身体散架眼睛感叹 《骑马喀纳斯流浪记 四》

由 Majo

话说刚上马的时候感觉还很轻松, 稍微一使劲就跨上去了, 而且高高在上的视野也无限好我的马缰绳有点短, 所以当它要低头吃草的时候我就拉不住它了. 这些马儿似乎经过训练, 不用赶都自己认识路. 差不多准10点, 马儿们自己溜哒溜哒爬上蒙古包旁边的山坡, 我们朝着完全没有人烟的荒山野林前进.

健健一匹白马当前领队, 基本我和Jack跟在后. 美和小伟在最后面. 基本上刚开始我们就都了解了每匹马的特性. 健健的马很听话, 非常好驾驭; Jack的马比较憨厚, 只要赶他就会走的很快; 我的马很倔脾气, 自己爱走就走很快, 不爱走就不走停下来吃草; 小美的马偶尔会有股冲劲, 但是她马爱放屁, 被我们誉为马屁王, 一路 pu~ pu~ pu~不停连环炮; 小伟的马年纪比较大, 所以走的有点力不从心, 小伟为了激励它给它起了个名字叫 彪汉.

我们顺着没有路的路爬上了山坡, 在山腰环饶. 太阳这时候完全升了起来, 照在对面山上的松桦林上. 那些密密麻麻的松树, 搀杂在一些白桦之间. 基本上所有的桦树都黄了, 一片片叶子随着微风摆动在阳光下金灿灿的, 仿佛满山都是金币; 而部分的松树竟然也有金黄的松针, 我本来一直以为松树是长青的.

这时候,我们的手机都还有信号, 所以小美开始发消息给我们那些没有能够参与的朋友, 说什么我们在马背上遥祝你国庆节快乐, 结婚周年快乐, xxxxxx … 我们都说要羡慕死他们去. 我心里面也是非常的兴奋. 本来这次出门完全没有期望说是可以完全按照我的意思走, 毕竟我是"江湖老油条", 不能要求朋友们和我一样闯荡. 我一直就是告诉他们,我唯一的要求就是能去看禾木的日出和喀纳斯, 别的我都无所谓. 最开始法国的Diyun同学也是说觉得我可能会因为旅行磨和度不好而不能 fully enjoy myself.  所以这些我早就有心理准备了, 没有敢期望太多. 不过就是万万没有想到, 事情却是往我能想象的最好方向发展. 现在在马背上悠闲的俯视大地美丽景色的我, 感觉象是大侠闯荡江湖一样自由自在.

 

绕过第一个山, 我们在一片山间草地停靠下来. 让马儿休息一下, 我们也跑到阳光下, 背靠蓝天白桦拍照开来. 因为出发的早所以我们还都没有碰到别的马队, 已经好久好久没有这种景色任我拍, 天地间都是我们的感觉了. 大家都只是"好美啊, 好美啊", 手舞足蹈得伴随着我们的欢声笑语.

再出发我的马就开始闹别扭了, 它只是想要吃草, 不肯走, 而且是怎么赶怎么"驾"它也不听, 只有马夫阿汗过来赶两下它才走两步. 所以接下来我就是落在最后面的了, 跟着阿汗还有托我们行李的马一起走.  这时候我们开始进入白桦林了, 有的时候马被赶的会小跑一下, 上下颠簸的我感觉好象要被甩下来. 我只有努力的扣着马鞍.  渐渐能听到水的声音, 一条很漂亮的蓝绿色小河流淌在我们右边. 大家问阿汗这是什么河, 阿汗回答喀纳斯. 哦, 原来喀纳斯河会流成喀纳斯湖哦.  又翻了一座山坡后, 我们来到小河边, 那里有几座木屋和一座木桥. 阿汗指示大家要停下来买票, 说是禾木的票. 

禾木? 不是晚上才到吗? 怎么现在就买票呢? 而且我们好象隐约记得马队负责人说我们的租马费用包括了所有的门票, 所以一路不需要另外买票了. 可是那里把守的几个人说怎么可能, 不可能不买票的. 奇怪了, 我们感觉受骗了, 请阿汗和他们解释, 但是阿汗国语不好也听不太懂我们的话. 突然Jack想起来我们马票背后有负责人电话, 就说来打电话抗议. 但是不巧,在这里我们大家的手机已经都没有信号了. 健健问那把守的人, "你们有没有电话我们可以用?" 他们当然说没有, 哎~~

这时候山那边走过来4个徒步的学生, 只见他们过来噌噌迅速的买了票, 因为有学生证所以还打折半价. 既然他们都买票了, 我们不买也不能过, 那就买吧. 每人60元, 我们也没有学生证, 本来说以前的也拿来蒙混过关, 但是没有人记得带. 现在这里的门票都是带一张有邮票的明信片, 所以自己只要写了地址就可以投邮箱. 我们看到那几个大学生过桥上了山, 我们也就跟在他们后面牵马过河. 这里感觉真的很好, 山, 河, 树林, 小桥, 木屋, 就好象一副水彩画, 所以要慢慢来体会拍照片, 毕竟马背上拍照非常抖. 过桥上马, 本来要跟着那些徒步的学生走的, 阿汗在后面制止我们, 说要从山下走. 看着那些学生走出去好远了, 我们开始担心他们是不是会迷路.

 

山下的路其实也不是山脚下, 是山腰. 左边是山坡石头, 右边是悬崖斜坡以及下面的喀纳斯河. 翠绿的河水流着流着顺着山饶了几个弯, 好像一条弯曲的龙身, 而且眼前这风景也是我在网上看到过好几次的. 我开始相信那些前面走过的人, 其实没有怎么去PS图片, 因为本身的景物就是那么的颜色鲜艳. 河水流进了树林, 我们也走进了比较陡峭的路程. 时不时要上山下坡, 或者踏过布满了大石头的小溪. 路边有很多树枝也会划到我们, 而黄土地上马蹄走过会掀起很多的灰尘. 有时候下坡实在很陡, 那我们以前哪有经验走这类的路啊, 所以马低头下坡时候我都感觉要翻过去了. 所以就听到我一会儿"啊~~"一声, 一会儿小美或者小伟也啊~~ 健健在前面发挥了队长的职责, 不断告诉大家下坡时候向后仰向后仰. 嗯, 发现这么一来的确感觉稳多了.

 


 

我们一直走一直走, 啊, 是一直骑一直骑来着. 腿已经开始酸痛了, 屁股也开始痛. 特别马走比较颠簸的路的时候, 颠的腿和身体都要散架了. 好不容易2点的时候熬到中途驿站, 也就是路程一半的一个地方, 我们终于可以下马来休息了. 这时候大家也都一下子不会走路了, 腿都是软的. 询问同样在驿站休息的从禾木过来的马队, 他们说我们还有4个小时路程. 还有四个啊? 好难熬. 
 

在驿站阿汗到后面放马然后和那里的人进屋子去吃饭了, 我们就在外面土地上随便蹲着拿出来我们的干粮吃. 昨天小伟上飞机前说她带了会让我们感谢她的东西来, 原来是双汇的火腿肠; 小美也买了新出的双汇矮胖辣火腿. 我们拿出来我们乌鲁木齐买的馕和水, 就这么配着火腿吃了开. (我是都没有从家里准备吃的带啊, 我就是来吃现成的的) 突然发现我们放馕的袋子里面有早上的那些超级实在的馕, 原来是小伟后来装进去的. 如果说我们今天早餐没有付钱那么不要也算, 但是既然付钱了所以没吃的但本来该吃的就得打包. 小伟这里说来着, 她真是懂得理家呢. 东西没啥, 但是吃起来特别好吃. 小美说她在家从来不吃这火腿的, NND出来吃的比谁都多. 而且好象我们骑了半天马活动过了吃的都特别香. 
 

在这里休息了一个小时左右, 陆陆续续后面也来了别的几队马, 闲聊时候打听到他们租的马就都是230匹/天了. 幸好我们早租的. 那么按理说去禾木也要早过去, 一来可能找不到地方住, 二来去晚了他们就多要钱了.小伟说不骑马了, 就一个人先走了, 跟着健健, 小美和Jack也都牵着马开始徒步. 我也不想骑马了, 想都有点怕的, 所以我说找我的马来牵着走. 可是阿汗把我的马放到了后面吃草, 我找了半天没找到. 等阿汗把马牵来, 他顺便就把我拉上了马. 我一直说我不想骑,要下来走, 他不知道听懂没有只是说,骑啦骑啦. 所以我看着前面四人悠闲的走, 我只能痛苦的骑. 这时候还正好不小心听到旁边2个骑摩托车从禾木过来的人说那驾驶人, 你车子能修好不啊, 刚才翻车我滚下来头都碰石头上了呀. 摩托司机用新疆国语说可以可以. 不过我看那两个女生, 她们摔了摩托还是满脸笑容呢. 惊吓的同时我也好奇, 怎么摔了还高兴?

再来这路的确更不好走了, 山路更窄更陡, 需要下坡或者淌溪的时候也变多了. 在走进一片更浓密的树林前, 我们又看到了前面买票那里的四个徒步人, 原来他们随便走还是可以走来这里. 路上还有一个独自徒步的中年人, 他走的速度和我们骑马的差不多, 而且看他悠闲的走, 不时停下来拍照片的时候, 我是无比羡慕能走路啊. 可是我的马太高我一个人下不来, 哎, 忍耐. 在树林边上他们大家也都上马了, 不过没骑太久, 依旧骑在前面的Jack就掉下马来. 原来他的马走过一个横跨路中间的树枝, 马能过去, 但是上面的人不可以, 所以他被拦腰截下, 脖子被树枝划破了几道. 好在他抱住了枝子掉下来的, 所以并没有摔太厉害. 这下子我们都怕了, 赶紧绕开那几棵树.

后来阿汗可能是要赶路, 所以一直一直赶马, 马儿们就开始奔跑. 这可是有点恐怖的, 特别是如果你之前没有经验的. 我完全时时刻刻就感觉我被马甩了起来要摔下马. 死命的掰着马鞍的边缘, 扣到指甲都劈了, 手心红了一片. 这时候我们经过一片平原, 所以说也才能跑. 超过了另外一队马, 他们就是强烈要求马夫不要赶, 只走,不奔. 我也想不奔啊, 可是前面健健后面小伟都奔, 我的马是只听人家赶不听我赶的, 所以我也只能奔.  奔跑了大概个把小时, 某人不行了要方便, 所以我们下马休息. 小美一下子瘫在地上起不来了, 我的腿也弯背也酸浑身散架, 我们都开始抱怨, 不应该骑马应该徒步的. Jack脖子上面被划的地方现在已经出血了, 所以赶紧找出来OK绷贴上. 不光是身体酸痛, 我们也都满身是灰土, 马在土地奔跑时候带起来的土全部落在我们身上, 随便一摸脸上都是灰尘颗粒.

本来以为我们奔跑了一阵应该赶近了路了, 结果健健询问阿汗"按照刚才跑的速度还有多久到?", 阿汗坏笑了下说一个小时. 不是吧, 跑还一小时, 那我宁可不跑, 再跑我都散了. 于是继续赶路, 不过是慢慢走的. 又穿过一片树林和阴暗的小溪好多条, 很惊讶那些马儿竟然知道怎么找最好走的路淌过小溪. 这段路让我想到了从前看的恐怖片The Blair Witch Project里面走过的山路和上面横着很多倒塌的树木并且布满大石头的小溪.

 

走过了这里, 我们又开始奔了, 右边出现很多白桦林, 在树和树中间的空隙我突然看到远处山下面似乎有村庄. 仔细看了看, 一排排木屋, 那感觉, 那景象, 那不是禾木吗? 我在网上第一次看照片时候就爱上的村子, 之后日夜梦想能来看它的. 没错, 这肯定就是禾木, 化成灰我都认识. 哈哈哈~~ 感觉很近了呢, 阿汗说奔半小时就到了. 不过这时候我不想奔, 我想慢慢看着向往的地方浮现眼前, 感受心里面的激动感觉. 这时候太阳开始往西斜, 一些比较早来到禾木村的人爬上了这里的坡玩耍. 我兴奋的在马背上问他们知道什么地方看日出日落最好不? 健健则更关心什么地方住宿最好. 不过人家也都是刚到, 都不清楚, 只是说他们住在青年旅社不错, 30/人. 绕了个弯开始下山, 这时候阿汗又赶马了. 我的马不知道怎么了突然来了劲, 飞快的跑最前面, 完全不理会我在上面颠到死, 也完全不理会我拉缰縄 YU~~的喊声. 脑海里浮现无数电视里面坠马的镜头, 下一个秒钟如果我坠我也不惊讶的; 因为马每迈出去的一步我就飞起马鞍3寸, 屁股早都被摔的没有直觉, 只是手死死扣着前面死死抓着缰縄而已.

貌似完全不会结束的痛苦, 在走过村外的小桥后终于可以停顿一下. 本来这时候我就要下马的, 但是阿汗要把马弄到村北边的马棚, 所以我们又是忍耐的走了一段, 虽然这没有在奔跑, 但是马每动一下我也会跟着痛一下.

Advertisements
标签:

4条评论 to “身体散架眼睛感叹 《骑马喀纳斯流浪记 四》”

  1. 你要是完全徒步,就是身体下地狱,眼睛上天堂啦!

  2. 其实徒步和骑马一样,都是自己感受路途,只不过在马上多了一种奔放~

  3. 马不好骑啊,下次找匹骆驼吧:)

  4. 写得很棒,期待下文。呵呵很佩服你能在马背上待三天,我曾经骑过三个钟头的马,第二天就腰酸背痛的。。。

发表评论

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

WordPress.com 徽标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com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Google+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Twitter picture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Facebook photo

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 Log Out /  更改 )

w

Connecting to %s

%d 博主赞过: