呼啦.  其实人家都说我没有变啊, 应该是他就忘记了我这个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