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花园’

十一月 24, 2016

永觀堂夜枫红红火火的世界 – 我心目中京都最美秋色Top 3之三

由 Majo

赏枫季节,白天看枫叶景色非常之重要;但是你一定一定不能错过的是夜晚赏枫的活动。 京都各大寺院,在枫叶季节都会推出特别的夜枫观赏时间。 每天白天的客人清场后,寺院内个个重要建筑会被灯光照亮,然后他们会迎来晚上的一波更多的游客。 不少人评价说,如果京都东福寺的枫叶是赏枫场所之王的话,那么王后就是永觀堂禪林寺

Kyoto_Eikando_Night-Foliage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标签: , , ,
十一月 22, 2016

東福寺通天桥上走一趟,收获百张秋色图 – 我心目中京都最美秋色 Top 3 之二

由 Majo

https://majohouse.com/2016/11/20/kyoto_daigoji_autumn/

东福寺通天桥上赏枫,可以说是寸步难移。 曾经有网友留言给我说,在通天桥上拥挤的都能怀孕了的;但是那红色的海洋太美艳了,再挤也值得。

Kyoto_Tofuku-Ji_00

 

 

== 置身于東福寺色彩的海洋中 ==

 

说实话,最初我并没有对东福寺的枫叶抱有太大的期望,虽然看到很多达人分享过说东福寺是在京都赏枫绝对不能错过的场所。 只是我自以为是的认为,人对于美的鉴赏,也是有对比性的。 比如一个从来没有见过下大雪的人,也许会对薄薄的一层雪就大呼绝美;没有去走过真正险峻的野路徒步的人,会夸耀长途的高原石阶跋涉已经是牛逼闪闪的作为 (这是本人我)。 作为在四季很分明的地方居住过10年的我来说,秋色对我来说并不陌生。 看过不少朋友分享过在清水寺看到的秋色,红色的海洋美是美,但在我的眼中他还不到绝美的程度啊。 东福寺的大名感觉上是不如清水寺来的有名气,虽然赏枫名所他的排名是在清水寺之上的。

Majo Photograph

read more »

标签: , ,
十一月 20, 2016

如画一般的醍醐寺 – 我心目中京都最美秋色Top 3之一

由 Majo

BestKyotoFall

一转眼又到了日本最美的那个季节。 相对与樱花季的粉嫩纯透,我更喜欢这种色彩强烈的灿烂秋色。

去年的枫叶季,因为最开始气温比较暖,叶子变色的稍微晚了一些些;还不巧在半红半黄的时候碰到大风大雨,那些已经嫣红的叶子被无情的打落,还没来的及变身的叶子们,也被吹得伤痕累累。 于是,很多的地方,留下的多是光秃秃的树枝。 好在少许一些顽强的生命力们,依旧展现给我了一副很美的画幅。

今年,听闻叶子早红了半个月,而且是一个灿烂的好年。 京都的红叶好像也与女生的心情一样,每年都不是很稳定,一年好一年不好的。 尽管去年的红叶不尽人意,但她还是非常美的;我还是有经历那许多拿起相机咔嚓咔嚓不停拍的疯狂时刻。 在京都停留的那五天里,游逛了不少寺庙以及闻名的赏枫圣地;现在我总结出来我心目中的 TOP 3。 在相对来说没有灿烂到优秀程度的年份里,这几处地方的红叶依旧是抓住了我的心,让我有了必须还要在一个好年重返的冲动。

这一系列因为图片太多,所以拆成三个篇幅来写,现在是第一篇~

 

== 醍醐寺 ==

 

“醍醐寺,作为古京都文化财产的一部分,被列入世界遗产的名录中。” 如果你在网络搜索 “醍醐寺“, 这往往是你看到的第一条讯息。 虽然这个古京都文化财产中,也有包含 清水寺,金閣寺,银閣寺… 等等其他更家喻户晓的寺庙;但我相信你看一眼醍醐寺的照片,你的视线与思想就摆脱不了它了。

你如果要是问当地人,或者对京都比较熟悉的老游客,赏枫最美丽的寺院是哪里? 如果只能去一家那要去哪里? 他们会告诉你说 醍醐寺 !!  更让人惊奇的是,假如同样的问题,你问的是樱花季,那么答案依旧是 醍醐寺!!

read more »

五月 14, 2014

《开花了》- The Flower Blooms @ The Flower Field, Carlsbad CA

由 Majo

春天蜜游团第二天的行程,是去一个大花园!

MajoHouse_BlogPhoto

这片花田很久以前在Yuaner的blog里面曾经见过。当时她贴的图不多,所以虽然觉得不错,但考虑到距离的问题,并没有很心动。 此次趁着去看Poppy Field, 就一起凑团啦。 The Flower Fields 在南加州 Carlsbad 小城 http://www.theflowerfields.com/ , 距离洛杉矶有一个半小时的车程,距离San Diego 45分钟。

在靠海的50 Acres 英亩土地上(大约是两万多平方米),种满了鲜花。 花的品种主要是 Giant Tecolote Ranunculus 毛茛属 花毛茛。花种是 Mr. Luther Gage 在 1920年多带来这片区域的。他在 Mr. Frank Freeze 的农场旁边开始尝试种植。 后来,Mr. Frank Freeze为了生计开始大规模种植鲜花,并传授技术与他的儿子Edwin Freeze.  Mr. Edwin Freeze把花毛茛发扬光大,从最初两种颜色的种子,培育出各种各样的彩虹颜色。 直至今日,花色多达13种!

1993年,Mr. Edwin Freeze决定从花农退休,他决定让全世界都有机会欣赏自家的花田。 于是,The Flower Fields就诞生了。

MajoHouse_BlogPhoto

read more »

标签: ,
五月 4, 2014

《花菱草盛开的山坡》- Antelope Valley California Poppy Reserve

由 Majo

California Golden Poppy 花菱草, 学名 Eschscholzia californica, 是加州的州花,又名加州罌粟、金英花,是罌粟科花菱草屬的一種草本植物。它艳丽的颜色犹如加州艳阳一般的耀眼,让直视的人闪到睁不开双眼。

春季的加州,花菱草基本上随处都能看到,它们的生命力都比较顽强。上班每天走路经过的一个迷你小树林,每年其实园丁都会把树林下的杂草给割掉,连同开了满地的小野花;这其中就包括几丛花菱草。可是,每年的春天,你依旧能够看到新的花菱草长出来,新的小野花油菜花虞美人。 每次阳光灿烂的日子,走过看到这些盛开的小太阳,心情都会不知不觉的好阳光起来。

Antelope_Valley_Poppy_Reserve_00_totoro

read more »

标签: ,
七月 26, 2013

初夏圆明园, 小荷才露尖尖角

由 Majo

月初在北京,不觉得自己做了什么事情,却时光飞逝。 其实,回国的9天差不多都是如此吧。

主要这次回去也不是为了自己,自然也就没有特别计划什么观光的活动,最多就是和小学同学,朋友们约了几场饭局。 主要的活动就是探望奶奶,以及参加好姐妹的婚礼。

当然,既然时隔6年夏日再入北京,就要把握机会,趁着荷花季,去大名鼎鼎的赏荷圣地圆明园朝拜一下。

出发前特别打听了一下,今年圆明园的荷花节从6月份就开始了。7月初,虽然应该荷花开的不会多,但多多少少还是应该会开一些的。查看了一下排满的行程,发现空档只有7月5日了,于是,就定这天啦。

刚到北京隔日,天空雾霾很厉害,阴阴的还下雨。那晚和Dearpig见面吃饭,顺便聊到了拍荷花。她也有意,于是大家说就一起去吧。 待我从奶奶家探望归来,已经是7月4日了。据说从我1日晚上离开北京开始,北京就开始晴空大蓝天的;但当我乘坐的高铁快要驶入北京城的时候,据说城里刮起了一阵特别恐怖的妖风还下了一段阵雨。是在迎接我返京吗?反正我都是一直很忐忑的,害怕5日早上天气不好拍荷无法成行。

7月5日,约的是5点多出发。虽然公园是8点开门的,但是听说早去可以从什么小门溜入,赶在人群之前。那,荷花最美的时候就是清晨啦,因为他们都是早上开花,而且清晨的光线也最棒的。 于是那早我4点就起来啦,其实4点的天空已经亮了的。我瞅见东边的天是发黄的亮光,哦嘢,晴天!是的,我还是有半点成为摄影师的坚持嘀,至少出门在外,如果要拍个啥日出啊,星空啊,我还是很乐意早起晚归嘀。

5点过,Dearpig搭车过来接我,俺俩直奔圆明园南门而去。南门大门已开,但是把门的不让我们进去。说,只有月票/年票/老年证的才能早入,我们要是想要进去,可以从东门?边的小门进入。 可是我俩都在南门了,又不知东门怎么走。给门票钱把门的,他也不收,反正就是不让我们进。

唉~ 磨嘴皮子磨了十几分钟,他才大发慈悲,看我们早早过来也可怜,距离开门还两个多小时,说好吧,进吧进吧。 于是~ 我俩跟在一群晨练的老头老太后面,进了园子。

MajoHouse_BlogPhoto

read more »

标签: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