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秋色’

一月 14, 2011

宫墙内的故事《真实的童话 捷克.克鲁姆洛夫 IV》

由 Majo

时光穿越是非常难的一件事情。假如当初没有留下什么笔记的话,有时候回忆起来细节都会忘记;更不要说如果还有之后的旅行回忆在那里干扰。看那些常年都在旅行的人写的游记,真的就感觉是秀图多过写感受,写背景多过写自己的经历。也怪不得人家的,有时候我自己看我自己多年前的游记,都会惊讶 “啊,我有做这个事情吗?"

倒不是说我记忆力不好了,只是隔的时间越长,写起来更费时间费精力罢了。但是,为了自己将来能够完整的回忆,我还是固执到一定要写出自己满意的细节为止。

 

September 24, 2010

话说那日中午从Cesky Krumlov城堡回民宿休息,清早那宁静的感觉一扫而空。取而代之的是人潮拥挤的街道,时不时看到举着小旗子的导游在那里吆喝,主要的景点前面,围了一圈又一圈的人。这种感觉就好象,早上还是你家的地盘呢,结果中午的时候就被大量的陌生人占据,有种被侵犯的挫败感。还好这些人群都是朝着城堡的方向进军的,我们是逆行进村,只要忍受到中心广场那里就好了。广场人虽然多,但是是比较有秩序的那种。

ceskykrumlov078

read more »

Advertisements
十二月 14, 2010

Once Upon A Time … 《真实的童话 捷克.克鲁姆洛夫 III》

由 Majo

很久很久以前,在山的那边,树林的深处,小河的包围中有一个小小的国家。

那里有很多精致的红顶小屋,住着一群朴实快乐的人们。

只是好景不长,有一只贪婪的恶龙,得知这样一块宝地,硬是过来霸占了下来。

恶龙每天在城堡里面吞云吐雾,花天酒地,整个小国家都笼罩在一片灰蒙蒙的烟气中。

可怜的人们每天生活在灰暗中,都变得好忧郁。

ceskykrumlov040

read more »

十月 26, 2007

坠落幽静美丽险徒 《骑马喀纳斯流浪记 六》

由 Majo
 
就好象这篇的题目, 那天的路程是最艰险的, 然后某人(就是我) 还坠马了.
在陡峭到连马都不敢走的布满碎石块的山路上,
看到的景色却是最棒!!
连最后到达小黑湖的那种荒芜都是孤独的美丽.
 
这篇在写, 但是还没有完成, 先贴照片上来, 文字过两天放上来.
我就是觉得这星期只发一篇不太好..哈哈.
不过, sorry, 这星期小忙….
 
来, 看图先, 故事随后说哦…..
 
—————————————————
 
10/29/2007 添加的内容:
 
从山上下来回到白扬小屋时候Jack & 小美已经起床了, 说等了我们很久了也没见我们回来. 我一边绘声绘色的和小美描述她错过的景色, Jack & 健健一边忙碌进出弄开水给我们泡面对的, 昨天晚上我们买的泡面就是为了今天早餐的. 不过老板那里烧开水很慢, 需要的人又多有点供不应求的感觉. 第一壶只够我们泡3盒的等待第二壶水的时候, Jack跑去小超市又买了5个馕和5个口罩.

其实在家的时候早上都是很紧张的, 所以吃的东西也都是随便或者不怎么吃. 不过在外面似乎就会多注意点, 不管什么都会多吃点. 这不, 小美已经非常饿的独吞了一碗泡面, 顺便还外加一大块馕和一条火腿。 看她那么饿, 我也不好意思枪, 就等待第二轮的泡出来. 另外两碗给Jack和小伟吃了大家一边吃一边说, NND, 我在家几百年都不吃泡面了其实我也不是特别饿, 一碗我吃不了, 健同学自信的说, 你尽管吃, 吃不下我吃所以其实后来我们就只又泡了一碗而已, 健健分了我的半碗还有小伟剩下的半碗. 这个小事情后来被证明是做的非常地对的, 剩下的那一碗泡面, 在之后的某天里, 某种意义上面算是""了我们的命.

新疆因为是在中国的最西边, 所以其实按照地理位置, 它和北京有着2.5小时的时差. 但是因为中国喜欢以首都为中心统一时间, 所以在大西南北的同胞们只能自己顺着调整新疆本地的人都是按照有时差的时间过日子的, 他们自己私自的手机都是用的新疆时间, 也就是比北京时间要晚2.5小时一开始昨天阿汗说我们早上7点出发, 大家都冒了冷汗, 其实他的意思是新疆时间的7, 也就是北京时间的9:30. 特别为了这个, Jack把他的手机调整到了新疆时间, 免的以后错乱.
 
不过因为我们看日出晚回来了, 又加上早上等泡面什么的, 后来还要去马棚找阿汗过来 (中间还顺便一起在我们住的地方留影了)。这么一折腾,等把行李绑好上马出发的时候已经是10:30了。今天阿汉把马鞍调整过了,所以我的缰绳有比较长了,而且马鞍的垫子也比较厚,所以一开始坐上去并没有昨天那么痛苦。
 

慢慢的遛马骑出了村子,爬上了村外的山头。在登上了第一个坡后,有一个被拦截起来的收费站,说是买喀纳斯门票的。哎~ 我们还得两天才到呢,今天就得买票了。每个人是160元。 本来我都拿了钱出来,要付了,结果追随我们后面来了一队也是骑马去喀纳斯的清一色穿军大衣的驴友。他们是6个人,就说和我们5人一起可以买团体优惠价格。也就是8折,20% off, 每人就是120。这么好的机会当然要利用,而且昨天说了要开始注意省钱。当然那卖票的不愿意啦,所以我和军大衣的队长一起胡诌说我们都一路啊,只不过刚才我们先走出来探路的,然后不知道他们什么时候到所以才说要先买票。那现在他们到了,当然一起买啦。后来卖票的说不过我们就给了我们团体票,结果这么一下我们自己省了200元。赶紧和军大衣互相感谢,说一路去小黑湖也要一起多照应。

 

买了票,他们就给我们打开栅栏让我们过去了。栅栏另外一边是一片高坡上的平原,很多的马就开始奔驰。因为这时候我的马在第一,我没有想奔,但是后面的人想超我所以开始赶他自己的马。没有想到他的马倒没有怎么跑,我的马开始狂跑。那个时候我还刚说要掏口罩出来带的,这么一跑弄得我差点掉下来,而且马跑的是在太快了,吓得我一直叫,拉缰绳也根本没有用。健健在后面赶紧和那赶马的军大衣说我的马不能赶,太危险。所以这么我才好不容易喘了口气。跑完了平原,开始爬坡。 非常陡峭的坡,大概是有60度的斜度的。而且是石块尘土飞扬的路。我们几个都带上口罩挡灰尘,结果人家后面的马队笑说这几个人不知道是从什么医院出来的。坡真的很陡,马儿走的也很累,健健已经下马开始牵马走了。 我的马虽然倔强不听话,但是力气还是大的,所以爬起来还可以。

 
 

好不容易上了坡,又来到一片山上平原。这里三面有山环绕,一面是可以俯视远处的禾木,然后近处有些白桦。到这里马儿要休息了,刚才的坡真的是爬的非常累。某个人的马都有点吐白沫了。在这里停留也一圆小美Jack没有看禾木日出的遗憾,虽然这里比较远,虽然已经11:30太阳都出来很高了,但是还是稍微可以感觉一下下的。于是我们又是一阵拍照合影。

 

再出发就走的很悠闲,虽然是平原但是也没有奔。马儿就慢慢的溜达。山坡平原风景非常好,远山上的黄色,近处的小木屋。碧蓝色的天空,还有日月同辉的景色。走过了平原我们进入了白桦林。林子里面路就比较不好走了,基本是没有路,就是大块大块的石头,有的时候能看到前面的马儿后蹄没有踏好打滑的场景,挺惊险的。而且路也开始变得非常陡峭和狭窄,基本只能一匹马独自过,而且有很多地方还是转弯非常急的。马走的很慢,所以几队不同的马队现在都在一起走了,马夫们也都互相照应着大家,互相帮忙看着对方的队伍。

 
 
 
 

因为看着陡峭的路会害怕,所以我选择了看风景。偶尔我们踏过的斜坡会是有小溪流下来;有时候从树林的缝隙间能看到左边悬崖下面的小河流;那更多的时候是能看到左边远处山上布满的黄绿色。这种感觉非常的幽静,听着小溪流的哗哗声,山上叶子被风吹过的声音,感觉也就轻松下来了。很多人都没有在抓缰绳了,反而拿出来iPod, 把手插进口袋,慢慢一边听音乐一边融入这美景中间。至于脚下的险路大家可能都忘记了,而且今天其实我自己骑马感觉也有比昨天习惯了不少。

 

当路稍微好走一点的时候,我们来到比较浓密的白桦林中间的一块空地。这里可以对望对面的山头,也可以看到我们走过的路和翻过的山。空地上面布满了落下的黄叶,还有个别的几头牛在悠闲的吃草,也不知道他们怎么来这里的。马夫们要在这里休息,也让马儿休息休息,它们爬坡了许久需要补充点草。时间这时候是12:50, 另外的几队驴友开始坐在地上吃午餐;但是我们5个都不饿,所以就是在这里转转拍照片。这片地方真的很棒,山林里面的一个优雅休息地,背靠黄树林,对面还是黄树林,而且那一棵棵树的感觉好像是水彩油墨画上去的。一整个就是意境非常好的,所以我们来了一堆拥抱山林,背影和山林的造型照片。特别这时候太阳正好在头顶,所以这一整个就是被阳光包围,吸取大自然灵气以及精华的好场所。

 

  

 

我们5个人大概只是休息了半个小时,因为记得禾木的居民告诉过我们,小黑湖那里住宿比较紧张,要早点赶过去比较好,所以我们决定先走。本来以为可能接下来的路比较好走呢,结果刚刚出发碰到了一队从小黑湖过来的人们,他们告诉我们,我们大概还有4个多小时才能到,而且前面的路非常非常的危险,让我们小心。

 

虽然有了心理准备,但是后面的路还是吓到我们了。一开始我们是顺着树林边的陡峭小路走,虽然陡峭但是路还是可以并排走两匹马,所以如果对面来了马也没有关系。接着是开始在石子路上爬坡,那坡还不是普通的山坡,有点类似山崩留下来的石头坡,因为没有路所以我们要自己zig zag, 走对角线来来回回的上去。这片坡还有少些的流水下来,所以更增加了路的滑度。马儿打滑是常事情,有很多时候它们两只后腿都滑到跪下了。当然我们马上的人也是颠颠簸簸的。走过了这片路,又进入了另一片树林。很多地方树枝延伸到路的中间,而马儿反而比较喜欢朝里面钻。一开始我还是成功的躲过了不少树枝,后来在一片比较阴暗的地方,前面走过的小美和Jack还事先提醒过我的情况下,我特别还让马去躲开那树枝的。结果没有想到其实更大的在后面,我一个没有注意,还没有来得及反应头就碰到了那粗大的树枝,人一下子后仰坠马下来。事情发生的非常快,所以其实我也不太清楚我怎么就到了地上,庆幸自己没有被脚踏或者什么缰绳绊住,要不可就是要被马拉着拖着走了。还好这里虽然旁边有小悬崖,但是其实因为是林子所以路还不是太狭窄,而且我坠落的也不是太靠外面,只是马的后面,所以也没有什么可能坠落山崖的可能。身体也没有特别伤,只可能就是左边的胳膊落地时候撞倒有点痛,然后就是一身灰土罢了。阿汉赶紧从后面跑过来问我有没有事情,不过那时候我自己都坐起来了,也没有事情。后来他又扶我上马,大家继续赶路。

 

我的马儿,很奇怪,把我给摔了吧,反而开始有了干劲。什么险坡,石头路都走的特别快。在一段只能容纳一匹马的紧靠悬崖的小土路上,我们遇到迎面来的另外一队马队,大家都被卡在这了进退两难。一边是悬崖当然不能过去走,而且几乎是如果挪一步路就可能坠落的;另外一边是几乎直上的山坡。所有的马儿都停在那里了,必须有一匹错过去,大家才可能走动。对面的马队一直让我们挪动,带头的那匹马还一直想要挤过来,逼得小美的马都一直在悬崖边缘打滑;最后是我的马儿英勇的向坡上迈了一步,错了过去,大家才一个个能走了。不过危险不只是结束在这里而已。那条悬崖边缘的小路一直持续下去了很长时间,而且开始出现非常陡峭的断层。路本来就窄,还在悬崖边缘,而且加上是石头土路,也有点滑;在某一个非常非常高呈现90度直角的路中断层那里, 马儿们都不敢走了,无论怎么赶都不肯耀过去。最后是阿汉上前来,慢慢的一匹一匹引导着马,哄着骗着安抚着,马儿才愿意走下去。

 

好不容易比较危险的路慢慢变得平坦了,前方也能看到中途驿站。健健又迫不及待的开始跑前面去领头,甚至开始狂奔,是飞起来的那种奔。后来他形容说,感觉就和飞一样,而且是一点也不怕的超级爽的感觉。Jack和小美也是跟随他奔跑开来。我想我大概还是有点坠马的后怕,所以我只是在最后稍微小奔跑了一下。

  

 

这里的中途驿站很不错,树林的旁边流着一条很宽的小溪,溪边很多大块的石头和自然倒塌的树木。小伟一下马就瘫倒在一块大石头的上面,一下子那场景活像是一桩杀人弃尸案件的事发现场。这时候是2:40,于是我们就坐在小溪边上的树根上面依山傍水开始午餐。当然食物依旧是馕和火腿肉,不过大概是因为饿了,还是因为景色好呢,还是因为有一帮子患难过的朋友呢,所以都吃的很香。在这里我们休息了很久,后面的队伍来了又走了我们还是没有走。最后还因为我的马儿贪图肥沃的溪边草地,一直也不肯离开只顾着咀嚼耽误了点时间。所以我们大概在驿站停留了将近一个小时左右。

 

午餐过后的路就开始越走越冷了,本来还有点太阳的结果现在全部都是乌云密布。冷风嗖嗖的迎面吹过来,但是我们还是要翻山越岭。又走了很多石头路和山崩坡路,碰到一些从小黑湖过来的人,和他们询问那里住宿的情况,得到的答案是,小黑湖真黑啊!他们告诉我们那里有标准间,还可以洗澡。(后来才知道他们是给我们开玩笑的。) 当远处渐渐能看到一点雪山的时候,我们的路也开始平坦起来。于是我们又看到健健兴奋的离开大部队,跑到靠近雪山溪流的地方去奔马,他这一路真的是奔马上瘾了,时时刻刻找机会找地方飞驰。

 

另外一队的马夫在路上捡到一白色的野马,那马儿还真的比较野蛮的。本来平坦的路也没有什么,马都是一匹跟随着一匹走的,但大概野马和经过驯服的马就是不一样吧。小美的马走在那野马后面,她的腿连同她的马被狠狠地踢了一蹄子。那应该是非常痛得,因为马上小美就开始破口大骂外加上狠劲抽了那野马几鞭子。

 

路越走越不像是路了,虽然是平原地形,但是却坑坑洼洼的,也没有明确的路的地貌。就是随便什么地方都一样,随便什么地方都可以走。大石头小石头夹杂着一些黄土地和地衣。前方一个灰色的湖一类的东西,应该就是小黑湖的。之前一直听说的小黑湖的蒙古包也终于看到了,还真的是非常的零星间隔非常的遥远。前面的游客说可以洗澡,所以我本来脑海里面绘制的景色是至少能看到几个木头屋子什么的。结果呢,眼睛可以看到的地方除了山和湖,就是大概5个蒙古包。要怎么荒芜凄凉怎么荒芜凄凉,这么空旷的地方,我可能这辈子还没有过夜过。不过好像感觉又有点兴奋,因为整个这里的气氛好像是古代大侠赶路途中可能会休息的地方。哈哈~~ 感觉非常的流浪。

标签:
十月 22, 2007

仙气环绕的小村庄 《骑马喀纳斯流浪记 五》

由 Majo
 
早上10点出发, 下午5:30我们终于到达禾木, 一个埋藏在山谷里白桦林中间, 几十年来都不曾改变的脱俗有点神仙气息的小村庄.  在村子靠北的马棚下马, 当时我就和小美一起决定, 再也不想上去了.  阿汗鼓励我们住在马棚边上一个住处, 但是大家想去找之前路人介绍的青年旅馆. 因为行李太多不想背着跑, 所以派了队长健健去打听. 这时候陆陆续续别的马队也来了, 每一个人都好象从什么土地里面钻出来的, 一身灰, 行李也都是. 好多人下了马就在那里拍打自己的衣服, 只见刮过一阵灰尘风.  

最后因为青年旅馆已经客满, 我们住到了它对面的白杨旅馆. 其实这里所有的房子都是一样的小木屋, 住哪家没有明显的区别, 唯一就是一个人住还是和人合住; 或者有没有热水洗澡的区别. 白扬那里可以洗澡, 不过是晚上7点以后才有电, 8点以后才有热水, 价格是60/人. 既然来到了没什么人烟与世隔离的地方, 也不能要求他们太多. 我们5个人也就是包了一个三人间和一个双人间.  原本路上的时候, 健同学向小美强烈要求, 今天晚上一定要和老婆小伟单独住一间. 只是现在小伟说, 不可以, 要女生一间, 男生一间.

 
 
把托行李的马牵到我们的木屋前,包们卸下来拍打了好一阵子,才似乎干净了那么一点点。我们自己身上的灰也懒得拍,因为似乎早都纠缠进每一根线里面,根本不可能完全干净了。要命的是我们那些床还都是白色的,只见一坐上去,或者把外套一放就出现一个微黄色的印子。小伟去洗手间洗脸,发现用洗面奶洗了两遍还是有那么一点脏;我是懒得洗,想说等到洗澡时候一起洗,这时候就是用纸巾擦了擦,发现那鼻孔里面都是超级超级黑的。没有洗脸不过跑去洗手了,整个手掌因为扣着马鞍所以都是黑色的,指甲的缝隙里面还有很多灰。用肥皂好多次也洗不干净,小美说,等会洗澡时候洗头发应该就可以弄干净了。洗手的时候,我觉得右手心特别痛,仔细一看,原来是被磨出来了一个大水泡。我觉得按照这个速度,明天我的手非要烂掉不可,今天一定要去找个地方去买手套。

没有电,也没有热水,手机也基本没有信号了. 小美用的联通根本没有信号, 我和Jack的中国电信有微弱的不安定信号. 所以我们决定先吃饭, 派了Jack和小美去和白杨的老板点菜,点了4菜一汤外加10串羊肉串,说要等半小时。这空闲我们也不准备混,决定去外面转转。此时已经是夕阳时候,村里面人不多,因为大部分的人都跑到了前面的山上看日落,远远的能看到山上一长排蚂蚁似的人群。我们怎么也赶不上了,所以就在村里面转了转,其实在村子里面,也觉得落日给周围都蒙上了一层金色的面纱。跑进一家小小"超市",小美买了些葡萄我们就回去在院子里面的水管那里洗了吃了。坐在那里的木头椅子上真的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一整个痛,要坐下很难,坐下了就不能起来。所以我就是能不动就不动的。

 
 
因为白杨只有老板一个人弄所有的东西,住房,煮饭,烧水,所以食物上的比较慢。Jack和健健还要了2瓶啤酒,真是腐败!暖暖的食物大家吃的很开心,米饭一共吃了2大盘. 小美说出来她胖了,因为在家里面从来不吃这么多饭的。所有的东西都基本扫光后,只有啤酒没有喝完,因为太凉(我觉得这里都不需要冰箱的,因为有个天然冰箱. 哦,我们都是在院子里面吃饭, 是在外面)。对,还有小美爱的虎皮辣椒也没有吃完,那东西不是我的菜。

吃了饭,我说,我们出去遛达溜达吧,反正现在也没有来电来热水,不如去逛逛村子顺便消化。于是大家就往村口走,很多的马夫过来搭讪,问我们要不要骑马。哈~~ 我是听到马就害怕了。还有很多的摩托车从山上下来,估计都是载人上去看日落的。我拦住一位,问他什么地方看日出最好? 几点太阳升起来? 从这里走到山上要多久?… 那个大哥说大概要走路半小时-40分钟,然后基本是7点日出就可以拍了。他问我们要不要摩托车呢?那时候我就想了想,如果要早上去占位置,还要早起,那么明天不是要5点就起床啦?累不累是一回事,但是如果不能赶上时间拍照,那我是绝对对不起我的飞机票的, 再说如果没有拍到好的照片, 我想我回家后会想死. 于是我就说我明天早上要摩托上山;后来别人也都同意了。我让那个大哥再找4辆摩托来,明天早上6点半来接我们。价钱是光上山30, 来回50; 没有决定是不是要来回是我想说可能我想走着回来.

日出行程搞定,就不怕了。于是大家走出村子,来到村边的小溪白桦林边上。这个时候天色已经是微黑,偶尔有几盏微弱的灯,除了溪水声音都没有什么别的声音了。被山和小树林围绕在中间,禾木真的感觉有那么一些仙气,虽然我都还没有看到它最美丽的日出日落,但是仅仅呆在其中已经感觉非常有意境。

 
 
临回屋前,又跑去那个小超市,大家买了泡面咸菜和水,还每人买了手套等一堆零碎日用品。小美特别还买了瓶可乐, 因为她说她需要那个东西, 我们还惊奇的发现竟然还有喀纳斯地区自己出的可乐卖. 回到屋子里面已经来电了,老板说热水很快就好。我是迫不及待的想要洗澡啊,无奈后来那水龙头出来的水都是一丝一丝的,洗得我真是费劲;但是好歹还是洗了, 感觉上比较好. 洗好出来, 暖气也来了, 让我们那个冰冷的小木屋稍微人气了一点.

趁着别人去洗的时候, 我开始算帐, 看看我们离家2天, 花费了多少. 不算不要紧, 一算吓一跳. 不算今天晚上住宿和吃饭(因为那个钱还没有付), 我们每人已经花了1190. 假如按照这个速度下去, 还没有出山我们的现金就都没有了, 这方圆几百里里面也没有提款机器. 于是赶紧召集大家来商议, 说明天开始要节省. 小美这时候提议我们应该要不骑马的, 又贵还受罪. 之前在小超市, 那里的本地人听说我们要骑马三天都非常惊讶, 他们说他们自己骑一天都很难受了, 我们没什么经验骑三天绝对是身体的摧残. 小美说要不我们明天到了小黑湖去把马给转租, 捞点钱回来? 不过应该到那里的人都有马吧, 谁要我们的呢? 到时候看吧… 现在就是尽量算计着点花钱了. 听说明天小黑湖那里没有地方住, 只能住他们超级贵的200/人的蒙古包, 那又是一大笔.

这与世隔绝的小村没什么夜生活, 晚上我们准备早睡觉. 小美似乎觉得自己有点发烧, 于是要求Jack来陪她照顾他. 所以最后健健还是如愿以偿了, 因为小伟过去换了Jack过来. 小美也决定明天早上不起来了, 她觉得她自己不舒服想多休息. Jack也没有很在意日出所以他也不去了. 我是说我就是为了这日出来得, 所以铁定要去的. 把手机定了闹钟在5:50响之后躺下, 在Jack的呼噜和暖气管道咣噹咣噹的声音中很快就睡着了.
  
一夜都挺冷的, 虽然有暖气但是也不够强. 6点钟我终于决定爬起来的时候, 周围黑的不行, 村子晚上12点关电. 好在Jack带了一个手摇的发电器手点筒, 睡觉前他给我让我早上起来照明的. 不过那个需要一直摇, 要不很快就没有电的. 所以后来就听到我啊的一声大叫, 手电掉进厕所, 周围黑成一片. 努力摸回来找手机, 开了屏幕回去厕所找手电, 真是囧啊. 最后终于在6:35左右我准备好了, 多穿了一条长裤袜保暖, 背上我的三角架出门了. 一开门就一阵寒风扑面而来, 外面还很黑却看起来银闪闪的. 原来是草地上结的霜被银白色的月光反射出来的光芒.  抬头看天空, 全部都是星星好清楚. 密密麻麻的多到不行.  外面也不需要手电了, 因为月亮的光芒亮到可以看书. 周围静悄悄, 只有我一个人在满天繁星下的银白草地, 看着周围的小木屋, 远处的山和这时候深蓝色的白扬, 我真的好希望可以能在这村子住上一个星期啊. 此时我看到院子另外一面的屋门打开了, 小伟和健健也出来了.

一起走到门口, 摩托车们的声音从远处传来.  就在我们打开院子的铁链出去后, 他们也刚好开到我们面前. 说明了有两位不舒服不能同去, 于是就三辆摩托开始出村上山.  本来就很冷, 这摩托上面就更冷, 暗自庆幸自己买了手套, 还庆幸我的外套有帽子可以遮风. 摩托车驶过了村口的小木桥, 踏过山下的小溪, 顺着盘山的土路绕来绕去大概10分钟, 我们来到山上的一片平台空地. 在边缘的地方有人工搭的一排木板路, 站在那里可以很清楚的看到一整个山弯中间的禾木,白杨林和村后的山. 此时这里只有我们, 我们是第一个上山来的人. 虽然已经快7点了, 但是天一点也没有要亮的意思. 我顺着木板路走到最尽头一处视野我认为最喜欢的地方开始架三角架. 早来真好, 位置随便挑选, 不过等我的家伙都准备好了也还是没有别人来.  于是我们三人在寒冷的风里面冷到发抖, 开始原地跑步取暖. 远远看到村子里面一个个黄色的灯光在动, 那是摩托车的前灯, 现在才是大部队人马上山的时候. 不过我觉得早来也好, 早来看到的景色都属于我而已.

陆续也有人徒步上来的了, 这时候天才开始微亮, 时间大概是7:20过了. 在接下来的一个半小时里面, 我坚守着自己的地盘, 因为上来的人越来越多, 大家开始跑到前面去找好视野. 几次都需要和他们说我们很早上来很辛苦才占到的位置, 希望他们谅解不要挡住. 后来有的人就跑到木板前面山的悬崖斜坡上看风景, 真的还满危险的. 我呢,在基本没有什么障碍的情况下捕捉到了禾木从深蓝变成金黄的过程. 最开始是深蓝变成浅蓝浅灰, 整片白桦林的黄色开始越来越鲜艳, 但是太阳还是不肯露脸. 只有朝霞的光芒和地平线下射出来的阳光把东边的山头照亮了, 我们背后西北方向的那片山头也被映的通红. 很多人开始转移目标拍后面的红山, 不过我还是喜欢正面禾木的神仙气息.  慢慢的能看到一层薄雾开始笼罩在村子的周围, 不知道是地面的霜开始蒸发呢? 还是村子里面的人开始起灶生火起炊烟.在我旁边的是几位带着超级先进的机器镜头测光器的新疆记者摄影队,他们对着那薄烟缭绕的村子拍个不停.我好奇的要求从他们的镜头里面看看,果然他们的顶级镜头下的村庄好似是躲藏在云彩里面神仙居住的地方.其中一位记者大叔告诉我,他从94年就来这里拍照了,有时候一年来好几次,不过都是每年这时候人最多.这么十几年来,除了村口盖了坐小桥,立了几个牌子外,基本上都没有变化.他还看了看我的30D和不怎么专业的镜头告诉我,我需要升级一个长镜头小白一类的.呵呵~~最后,在大家耐心的等待下,太阳终于出头了,刺眼的光芒把山下禾木的小木屋射的金黄.甚至有那么个别几个小屋似乎瞬间变身成了黄金屋.

 
 
 
太阳全部出来大概是9点了,我依依不舍得在健健的再三催促下收起三角架.其实我就想这么待在山上的.不过我们今天还要赶路,所以我拍拍相机,想着里面应该还满意的照片,跨上摩托车,告别那些还驻守在山上的长枪大炮,批着暖暖的金沙阳光下山了.返回那在山上看到的神仙境地.
 
标签: ,
十月 18, 2007

身体散架眼睛感叹 《骑马喀纳斯流浪记 四》

由 Majo

话说刚上马的时候感觉还很轻松, 稍微一使劲就跨上去了, 而且高高在上的视野也无限好我的马缰绳有点短, 所以当它要低头吃草的时候我就拉不住它了. 这些马儿似乎经过训练, 不用赶都自己认识路. 差不多准10点, 马儿们自己溜哒溜哒爬上蒙古包旁边的山坡, 我们朝着完全没有人烟的荒山野林前进.

健健一匹白马当前领队, 基本我和Jack跟在后. 美和小伟在最后面. 基本上刚开始我们就都了解了每匹马的特性. 健健的马很听话, 非常好驾驭; Jack的马比较憨厚, 只要赶他就会走的很快; 我的马很倔脾气, 自己爱走就走很快, 不爱走就不走停下来吃草; 小美的马偶尔会有股冲劲, 但是她马爱放屁, 被我们誉为马屁王, 一路 pu~ pu~ pu~不停连环炮; 小伟的马年纪比较大, 所以走的有点力不从心, 小伟为了激励它给它起了个名字叫 彪汉.

我们顺着没有路的路爬上了山坡, 在山腰环饶. 太阳这时候完全升了起来, 照在对面山上的松桦林上. 那些密密麻麻的松树, 搀杂在一些白桦之间. 基本上所有的桦树都黄了, 一片片叶子随着微风摆动在阳光下金灿灿的, 仿佛满山都是金币; 而部分的松树竟然也有金黄的松针, 我本来一直以为松树是长青的.

这时候,我们的手机都还有信号, 所以小美开始发消息给我们那些没有能够参与的朋友, 说什么我们在马背上遥祝你国庆节快乐, 结婚周年快乐, xxxxxx … 我们都说要羡慕死他们去. 我心里面也是非常的兴奋. 本来这次出门完全没有期望说是可以完全按照我的意思走, 毕竟我是"江湖老油条", 不能要求朋友们和我一样闯荡. 我一直就是告诉他们,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能去看禾木的日出和喀纳斯, 别的我都无所谓. 最开始法国的Diyun同学也是说觉得我可能会因为旅行磨和度不好而不能 fully enjoy myself.  所以这些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没有敢期望太多. 不过就是万万没有想到, 事情却是往我能想象的最好方向发展. 现在在马背上悠闲的俯视大地美丽景色的我, 感觉象是大侠闯荡江湖一样自由自在.

 

绕过第一个山, 我们在一片山间草地停靠下来. 让马儿休息一下, 我们也跑到阳光下, 背靠蓝天白桦拍照开来. 因为出发的早所以我们还都没有碰到别的马队,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景色任我拍, 天地间都是我们的感觉了. 大家都只是"好美啊, 好美啊", 手舞足蹈得伴随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再出发我的马就开始闹别扭了, 它只是想要吃草, 不肯走, 而且是怎么赶怎么"驾"它也不听, 只有马夫阿汗过来赶两下它才走两步. 所以接下来我就是落在最后面的了, 跟着阿汗还有托我们行李的马一起走.  这时候我们开始进入白桦林了, 有的时候马被赶的会小跑一下, 上下颠簸的我感觉好象要被甩下来. 我只有努力的扣着马鞍.  渐渐能听到水的声音, 一条很漂亮的蓝绿色小河流淌在我们右边. 大家问阿汗这是什么河, 阿汗回答喀纳斯. 哦, 原来喀纳斯河会流成喀纳斯湖哦.  又翻了一座山坡后, 我们来到小河边, 那里有几座木屋和一座木桥. 阿汗指示大家要停下来买票, 说是禾木的票. 

禾木? 不是晚上才到吗? 怎么现在就买票呢? 而且我们好象隐约记得马队负责人说我们的租马费用包括了所有的门票, 所以一路不需要另外买票了. 可是那里把守的几个人说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买票的. 奇怪了, 我们感觉受骗了, 请阿汗和他们解释, 但是阿汗国语不好也听不太懂我们的话. 突然Jack想起来我们马票背后有负责人电话, 就说来打电话抗议. 但是不巧,在这里我们大家的手机已经都没有信号了. 健健问那把守的人, "你们有没有电话我们可以用?" 他们当然说没有, 哎~~

这时候山那边走过来4个徒步的学生, 只见他们过来噌噌迅速的买了票, 因为有学生证所以还打折半价. 既然他们都买票了, 我们不买也不能过, 那就买吧. 每人60元, 我们也没有学生证, 本来说以前的也拿来蒙混过关, 但是没有人记得带. 现在这里的门票都是带一张有邮票的明信片, 所以自己只要写了地址就可以投邮箱. 我们看到那几个大学生过桥上了山, 我们也就跟在他们后面牵马过河. 这里感觉真的很好, 山, 河, 树林, 小桥, 木屋, 就好象一副水彩画, 所以要慢慢来体会拍照片, 毕竟马背上拍照非常抖. 过桥上马, 本来要跟着那些徒步的学生走的, 阿汗在后面制止我们, 说要从山下走. 看着那些学生走出去好远了, 我们开始担心他们是不是会迷路.

 

山下的路其实也不是山脚下, 是山腰. 左边是山坡石头, 右边是悬崖斜坡以及下面的喀纳斯河. 翠绿的河水流着流着顺着山饶了几个弯, 好像一条弯曲的龙身, 而且眼前这风景也是我在网上看到过好几次的. 我开始相信那些前面走过的人, 其实没有怎么去PS图片, 因为本身的景物就是那么的颜色鲜艳. 河水流进了树林, 我们也走进了比较陡峭的路程. 时不时要上山下坡, 或者踏过布满了大石头的小溪. 路边有很多树枝也会划到我们, 而黄土地上马蹄走过会掀起很多的灰尘. 有时候下坡实在很陡, 那我们以前哪有经验走这类的路啊, 所以马低头下坡时候我都感觉要翻过去了. 所以就听到我一会儿"啊~~"一声, 一会儿小美或者小伟也啊~~ 健健在前面发挥了队长的职责, 不断告诉大家下坡时候向后仰向后仰. 嗯, 发现这么一来的确感觉稳多了.

 


 

我们一直走一直走, 啊, 是一直骑一直骑来着. 腿已经开始酸痛了, 屁股也开始痛. 特别马走比较颠簸的路的时候, 颠的腿和身体都要散架了. 好不容易2点的时候熬到中途驿站, 也就是路程一半的一个地方, 我们终于可以下马来休息了. 这时候大家也都一下子不会走路了, 腿都是软的. 询问同样在驿站休息的从禾木过来的马队, 他们说我们还有4个小时路程. 还有四个啊? 好难熬. 
 

在驿站阿汗到后面放马然后和那里的人进屋子去吃饭了, 我们就在外面土地上随便蹲着拿出来我们的干粮吃. 昨天小伟上飞机前说她带了会让我们感谢她的东西来, 原来是双汇的火腿肠; 小美也买了新出的双汇矮胖辣火腿. 我们拿出来我们乌鲁木齐买的馕和水, 就这么配着火腿吃了开. (我是都没有从家里准备吃的带啊, 我就是来吃现成的的) 突然发现我们放馕的袋子里面有早上的那些超级实在的馕, 原来是小伟后来装进去的. 如果说我们今天早餐没有付钱那么不要也算, 但是既然付钱了所以没吃的但本来该吃的就得打包. 小伟这里说来着, 她真是懂得理家呢. 东西没啥, 但是吃起来特别好吃. 小美说她在家从来不吃这火腿的, NND出来吃的比谁都多. 而且好象我们骑了半天马活动过了吃的都特别香. 
 

在这里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 陆陆续续后面也来了别的几队马, 闲聊时候打听到他们租的马就都是230匹/天了. 幸好我们早租的. 那么按理说去禾木也要早过去, 一来可能找不到地方住, 二来去晚了他们就多要钱了.小伟说不骑马了, 就一个人先走了, 跟着健健, 小美和Jack也都牵着马开始徒步. 我也不想骑马了, 想都有点怕的, 所以我说找我的马来牵着走. 可是阿汗把我的马放到了后面吃草, 我找了半天没找到. 等阿汗把马牵来, 他顺便就把我拉上了马. 我一直说我不想骑,要下来走, 他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说,骑啦骑啦. 所以我看着前面四人悠闲的走, 我只能痛苦的骑. 这时候还正好不小心听到旁边2个骑摩托车从禾木过来的人说那驾驶人, 你车子能修好不啊, 刚才翻车我滚下来头都碰石头上了呀. 摩托司机用新疆国语说可以可以. 不过我看那两个女生, 她们摔了摩托还是满脸笑容呢. 惊吓的同时我也好奇, 怎么摔了还高兴?

再来这路的确更不好走了, 山路更窄更陡, 需要下坡或者淌溪的时候也变多了. 在走进一片更浓密的树林前, 我们又看到了前面买票那里的四个徒步人, 原来他们随便走还是可以走来这里. 路上还有一个独自徒步的中年人, 他走的速度和我们骑马的差不多, 而且看他悠闲的走, 不时停下来拍照片的时候, 我是无比羡慕能走路啊. 可是我的马太高我一个人下不来, 哎, 忍耐. 在树林边上他们大家也都上马了, 不过没骑太久, 依旧骑在前面的Jack就掉下马来. 原来他的马走过一个横跨路中间的树枝, 马能过去, 但是上面的人不可以, 所以他被拦腰截下, 脖子被树枝划破了几道. 好在他抱住了枝子掉下来的, 所以并没有摔太厉害. 这下子我们都怕了, 赶紧绕开那几棵树.

后来阿汗可能是要赶路, 所以一直一直赶马, 马儿们就开始奔跑. 这可是有点恐怖的, 特别是如果你之前没有经验的. 我完全时时刻刻就感觉我被马甩了起来要摔下马. 死命的掰着马鞍的边缘, 扣到指甲都劈了, 手心红了一片. 这时候我们经过一片平原, 所以说也才能跑. 超过了另外一队马, 他们就是强烈要求马夫不要赶, 只走,不奔. 我也想不奔啊, 可是前面健健后面小伟都奔, 我的马是只听人家赶不听我赶的, 所以我也只能奔.  奔跑了大概个把小时, 某人不行了要方便, 所以我们下马休息. 小美一下子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我的腿也弯背也酸浑身散架, 我们都开始抱怨, 不应该骑马应该徒步的. Jack脖子上面被划的地方现在已经出血了, 所以赶紧找出来OK绷贴上. 不光是身体酸痛, 我们也都满身是灰土, 马在土地奔跑时候带起来的土全部落在我们身上, 随便一摸脸上都是灰尘颗粒.

本来以为我们奔跑了一阵应该赶近了路了, 结果健健询问阿汗"按照刚才跑的速度还有多久到?", 阿汗坏笑了下说一个小时. 不是吧, 跑还一小时, 那我宁可不跑, 再跑我都散了. 于是继续赶路, 不过是慢慢走的. 又穿过一片树林和阴暗的小溪好多条, 很惊讶那些马儿竟然知道怎么找最好走的路淌过小溪. 这段路让我想到了从前看的恐怖片The Blair Witch Project里面走过的山路和上面横着很多倒塌的树木并且布满大石头的小溪.

 

走过了这里, 我们又开始奔了, 右边出现很多白桦林, 在树和树中间的空隙我突然看到远处山下面似乎有村庄. 仔细看了看, 一排排木屋, 那感觉, 那景象, 那不是禾木吗? 我在网上第一次看照片时候就爱上的村子, 之后日夜梦想能来看它的. 没错, 这肯定就是禾木, 化成灰我都认识. 哈哈哈~~ 感觉很近了呢, 阿汗说奔半小时就到了. 不过这时候我不想奔, 我想慢慢看着向往的地方浮现眼前, 感受心里面的激动感觉. 这时候太阳开始往西斜, 一些比较早来到禾木村的人爬上了这里的坡玩耍. 我兴奋的在马背上问他们知道什么地方看日出日落最好不? 健健则更关心什么地方住宿最好. 不过人家也都是刚到, 都不清楚, 只是说他们住在青年旅社不错, 30/人. 绕了个弯开始下山, 这时候阿汗又赶马了. 我的马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来了劲, 飞快的跑最前面, 完全不理会我在上面颠到死, 也完全不理会我拉缰縄 YU~~的喊声. 脑海里浮现无数电视里面坠马的镜头, 下一个秒钟如果我坠我也不惊讶的; 因为马每迈出去的一步我就飞起马鞍3寸, 屁股早都被摔的没有直觉, 只是手死死扣着前面死死抓着缰縄而已.

貌似完全不会结束的痛苦, 在走过村外的小桥后终于可以停顿一下. 本来这时候我就要下马的, 但是阿汗要把马弄到村北边的马棚, 所以我们又是忍耐的走了一段, 虽然这没有在奔跑, 但是马每动一下我也会跟着痛一下.

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