Posts tagged ‘教堂’

四月 10, 2020

The Last Supper VIP Tour

由 Majo

提笔写这篇blog的时间是Good Friday, 耶稣受难日 Crucifixion of Jesus。蹲在家里已经是第25天了,每一天其实也越过越快了。 无非就是尽量给自己找一些事情做,尽量不要感觉虚度了光阴。 每天都有大概写一个小结日记,正式的游记什么的,总还是觉得心情浮躁写不顺畅。

既然是Good Friday,连接着 Easter 耶稣复活日, 那么就想着写一下“最后的晚餐”好了。 传说中的耶稣最后的晚餐,是发生在受难日的前一晚,星期四的晚上的。虽然根据史记,以及这幅画所描述的场景,它貌似发生在中午,是最后的午餐?或者是最后的下午茶?

Milan_LastSupper_13

The Last Supper 最后的晚餐估计是达芬奇最家喻户晓的那几件作品里面前三名之内的吧。 2004年的夏天,我曾经第一次近距离观赏过一次。 那时候这幅画刚刚经历过长达21年的修复,从新开放给观众没几年。 我记得当时进去观赏机关重重的,需要提前预约时间,需要通过好几道大门,要在空气温度湿度都严格监控的房间内观赏。 每一个group大概有2-30人吧,然后只能暂停在里面15分钟。 不可以拍照,时间一到就马上被管理员赶出门。

时间过去了15年,第二次有机会去米兰,原本也没想过再去看一眼 The Last Supper 的。只是在寻览米兰博物馆网站的时候,偶然发现一个新的旅游项目,就是可以在闭馆的时候VIP参观这副名画,而且可以待30分钟时间! 参观过名画后,还会去赞助商Eataly的超市餐厅吃特定的晚餐 https://www.milan-museum.com/tour-cenacolo-eataly.php 。 我觉得是一个满特别的体验,而且我也有点想念最后的晚餐了,上一次的匆匆一瞥真的是太短暂了。

read more »

三月 19, 2020

第二眼米兰,上大教堂房顶走一圈

由 Majo

15年前,2004年,我第一次去米兰。那天只有大半天的时间,下了火车直奔 Milan Duomo,没想到那一次整个教堂的前面全部在维修,都被布景布遮了起来。这样的状况下,实在也破坏心情,所以在大广场侧面的咖啡厅小坐了一下,就去看最后的晚餐了。

15年以后,2019年,因为再次拜访意大利北部,所以决定把米兰加入行程,弥补一下上一次的遗憾。

Milan2019_24

出发前,早早的上官网 https://www.duomomilano.it/en/ 预定了教堂的门票,房顶的门票,并且选择了 Fast-Track。 后来实际证明这个钱花的还是很值得的,不需要排长队,可以比较快速的上房顶。 我觉得,米兰大教堂的精髓都在他的房顶上呢。

Milan Duomo, Milan Cathedral, 是意大利最大的教堂。在欧洲排名第三,世界上排名第五。 建造这座米兰大教堂花了将近六个世纪的时间。

Milan2019_43

read more »

标签:
三月 17, 2020

“Shelter in Place” Day 1 全民禁令的第一天。God Bless Italy

由 Majo

2020年的开启与展开真的是属于魔幻, 每一天都在创造历史,刷新纪录。

作为一个还不足60岁的人,上一轮1960年的庚子年对我来说并没有任何意义;可是这一次2020年的庚子年,我是真的体会到了。 要放在一月初,我是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一年一个季度都还没有过去,都可以发生这么多以前想都不敢想的事情。 当初跨年跨时代的时候还在兴致勃勃的倒数,盘点,展望;现在回想真是一段岁月静好的日子啊。

Milan2019_10

read more »

标签:
十一月 9, 2016

Vasari Corridor, Florence’s secret passage

由 Majo

上个周末去看了 Inferno。如同其他很多原著小说改编的电影一样,把那么多的内容浓缩在2个小时里面是十分艰难的一件事。电影没有原著小说好看;原著小说后面部分十分耐人寻思。我甚至从一开始的与反派对立,到最后竟然觉得反派的理论才是正确的。 电影吗,基本就是把它当作一部旅行风光大片来看的,毕竟我想去看电影的人,一半以上应该都是有读过原著知道故事的情节的。

Inferno 主场意大利佛罗伦萨,捎带上威尼斯以及伊斯坦布尔,算得上是比较重量级别的海外拍摄。 两年多前,看了书的我,在去意大利旅行的时候,特别预订了一个走小说中那个秘密通道 Vasari Corridor 瓦萨利走廊的行程。

Firenze000

其实我也是偶然发现那个通道可以让游客参观的。通过 Uffizi 博物馆的官网可以订购,也有外面当地的旅行社提供类似行程。 不过啦,目前Vasari Corridor 是在整修的阶段,短期内最后能参观那里的时间只到 11/30/2016 .

** VASARI CORRIDOR FLORENCE TEMPORARILY REOPENS FROM OCTOBER 4 TO NOVEMBER 30, 2016 **

http://www.weekendinitaly.com/firenze/tour_dett/1-exclusive-services/21-uffizi-gallery-tickets-and-vasari-corridor-tour.html

http://www.uffizi.org/buy-tickets/

走这个 Vasari Corridor 瓦萨利走廊 的票价不便宜,时间也不短,而且一直走,全程站着无法休息。 我觉得如果不是 Dan Brown 的铁杆粉丝,不需要去。 铁粉的话很值得去,因为它会给你一个不同的角度看佛罗伦萨最精华的部位。

read more »

标签:
十月 9, 2016

登高望远童话故乡,拜访伟大的安徒生【哥本哈根匆匆一瞥】

由 Majo

继续哥本哈根匆匆一瞥,开始纪录下半天的游玩以及坐在餐桌前的时间。 在上篇里 https://majohouse.com/2016/09/06/copenhagen_relae/, 说到了在 Relae 吃过午餐后。其实那个时候已经是下午三点了,时间过得很快,而我好像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

Majo Photograph

read more »

标签: ,
七月 29, 2012

记忆中的伦敦

由 Majo

趁着伦敦2012奥运会正热,我也凑热闹翻出来早年2004去伦敦玩的拍的照片整理一下。 炒个冷饭。

那时候,还没有变成拍照控,照片不多,而且还全部都算是小相机拍的。 说真的,今天再看,会觉得有点拿不出手。不看本身原片的像素一类的,就光看构图还有给照片注入想法这一点来说,真的是实在菜的有点汗颜。 不过那也都是第一次,想要好好开始拍片的旅行。

那年,我处在人生的低谷。每天无所事事,不知道自己将来在哪里,是否就这么浑浑噩噩的一辈子下去呢? 那时候,每天过得很糜烂,早上起来就是刷BBS, 刷到中午下午,然后去上课或者去part-time;如果没有课也没有工,那就刷到不想刷了,然后看日剧,逛街,睡觉。或许,现在看起来,这个似乎是很美好的生活。可惜,当时没有底气,没有后盾,没有自信,什么都没有,那种闲人的日子只是徒增自卑罢了。

当时最开始刷比较多的是美容护肤版,后来慢慢开始转看旅游论坛。当时还没有加入穷游,看比较多的是一个叫做LKCN的英华园旅游论坛。在哪里,我被一个网名Bobofly的女生写的游记感动到 http://lkcn.net/travel/content/category/13/136/115/。她一个人,在欧洲大陆自助游了应该有两个月吧。她游记写的很详细,很生动有趣。后来我又发现了Yuaner http://liuyuaner.wordpress.com/ , 她都是早期我的偶像。看看人家,再看看我自己,我更汗颜了;很多时候看游记都看到流泪。倒不是我对自己日子的悲惨而痛哭,我是对照片还有语句中的地方感动,然后心里面发誓总有一天我也要站在那个地方!

我要庆幸,家人似乎有感受到我的郁闷,所以准许我可以出去放风。这点我是没有想到的,因为以往父母对我是非常之严格。早年我不在他们身边生活,基本也就没有被宠爱过,都是差不多自己琢磨着长大的。之后和他们一起生活,太多年的隔阂导致到最后貌似只有学习,正道这种事情可以说说。 所以在还没有摸索到所谓的“正道”的关口,我爸竟然可以同意我出去玩,实在太意外了。

机会得来不易,就算是之前没有这种经历,这个机会也务必要抓住!那一次之前的出国旅行都是父母操办,我只跟随;那次之前,我自己张罗过的旅行之限于美国内,最远也就从西部飞到东部。 花了两个星期,从机票到住宿到交通还有景点,我一个人慢慢摸索着全部搞定。这个过程很幸福,一直到今天我都会很珍惜每一次旅行计划的时间。

然后,就是上路了。第一站决定落地伦敦,倒不是我对他多么的向往,只是觉得顺路吧。那年春天的路线是 英国 – 法国 – 意大利。 再来堂哥当时在英国求学,多年未见也正好探望。(说实话,呵呵~ 早年很多我的旅行都是plan around家族里面的人。大概看在我相对比较自由的情况下,就正好充当家族的小信使,到处探望然后转达信息。比如那后来的澳大利亚和新西兰也都是因为要探望去那里求学的堂弟堂妹

初春的伦敦,和湾区的冬天差不多。在那里的那几天,虽然雨并没有天天下,不过却一直都是阴天。

read more »

标签: ,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